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563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我先问你,世界上什么最大?”魏文长遥望地平线,笑问。
  “道理最大。”陆羽说。
  “错了。”魏文长摇摇头,“天大地大,老子最大。”
  陆羽愕然。
  魏文长拍了拍陆羽肩膀,意味深长一笑:“因为谁的拳头大,谁的道理就大。而普天之下,老子的拳头最大。”
  陆羽愕然复愕然。
  这尼玛,是怎样的霸气啊。
  他这才想起这位魏八爷修的是什么武道。
  八极拳。
  天下第一刚猛的八极拳。
  劈挂掌。
  天下第一雄浑的劈挂掌。
  八极加披挂,神仙都害怕。
  在魏文长的道理里面,神仙他都打得,还有什么事能够让他畏惧的呢?
  没个武圣,都有自己的道,都贯彻了自己的道。
  陈青帝,修得是无双霸道,是秦始皇的道,西楚霸王项羽的道。
  陆野狐,修得则是“存天理、灭人欲”之道。天有春夏秋冬,地有金木水火,人有仁义礼智,皆以四者相为用。在他的理念里面,只有他认定的道理,而没有为人应有的任何情感。他的道理,在他的认知里,就是天理。

  虽然陆羽认为陆野狐的道理是混账道理,狗屁不通。但不得不承认,陆野狐在贯彻自己的道上面,做得极为成功。
  所以,他才是当世最强者之一。
  而魏文长,在二十年前打得不可一世的陆野狐走火入魔的魏八爷,成圣之路,没有牵扯到什么大道理,他的道理很简单,拳头大才是道理,有点像神话传说中盘古圣人的“以力证道”。
  “长青,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理,什么时候,你能找到了你得道理,能相信你得道理,能贯彻你得道理,那你才有可能,攀登到武道的最高峰。至于现在嘛,你不要太刻意去思考这些形而上学的东西,对你没有太多好处。”魏文长说道。
  陆羽点点头,明白魏文长的意思。
  路,要一步一步地走。

  好高骛远,不会有好下场。
  不多时,游轮靠岸,陆羽和魏文长两人随着人群下船,这时候,陆羽却发现,魏文长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后背微微佝偻,目光浑浊无神,看起来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中年人,一丁点方才天神在世的赫赫威仪也见不到了。
  陆羽心里咯噔一下,硬是不知道魏文长是怎么做到的,能自由改变自己的气势乃至于气质,这也是武圣的境界呢?
  魏文长,就好像一本关于修行的浩瀚奇书,每一个细节,对于陆羽来说,都是一篇雄文,值得他细细评读,若能管中窥豹,学得一星半点,也能受用终生了。
  因为陆羽觉着,比起陈青帝无双霸道,陆野狐“存天理灭人欲”之道,显然魏文长的道,更接地气,更值得借鉴。
  刚下游轮,还未走远,就听一个女声说道:“陆君,宗主已经恭候您多时了,跟我走吧。”

  陆羽抬眼望去,发现是个穿着传统和服的日本女人,身边还跟着几个穿着传统武士服的青年,俱是神光内敛,精神奕奕,一看就是修为强大的武者。
  “宗主?”陆羽看着这个画着日本传统妆、讲道理难看得要死,比女鬼还像女鬼的女人,“哪个宗主?”
  “新阴流的新任宗主。”女人微微鞠了一躬,“柳生宗翰。”
  日本剑道是发源於中国的剑术,在隋、唐时期传入日本,再经日本人的研习修改,扬长补短,形成独特的刀法技术。

  基本上所有的剑道宗派,都出自同一个体系,基本上以剑道九式为主。
  九式分别为——唐竹、袈裟斩、逆袈裟、左雉、右雉、左切上、右切上、逆风、刺突。
  各种日本古剑派都是以这九种斩击为基础,而武士刀本身也配合这些斩击方式进行了相应改变。
  日本剑道门派众多,但最知名的,有四大流派。

  分别为北辰一刀流,镜心明智流,神道无念流,新阴流。
  其中新阴流由柳生、御堂和草雉三大家族构成,不过历代宗主都是柳生家的子弟,新阴流的发展完善,靠得也是江户时代的“柳生三天狗”,即柳生石舟斋宗严,其第五子柳生但马守宗矩,还有柳生宗矩之子,剑术天才柳生十兵卫。
  所以新阴流,又叫柳生新阴流。
  这一代新阴流也是把持在柳生家族手中,前任宗主为柳生宗望,华夏东南武林的众多名宿,便是死在此人手中,后来此人死在了陆羽手中,新阴流经历了残酷的权力斗争,最终还是底蕴更加丰盛和强大的柳生家,战胜了草雉家和御堂家,新任宗主,便是柳生宗望的胞弟柳生宗望。

  陆羽此行来日本,除了魏文长以扈从身份陪同外,还带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不是别人,便是新阴流的前任圣女御堂纱织。
  来迎接陆羽的日本女人,叫御堂久美子,因为御堂纱织叛出了新阴流,她便成为了新阴流新任圣女。
  新阴流的构成,柳生家掌握历代家主之位,而圣女之位,历代都是由御堂家族的女性担任,至于草雉家,则世代掌控新阴流的圣剑草雉刀,即天丛云剑。
  只是天丛云剑被柳生圭吾借了去,后来落到了陆羽手中,成为了他的佩刀。
  “久美子小姐,不知道宗翰宗主现在哪里?”
  双方互通姓名后,陆羽直接问道。

  “陆君,宗主就在附近的新阴流神道馆恭候大驾,陆君您可以上久美子的车,最多半小时就到了。”御堂久美子说道,姿态放得极低。
  “好,那就请久美子小姐带路。”陆羽点了点头,摆了摆手。
  甭管这帮日本人是真心诚意也好,装模作样也罢,既然他们先礼后兵、以礼相待,陆羽也不会输了堂堂天朝上国的气度。
  “好的,陆君。”
  御堂久美子笑了笑,目光很快定格在跟在陆羽身后,蒙着面纱的御堂纱织身上。
  “纱织姐姐,好久不见了,久美子对您甚为想念。”她浅笑着说道。
  “久美子,我是家族的叛徒,你不用想念我,我们现在是敌人。”御堂纱织冷声道。
  “纱织姐姐,正是因为我们是敌人,所以久美子才想念你啊。”御堂久美子笑得愈发灿烂,“纱织姐姐应该知道,作为新阴流的圣女,是容不得你这个前任圣女还活在世上的,我想我们迟早会有一战。
  “久美子,我现在是陆君的人,他叫我杀你,我就杀你。他不叫我动手,我就不会跟你动手。”御堂纱织冷声道。
  “纱织姐姐,你要相信久美子,我们一定有机会打一场的。”御堂久美子脸上笑意愈发风情。

  她注意力完全放在了陆羽和御堂纱织身上,而对提着陆羽行李的高大中年人完全视而不见。
  因为在御堂久美子的感知里面,这个中年人,完全就是个不通武道的普通人,根本就不值得关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