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561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羽还能说啥,只能感恩戴德了,果然是朝中有人好办事啊。
  拿了浦发的一个亿,夏晚秋便紧锣密鼓的忙活起来,现阶段,还处在筹备阶段,事无巨细,夏总裁都要亲自过问,忙的近乎脚不沾地,陆羽肯定心疼,也只得充当一下贤内助的角色,没事儿给她按摩按摩,做点药膳了。
  也正是因为夏晚秋最近在忙活,陆羽去日本的事儿,才成功将她瞒着了,只是说自己要去四川一趟,那边有些棘手事情要处理,给囫囵了过去。
  至于唐萌萌,春季开学后,陆羽就把她送到了学校,这丫头年纪还小,上次任性修了学,现在重新返校,自然要把学业给完成了。
  因为唐萌萌住在学校,自然也就省了解释这道工序。
  晚上,别墅里就几个大老爷们儿,陆羽把上次结婚宾客送的最后几瓶好酒全拿了出来,他不喝酒,便给王玄策等人吃,有两瓶茅台,两瓶国窖,一帮人吃到晚上十点过,便是以王玄策的酒量,都醉醺醺了,纳兰元述直接被喝到了桌子底下去。
  主要是王玄策这厮不讲道理,跟自家兄弟喝酒划拳都要出老千耍诈,偏生纳兰元述这人也实诚,瞎子都看得出来王玄策在耍诈,他却是装的一丁点都没看出来,输了就喝,一喝就干,这可是五十多度的白酒啊,眼看就醉的不行。
  陆羽都看不过去了,就把纳兰元述扶着,到外面透风。

  “元述哥,你也忒老实了吧,师兄摆明坑你呢。”陆羽没好气道,便递给纳兰元述一瓶矿泉水。
  纳兰元述接过,漱了漱口,笑道:“陆少,只要状元爷高兴,我喝多少都无所谓,再说了,我恐怕陪状元爷喝不了几次酒了。”
  “怎么了?”陆羽疑惑道。
  “陆少,对不起,我可能得暂时离开一段时间。”纳兰元述闷声道。

  “是有什么事情?”陆羽问。
  “陆少,前两天救你的大和尚,其实是我小叔公。我跟他见过了,他说我不能再这么继续荒废下去,叫我跟着他修行。”纳兰元述解释道。
  “元述哥——你,你是京城纳兰家的子弟?”陆羽问道。
  心里想着,其实早该想到的,纳兰本来就是个满清皇族的姓,不多见,全天下姓纳兰的,不都是一家子么。
  “纳兰九王爷,就是我爷爷。只是我小时候做了件错事,爷爷把我赶出了家门,还是状元爷收留了我,要不然我也活不到现在。”纳兰元述说。
  陆羽眯了眯眼睛,掏出一包烟,给自己点了一支,又抛了一支给纳兰元述,帮他点燃了。

  两人一阵吞云吐雾,陆羽吐了个烟圈,笑道:“元述哥,这么说起来,你得遭遇,跟我挺像,都是被家族给赶了出来。”
  纳兰元述具体犯了什么事儿,陆羽没问。
  他想了想,继续说:“元述哥,你小叔公愿意教你,这可是天大的机缘,多少钱都买不到的。当然得去。你是担心师兄不同意么,你放心,这事儿我帮你说。”
  纳兰元述摇摇头,说道:“陆少,不是你想的这样。我哪里想走,我要走了,状元爷身边就没人了,我纳兰元述虽说不中用,但多少也是能抗点事儿的。是状元爷叫我走的,他说我要不去,就当没养过我这条狗,叫我自生自灭去。”

  陆羽吸了口烟,正色道:“元述哥,师兄说话虽然难听了一点,但你应该知道,他是为了你好,才把话说的这么重的。他是不想耽搁你。”
  “陆少,我当然知道,就是因为知道,我才不想走。”纳兰元述说着,蹙起了眉头。
  陆羽有些不知道说什么了。
  这两人的关系,说是主仆,其实是兄弟,过命的兄弟。
  都是想着让地方好啊,这是多么淳朴的感情。
  放在这个浮躁的社会,又是多么的难得。
  君以国士之礼待我,我以国士报之。
  如此而已。

  屋内,陆羽扶着纳兰元述出去醒酒了,就剩下王玄策和郭破虏两人喝。
  两人酒量都是酒仙级别,不过地上一瓶装的白酒瓶子,都放了七瓶了,平均下来,基本都是两瓶多白酒下肚,酒量再好,说话也都开始有些闪舌头了。
  王玄策砸吧着两颗花生米,喝着酒,缓缓问道:“小郭,你说小陆咋样?”
  郭破虏吃了口菜,直截了当道:“好呗。”
  王玄策被这憨直的小家伙给气乐了,说道:“大爷的,你丫这不废话么?!”
  郭破虏嘿嘿一笑,挠挠头,说道:“状元爷,我这人嘴笨,不太会说话,您问具体点。我才知道该怎么说。”
  王玄策想了想,说道:“这世上,有的人是看着聪明,其实不聪明,有的人呢,是看着不聪明,其实挺聪明,我觉得你是后者,明白在心里呢。那你给我说说,小陆比你师父陈风雷如何?”
  “真要我说?”郭破虏问。
  王玄策点点头。
  郭破虏饮了一杯酒,叹声道:“状元爷,我师父这人,是狠戾有余,大气不足。他对我有再造之恩,所以我愿意给他卖命,这跟我师父的为人没有关系,纯粹就是我郭破虏必须得做到知恩图报这四个字。马爷当初跟我说过这么一句话,说这世间有种人吧,生来就是做英雄的,英在于智,雄在于勇。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芥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我觉得陆哥就是这样的人。”

  王玄策嘿嘿一笑:“马三元这狗犊子,人不扎滴,这句话说的倒是不错,还有呢?”
  郭破虏挠挠头道:“陆哥这人有神勇,山崩于前面不改色,这就已经很难得了。而且他还特聪明,跟天上文曲星下凡一样,而且还没架子,不难相处。出了事情,把后背让给他,不用担心被捅刀子。所以我才愿意替他卖命。”
  王玄策乐呵呵道:“我就说嘛,小郭你其实不傻的。”
  郭破虏沉默一阵,吃了口菜,反问道:“那状元爷您呢,听陆哥说,您刚跟着他的时候,他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买包烟都要找娘们儿借钱,武脉也没恢复,还不是江海无人不识的陆少帅,而只是一个寂寂无名之辈。凭状元爷您在江湖上的地位和人脉,向您递橄榄枝的枭雄巨擘肯定不会少吧。”

  王玄策一瓶一瓶啤酒灌进肚子,喝酒伤面,满脸通红,带着酒气道:“小郭,不怕你笑话我。我这个人没良心,不长眼的人瞧不起我王玄策,我不介意,反而那些好人瞧着我可怜,施舍一点,我就受不了。”
  郭破虏不插嘴,也不知道是听懂了还是没听懂王玄策的弦外之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