《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887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都已经无语了……
  啥人了这是,还哭爹喊娘的……
  没错,张金牙这孙子确实是哭了,还尿了……
  最后我都被气乐了,忍不住说道:“行了,你个龟儿子,你没死,而且,你还有脸提以前那点事儿,老子去余江投奔你的时候,除了第一顿吃了点火锅,你还咋好吃好喝供着老子了,特么顿顿都是蛋炒饭就着五毛钱的辣条吃,喝你瓶两块五的可乐你得从老子兜里掏三块出去,还说剩下五毛是你拎回来的人工费,至于你说的鬼媳妇……说起这茬老子就想抽你,你给老子找的那个是个啥玩意,一个吊死鬼,舌头都快耷拉在裤裆里了,来个法式湿吻舌头都能怼死老子,你还有脸说,”

  我一开口,张金牙才终于不哭了,抬头赶紧摸了摸脖子,然后回头看了我一眼,?子上挂着一坨大?涕,都快耷拉到胸口了,脸也已经哭花了,在自己身上摸索了好一会儿才终于确定自己没有嗝屁,然后有些懵的问我:“你不杀我,”
  “你的话,我信了,所以我不杀你,”
  我长长呼出一口气,回想了一下当初在华山的种种,好像从始至终张金牙和胖子都在阻拦我与青衣决斗,而且,胖子也曾经一次次的提醒我,让我赶紧走,只不过当时我见到青衣早就已经红了眼睛了,哪里还能听得进去他的话,直接就爆发了,根本没来得及及时撤离,
  时至今日,回头再看当时的事情,好像就有了一种不一样的解读了,
  我拍了拍身旁的石头,对着张金牙昂了昂下巴:“过来坐坐,”
  张金牙愣了一下,哆哆嗦嗦的走了过来,我看他大概是真冷,所以就把我的外套给了他了,又递给了他一瓶酒,犹豫了一下,和他碰了一下才默不作声的喝了半瓶,好像是有了酒精的刺激,又或者说确定我不会杀他了,总之张金牙哆嗦的是没那么厉害了,只不过有些瑟缩的坐在我旁边不肯说话了,
  “伊诗婷的事情……”
  我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开口问道:“青衣真要杀伊诗婷,”
  张金牙垂头不说话,
  “不想泄密,”
  我不禁勾起了嘴角:“其实,不管青衣是不是真要杀伊诗婷,我都会去,只要青衣在的地方,我就一定会去的,”

  嗖,
  张金牙一下子身子挺了个笔直,手里的酒瓶也一下捏的很紧,指关节都有些隐隐发白了,然后他有些激动的说:“难道就不能让一让,罢手吗,非得弄到生死相向,”
  生死相向……
  这个问题好,
  我“咕咚咕咚”一口喝光了一瓶酒,仰头大笑了起来:“我让,就算我让了,青衣会放过我吗,”
  张金牙一下子沉默了下去,过了很久才幽幽说道:“小天,你不该杀那么多人,如果你仅仅是报仇,不滥杀无辜的话,或许也不会走到这一步,尤其是……你不该杀曹家那个孩子,他只是个孩子啊,你怎么下得了手的,当初青衣也是因为那个孩子,才立志一定要铲除你的,”
  “狼子野心,不可留,留了,后患无穷,就这么简单,”

  我撇了撇嘴,笑道:“说起杀人,似乎他青衣比我更加狠吧,天道盟的血色巨变,他青衣的屠刀下面趴下了多少人,纵容手底下的人**掳掠,动辄就是灭门,也没比我好到哪里吧,”
  “青衣是原因的,”
  张金牙一下子激动了起来,连忙说道:“小天,青衣他真的是有原因的,最起码在他发动那次事件之前,和我、和胖子都说过,我们是完全认可他的所作所为的,他是对的,为了更多的人,去杀死一小部分人,这样的代价值得,青衣……他也一直在成长,”
  我眉头跳了跳,隐隐约约的察觉到了张金牙话里有话,当时就问张金牙青衣想做什么,结果张金牙却闭上了嘴,就是在一边默默的喝酒,我知道,这大概就是张金牙不想说的内容了,恐怕我打死他他也不会说的,无奈,我只能不问,又一次将话题扯到了伊诗婷的身上,
  “青衣……确实准备杀伊诗婷,”
  张金牙长长呼出一口气,终于肯开口给我透露一些消息了:“伊诗婷一直在宣扬你的无辜,在天道盟内确实动摇了不少人,而这是青衣绝对不允许的,只能对她下手了,事实上别说是她,就算是我和胖子做那样的事情,恐怕……青衣也一定会下手的,”
  青衣……现在到底是一个怎样的青衣,
  我那一刀,又给了他怎样的觉悟,
  或者说,他到底在图谋着什么,
  为什么当他手提血淋淋的屠刀,站在众生的尸骨上的时候,胖子和张金牙生死追随,
  我脑子里闪过很多个念头,不过张金牙不说,我现在猜也只能是乱猜,干脆将这一切都撇到脑后,不去想了,我知道,等我见到青衣那一天,或许我就知道答案了,我相信自己能从他那双眼睛里读出更多的内容,
  一时间,我不说话了,张金牙也不说话了,我们两个人就坐在断崖边眺望着黑黢黢的大海,听着惊涛骇浪,喝着小酒,很宁静,但也品尝着那一份变迁里的沧桑和苦涩,
  过了很久,也不知道是半个小时,还是一个小时,等我提来的那几瓶酒都空了的时候,我才犹豫了一下,扭头和张金牙说道:“老张,留下来吧,别回天道盟了,留下来,我永不杀你,你应该知道我的为人,可如果你回去,青衣未必能一直容你,你应该很清楚,你的性子其实一直都不招他喜欢,你贪财好色,重利,青衣那种他自认为高洁的人看不上,只不过出生入死多年,他一直在容忍你,但容忍和接受是两个概念,当容忍到了头,你怕是没有个好下场,

  听说过暴君和明君的故事么,
  暴君凶残成性,背着千古骂名,但是却从不杀宠臣;明君贤能,享受着千古传诵,但跟着他们的大臣,却没一个好下场,因为他们越明,就越容不得下面的人污,
  我和青衣的对比,就好比是暴君和明君,我这一口百辟刀杀生千千万,但从来不沾站在我这边的人的血;青衣那把却邪剑,却是杀一切他看不上的人,跟着他,你并不安全,你明白么,”
  张金牙不说话了,垂着头,一直沉默着,过了好几分钟,才嘶哑着喉咙说道:“我知道青衣不喜欢我,也看不上我,可是……对不起啊小天,我真的不能留下来,”
  我错愕了一下,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为什么,”
  “因为……天道盟是我的家啊,”
  张金牙哆哆嗦嗦的,嘴唇都在不停的轻微颤抖,迎着海风,他说话时候声音都被风灌的有些含混不清了,一边哆嗦一边和我说道:“我是在那里长大的,别看我这人不讲究,但是,我还是眷恋着一个家,有人的地方才叫家啊,我认识的人,我的朋友,都在那里……哪怕,真有一天青衣对我忍不下去,要杀我,我也不能因为害怕就离家出走吧,”
  日期:2016-12-15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