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6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党和政府赋予我们权利或是执法权利,是让我们为人民服务,是让我们维护公平正义。如果我们在实际工作中运用的好,那么就能为百姓造福,就能为社会积聚正能量。如果知法犯法、执法犯法,那么这些权利就会产生很大的破坏力,就会影响人民群众生活,就会影响社会生产正常开展,甚至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失。
  今天我们虽然做了阶段性的总结,但这件事远远没有完。凶手的动机是什么?背后有没有其它原因?尤其伤者能不能醒来,会不会有生命危险?这些都是需要同志们重点关注的。如果伤者能够脱离危险,能够醒来,并能够破获此案,那么就是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如果伤者一旦发生不测,那么这件事就是想捂也捂不住,到时该打谁的板子就打谁的板子。
  公丨安丨同志在一开始汇报的时候,也适当做了一些自责和检讨,虽然还不够深刻,但也算是有了态度。由于时间关系,就不再让你们做表态发言了。不过,会后一定要认真总结,查找原因,可以适当开个内部民*主生活会嘛,弄清原因,也解剖一下自己的思想,尤其要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把此事的不良影响降到最低程度。好了,就到这吧,散会。”
  会议结束了,公丨安丨局一行人回到了单位。

  坐在办公室椅子上,楚天齐独自抽着闷烟。今天县里组织会议,说是总结教训,其实准确的说,就是批评会、推卸责任会,而批评的焦点和推卸的对象就是自己。虽然会上没说让自己承担主要责任,但那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尤其萧长海的发言更是指向明确。
  县长牛斌今天的发言还算温和,但也给自己留下了尾巴,那就是一旦何喜发要是醒不来,尤其要是死去的话,那板子肯定就要打到楚某人身上了。
  虽然县领导都在和此事撇清关系,也在给他们自己的下属减轻责任,但楚天齐倒是也没什么过多想法。他认为这很正常,而且造成这么一个现状,确实与自己考虑不周有直接原因。 而现在让楚天齐烦恼的是,竟然被人在眼皮底下搞事,而自己现在却抓不到那只黑手,这让他很是不甘。
  吃完午饭,楚天齐没有马上午休,而是坐在办公室椅子上,继续反思自己过失,并为了何喜发被打一事而伤神。
  手机响了,响动很短也很轻,楚天齐拿起手机一看,一条短消息跳了出来:阳光总在风雨后,阳光更在己心中。
  看到是副县长楚晓娅的手机号码,楚天齐想了一下,回了“谢谢”两字,做为对对方鼓励与关心的答复。
  楚晓娅的信息再次发了过来:“受伤小心脏是否需要抚*慰一下,比如有人为其泡上一杯晚茶或是咖啡?”
  自从为楚晓娅衔接上省教育厅的扶贫项目后,她曾两次要请楚天齐吃饭,以表示感谢,楚天齐都以各种理由婉拒了。楚天齐觉得不能携恩图报,而且引来云翔宇也有自己小算盘,相当于变相利用了对方。其实更重要的是,他潜意识中想和同龄女孩保持距离,以坚守对宁俊琦的忠诚,只是他没意识到或是刻意不愿承认而已。
  楚天齐没有接受邀请,楚晓娅也没有强求,但两人的交流接触明显多了一些。尤其楚晓娅更是把一些和楚天齐有关的信息,通过电话透露给对方,当然这里边不涉及泄密的事,但如果没人告诉他,有些事他还真不知道。因此,楚天齐获得了一些对自己有用的信息,尤其是政府一些官员对自己的态度。
  今天楚晓娅是第一次给楚天齐发信息,是要请楚天齐晚上吃饭或坐一坐,很明显是要帮楚天齐舒缓一下心情。但楚天齐却不想在这当口给对方带来麻烦,于是再次回了一条消息:“茶和咖啡可以提神,可以让人兴奋,不过我的小心脏抗压还行,暂时还没到需要外力刺激的时候,改天我请你。”
  信息发过去很长时间,再没有回音。楚天齐又看了一遍刚才所发内容,感觉有些生硬,忙又补发了一条:“虽然心脏足够强大,但还是要谢谢你的关心,正是由于你的关心,心头的一点儿创伤也快速愈合了。”
  信息发出时间不长,手机又是一声短促的响动,一条信息跳了出来:“薰鸡好吃吗?听说这火有点大,烤糊了没有?”
  楚晓娅怎么回了这样的内容?风格不统一呀!楚天齐摇摇头,发了几个问号过去,把手机放到了桌上。
  又是“叮呤”一响,手机上跳出了一串文字:“难道你真变成了薰鸡?发的这是什么呀?我的大局长,你也太脆弱了吧?肖、岳二师妹心中那个男神还在吗?”
  这内容更无厘头了,楚天齐不禁纳闷:楚晓娅这是怎么了?忽然他感到奇怪:她怎么知道肖、岳二女呢?
  带着疑惑,楚天齐再次详细去看内容,这才发现,这条内容不是楚晓娅发的,手机号码是周仝的。再翻出上条内容一看,也是周仝发的。他不禁哑然失笑,为自己的粗心而好笑,同时他也提醒自己,以后不能这样大意,否则指不定会闹笑话,会发生意想不到的误会。

  想了一下,楚天齐给周仝回了一条消息:“师姐,你是盼我变成薰鸡吗?你太狠心了吧?我可是你的同门师弟呀!”
  刚才还一连*发了两条信息,现在这条消息过去后,周仝却很长时间没有回复。
  肯定周仝现在手头有事了。这样想着,楚天齐没有再发短消息,走到里屋休息去了。
  刚躺下不久,手机忽然又是一阵响动,是短消息的声音。

  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一看,还是周仝的号码,手机上面跳出一段话:“我狠心吗?你是我的小师弟,我怎么舍得?喜欢你还来不及呢。现在心情怎么样了?需要姐姐陪你吗?”
  什么意思?怎么语气这么暧昧?楚天齐便再次回复:“你喝酒了吗?”
  对方很快回复过来:“没有啊,大中午喝什么酒?再说了,没有师弟陪着,就是喝酒的话,也喝不香。对了,半袖衣服合身吗?”
  楚天齐回了几个字:“非常合身,谢谢师姐。”
  对方回复很快:“我知道就合身,那可是按你身段量的。”
  怎么尽说胡话,怎么时候量的?楚天齐很疑惑,便输入了几个字:“你肯定喝酒了,记错了吧?”
  楚天齐回复的快,对方也回复的很快,就这样,手机两端的人,通过短信交流着。
  周:“怎么会记错呢?你忘了,就是上次在定野市的那个晚上给你量的?”

  楚:“那天晚上我直接坐火车去省城了,你们仨住在了定野。”
  周:“是吗?好像是。逗你呢。对了,单位有人可能知道咱们的关系了。”
  楚:“不能吧,你叔叔来那天你都没有到我办公室来,别人怎么能知道?”
  周:“你没听说,外边都传开了,我俩的事迟早要曝光。”
  楚:“纸里包不住火,不过晚一天是一天。”
  周:“哎,要是真到那地步的话,可怎么办?”
  日期:2017-04-27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