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562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玄策继续说,有些像是在自言自语了:“我第一次见阿瞒的时候,故意装的跟一个乞丐似得。他没给我白眼看,其实我要的就是这个。刚开始我帮他,是因为他是我的小师弟,他是陈道藏的弟子,是我天机宫的当代掌门。师门传统嘛,就三个字,护犊子。”
  “后来吧,看着他咬着牙噙着血,一步一步的爬了上来,后面可都是尸山血海哇。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家伙,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你说他靠的是什么?真的是因为他长得特别好看,运气特别好?狗屁。他靠得是该忍的时候,比任何人都能忍,该狠的时候,比任何人都狠。”

  “但一路走来,他没有丢掉自己的底线,没有丢掉自己的做人的本心,这-他-妈-的多难得啊。我现在帮他,不再因为他是陈道藏的弟子,是我王玄策的小师弟,而是他陆长青,是个爷们儿,是条汉子,我服他。”
  王玄策说着说着,眼眶已经泛红。
  郭破虏表情凝重,给王玄策倒了一杯酒,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王玄策端起来,两人碰了碰,然后一饮而尽。
  两杯白酒,生生被这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喝出了十二分的豪气。
  王玄策借着酒气,继续说道:“我16岁辍学到北京混饭吃,浑浑噩噩了8年,做过端盘子的,搞过传销,玩过碰瓷,也卖过假药,就是贴电线杆上的那种,24岁那年,憋疯了,就揣着仅有120块钱去一个路边小发廊吃鸡,说好了打一炮120,结果我不懂行规,让那个女人先吹了一次箫,结账的时候才知道这是额外服务,得另外算钱,30块,最后她只收了我120块钱。”
  “我出了小发廊,就想,就是一条狗,被宰了还能让人吃上肉,我他妈真是连狗都不如啊!我就发誓这辈子一定要成为有钱人。在床上躺了一天一夜,就问自己,给我一百万,我能做什么?结果我发现,我除了用一百万去大吃大喝买车买房加上叫鸡之外,什么都不懂,然后我开始读书,看报纸,拼了命要往上爬。”
  “当我知道一百万能怎么钱生钱后,我就又问自己,给我一千万,我能做什么?等我有了明确答案后,就开始跑酒店跑高尔夫球场,甚至跑高档浴场推销自己。碰了多少壁,吃了多少顿白眼,数不清了,也不想再去回忆。”
  “后来几经沉浮,终于遇到了师父,学了些旁门左道的真本事,开始在江湖上闯出了一些名堂,下九流的人,服我的有,怕我的有,恨我的骂我的也有,但都得尊称我一声状元爷。其实我是个屁的状元爷。没遇到师父,我王玄策就是个不入流的江湖骗子。遇到了师父,我从一条狗变成了一个人。师父死了,我又活得像条狗了,还在后来找到了阿瞒,遇到了他,我王玄策不仅能活得像个人,还能做一个国士,无双国士。”

  “我要看着他,飞扬跋扈,一飞冲天。看着他一骑绝尘,纵横天下。看着他登临绝顶,天下无双。”
  郭破虏默然半响,然后淡声道:“状元爷,这顿酒,咱俩没白喝。”
  “小郭,那你呢,既然决定跟着小陆,你想做些什么?”王玄策问。
  郭破虏沉吟片刻,淡声道:“状元爷,我没你的聪明,也没你的智慧。我郭破虏就是一把刀,握在真正的英雄手里,我相信,我会是世间最锋利一把刀。”

  “如此豪情,当浮一大白。”王玄策哈哈大笑。
  这一夜,两人喝得酩酊大醉。
  等他们酒醒了,陆羽早就踏上了奔赴日本的游轮。
  他们没有去送陆羽,因为不需要。
  陆羽也没有给他们留下任何指示,因为同样不需要。
  这大概就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信任和默契吧。
  两日后。
  天空氤氲着几缕冰蓝色的云气,几只海鸟在低空盘旋。
  天空是碧蓝色的,如一面冰蓝的镜子,海平面也是差不多的色泽,遥望视野,天与海已经没有了分界线,如此盛景,极为赏心悦目。
  陆羽立在甲板,海风吹得衣衫猎猎而响,看海的,除了他之外,还有不少有人,都围着甲板护栏,指指点点,蓦地,人群突然欢呼起来,看了一上午的海,景色终于有了些变化,陆羽循势眺去,遥见天穹苍碧,冻云不翻,云下陆地沉沉一线,清晰可见。

  “这就是日本了。”
  陆羽心道。
  他这次来,并没有偷偷行事,而是大张旗鼓,坐的那艘游轮,早在日本人掌握之中,只是不知道,等下到了,日本武者们,会如何“欢迎”他?
  “日本晁卿辞帝都,征帆一片绕蓬壶。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
  突然传来一阵苍凉遒劲的吟诵声。

  陆羽回头,发现魏文长不知何时来到船头。
  魏文长一米八五的个子,站在陆羽身边,比他高了一个头,体型也格外雄伟,当真是威风凛凛,状若天神。
  他此行的身份,是陆羽带的一个扈从。
  但现在看起来,哪有一点扈从的样子,分明陆羽才是魏八爷身边的一个小厮才对。
  陆羽不由想起了一个“捉刀人”的典故。
  魏武帝曹操要接见匈奴的使者,他自己认为长相不够威猛,不能用威仪震服匈奴,就让崔季珪代替他接见,他自己握刀站在坐榻旁边做侍从。接待完毕,曹操命令间谍问匈奴使者:“魏王这人怎么样?”
  匈奴使者评价说:“魏王风雅高尚、仪容风采,但是坐榻边上握刀的那个人才是真正的英雄。”
  曹操听后,就派人追去杀了这个使者。
  果然武圣就是武圣,只是站在那里,那份气度,就不是陆羽能比的。

  魏文长口中若吟若啸,若哭若歌,回荡在长天碧海之间,分外苍凉,想必是有感而发。
  陆渐只觉韵律优美动人,便问道:“八爷,你唱的什么歌?”
  魏文长笑道:“这不是歌,而是一首唐诗,诗中的日本便是倭国,倭人尊烈日为神,认为所居海岛乃日出之地,故名日本。唐朝时有个了不起的倭人,名叫阿倍仲麿,因为心慕大唐盛世,作为遣唐使到了长安,取名晁衡,与李白做了朋友。后来,阿倍仲麿乘船归国,遇上海难,李白误以为他已身故,便做了这首《哭晁衡诗》祭奠他。”
  “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
  陆羽重复着这句,笑道:“这诗不错,不过八爷啊,我们这才刚到日本,八爷就念悼亡诗,有些吉利吧?”
  魏文长哈哈一笑,笑声爽朗,说道:“长青,孔圣人说,君子敬鬼神而远之。这是他们儒家的思维。而我们武者的话,不信鬼神,也不敬鬼神。聪明正直谓之神。当你看透了这个世界的真相,你就会明白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陆羽连忙问。
  知道这是魏文长在点拨自己,传授自己一些修行的经验。
  日期:2016-10-08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