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12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最后一句话才算拦住了灌无名,不过就在广仁几个人要离开的时候。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吴勉终于忍不住了,冲着广仁的背影喊道:“那么断政剑呢?你也不要了吗?”
  “不需要了,前任大方师本来就是要我舍弃它的。”广仁回过头来,冲着吴勉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之前太拘泥于形式。过于优柔寡断。有了断政剑我是大方师,没有了这把剑难道我就不是了吗?如果之后有人来要断政,祖师只管给他就是。匹夫怀其重宝。未必是一件好事。”
  广仁说到这里,吴勉总算明白了这其中的奥秘。沉默了片刻之后,吴勉对着马上就要离开的广仁众人说道:“从头到尾你都没有想过要这柄断政剑。之前我还疑惑为什么只派了一个囚榕这样的小人物来传递书简,原来你的心思本来就不再断政剑上。死一两个无关紧要的徒弟也不算什么。只是想通过这柄剑将图谋你大方师位子的人引诱出来……是吧?”
  吴勉说到这里的时候,广孝惨然的笑了一下,回头对着广仁说道:“最后引诱出来这样的一个傻瓜,大方师真是好算计。不过广义和广悌你打算怎么处置?这两个人应该也不会就这么放过吧?”
  “路是你自己选的,没有人逼你。”广仁微微的笑了一下之后,不再理会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转身和火山一起,将广孝带了出去。灌无名在后面犹豫了一下之后。并没有跟上去。而是看着他们三个人的身影消失之后,从另外一条路离开了这里。
  看着几个人消失的身影之后,归不归这才对着吴勉说道:“到底是徐福那个老东西的徒弟。他师父那点整人的本事,广仁也学了七八成了。听见刚才他那句话了吗?路是你自己选的,没有人逼你。当初徐福也这么说过我,然后老人家我就在苗疆待了一百多年,这师徒俩还真是一摸一样。”
  吴勉冷眼看着这个还在白活的老家伙,一直等他说完,才冷冰冰的说道:“你早就看出来这都是广仁的计谋吧?这么上心帮他,真打算回去再做他的师兄吗?”
  “做了他几百年的归师兄,他不烦我也烦了。”老家伙冲着吴勉呲牙一笑。随后继续说道:“不过广义和广悌也真能沉得住气,如果这次真的像广孝谋划的那样,广义、广悌两个人拦住广仁,最后这结局还不知道怎么样了。”

  吴勉没有搭理归不归,看了这个老家伙一眼之后,转身向着山顶上走过去。归不归有些纠结的叹了口气之后。紧紧的跟在吴勉的身后,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回到了山洞之中……
  两个月之后的一天中午,两个大人带着一个光屁股的小孩子从这里向山下走去。两个大人正是吴勉和归不归,小孩子是人参的精灵--小任叁。三个人的表情都不怎么愉快,尤其是归不归,他一边下山一边对着小任叁说道:“都说让你少喝点了,看,还是喝多了吧……你喝多就喝多吧,也别耍酒疯啊,至于一把火把山洞都烧了吗?”
  小任叁本来低着头向前走,听着老家伙说的烦了,当下他奶声奶气的冲着归不归说道:“你哪只眼睛看到山上的那把火是我们人参放的了……”
  “哪只眼睛看到的?要不是归莱眼尖把你从火堆里抱出来,你现在已经成烤人参了!”归不归恨恨的瞪了小任叁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我也纳闷了,明明是你惹的祸。燕哀候为什么把我们俩都赶出来了?”
  “因为没有你,这火也放不起来。”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吴勉,这时候终于忍不住翻着眼皮看了归不归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你也是几百岁的人了,和小孩子喝酒还藏心眼儿。你的酒里兑水也就算了,后来还直接把任叁扔酒缸里,让他喝光了再出来。怎么样?喝是喝光了,火也点起来了……”
  “有吗?这事是老人家我干的?”归不归一脸无辜的看着吴勉,抓了抓自己光秃秃的头皮之后,继续说道:“你看看年纪大了记性就是不好,昨天晚上的事怎么就一点都想不起来了?我那俩徒弟也是,燕哀候赶我们下山也就算了。他俩就站在一边干看着。怎么说火烧的是他们的山洞,他们当地主的开口劝两句说不定燕哀候抹不开面子,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这俩小兔崽……”
  “要是你们家的祖宗牌位也给一把火点了,你会替放火的求情吗?”吴勉的脸上也浮现出来一丝无奈的表情,狠狠的瞪了老家伙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就是牌位上面的都是你的晚辈和你自己,可那也是你俩徒弟的至亲。不过我那位老师兄也算对的起他们俩,替你收了这俩人。你和燕哀候……瞎子也知道该挑谁吧?”
  说话的时候,吴勉的心里很是纠结。本来燕哀候已经打算把地宫里藏着的宝贝跟他交代了,突然冒出来一个意外的插曲,当下他那位老师兄就变了脸。地宫里藏着的东西非但不说了,而且说什么也要赶他们三个下山。这事里外都和吴勉没有关系,就因为燕哀候的一句话--你们一起来的,就一起走吧。

  看着吴勉压着邪火的样子,归不归也不敢再去惹他。当下只有想办法岔开话题,他舔着脸对着吴勉笑了一下,说道:“反正早晚都要下来,早点下山也好。还有后面的地图要过去,我们之后要去哪里?”
  吴勉最后回头看了一眼山顶的位置,回过头来,最里面吐出来两个字--“乌江”
  两个多月之后。吴江江边。一群乡民在几个身穿方士服饰之人的带领下,用石木打起了一座高台。高台三丈有余,上面用红布铺盖。除了一个香炉之外还摆放着三牲、鲜果之类的贡品。等到一切都收拾好之后,那几个方士模样的人让众乡民跪拜在高台后面。一个带头的方士登上了高台,闭着眼睛嘴里念念有词的开始催动某种术法。
  就在他施法正起劲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在啃食食物的声音。这人愣了一下之后,马上反应过八成是来自己的术法见了成效。今天要请的那主已经现身了……
  “大家都诚心念咒!他老人家已经到……这是谁家孩子……你怎么上来的……,有大人没有?看住你们家孩子,别让他吃贡品!”
  高台下跪着的乡民听到话音不对之后,纷纷站起来眺望。就见高台上除了方士姥爷之外,还有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孩子站在供桌上。他一只手拿着果子,另外一只手将上供的肥鸡抱在怀里。一口果子一口肥鸡正吃的不亦乐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