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11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何感谢,大方师自有安排。”这时候,火山终于忍不住盯着归不归说道:“现在撤了禁制,请他老人家进来,后来的事情大方师自然会给你交代。”
  “扯了禁制……”归不归摸了摸他没有几根白头发的秃脑袋。咂巴咂巴嘴,说道:“你看看。年纪大了就是误事,这个禁制要怎么撤来着?我怎么就想不起来了。对了,刚刚我是怎么放你进来的?坏了,怎么这么短的事情都记不清楚了……”

  归不归的样子很是做作,一副想进来就自己走,要不然我也没办法的样子。看得后面靠在大树休息得吴勉一阵有些放肆得大笑,笑的惹得火山对着他怒目而视。吴勉就好像没有看到一样。好一阵子之后才止住了笑声,对着前面还在挠头的归不归说道:“如果实在想不起来的话,就让大方师自己走进来吧。就这么几步路。大方师应该也不会在意。”
  就字眼来看本来挑不出来什么毛病,不过经过吴勉这天生的刻薄语气说出来,和骂人也没有什么两样了。火山当场就对吴勉瞪起了眼睛。刚刚想要发作的时候,听到广仁在禁制外毫无世间烟火气的声音:“多谢吴勉祖师的提醒,弟子广仁原本就是要走进来的……”
  说话的时候,火花再次闪耀了起来。广仁已经迈腿走进了禁制当中。虽然大方师走的并不算快,不过比起来刚刚广孝的速度,这已经算是健步如飞了。而且这几步一气呵成的走了下来。中间没有丝毫的停歇。
  片刻之后,大方师已经再次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他几乎比广孝的速度快了一倍有余。现身之后。广仁冲着吴勉的方向行了个半礼,随后说道:“弟子职位所限,不能对祖师大礼参拜。还请吴勉祖师见谅。”
  吴勉喘了几口粗气之后,对着广仁点了点头,说道:“好说,我也不给什么见面礼了。”
  又客气了几句之后,广仁将目光转移到了归不归的身上,说道:“归师兄。这次你帮了我的大忙。如果不计前嫌的话,重入方士门墙可好?我可以效仿首任大方师代师收徒,从今日起你还是前任大方师的座下弟子,自我已始,广字辈中门人继续称你师兄,如何?”

  广仁说完之后,归不归叹了口气,看着大方师说道:“你不是打算这样就把我打发了吧?当初徐福把我从方士门墙里面踹出来的时候,亲口说以后再不许我踏入门墙之内,当时你就在旁边,应该也听到了吧?再有,谁说老人家我想再入门墙,就一定还要拜徐福那个老家伙为师的?你把山上那位首任大方师忘了吗?我直接拜他,那又是什么成色……”
  几句话将广仁堵了回来,好在大方师的修养极好,他微微的笑了一下之后,将话题引到了广孝的身上,遮过了拜师这件事:“这个不急,不管拜何人为师,怎么都是我们门内的事,当前大事是这个人--广孝,听说你已经反出了方士一门。既然都不是同门了,你还要继续生事吗?”
  “胜诸侯,败贼寇而已,我认……”广孝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广仁,随后慢慢的向着灌无名倒地的位置走过去。一边走一边继续说道:“我们俩做了几百年的师兄弟,也明争暗斗了几百年。你拜了师尊的第一天,就注定了要继承大方师的位置。我呢?我连方士做的都摇摇欲坠……什么叫做早晚要另投他教?”
  说话的时候。广孝已经走到了灌无名的身边。看到自己这位弟子无大碍之后,他继续说道:“广义和广悌就算挣不到大方师的位置,也会成为方士一门的名宿。你的大方师做腻了,还可以传给火山。我呢?我只能另投他教……”

  说到这里,广孝顿了一下,他伸手在灌无名的脸上抹了一下。就见他这位弟子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清醒过来之后身子一翻从地上爬了起来。站在广孝的身边,看着对面广仁、火山师徒俩。
  “别那么紧张,败了而已。没什么大不了。”广孝看了脸色铁青的灌无名一眼,随后继续对着对面的大方师师徒俩说道:“主谋是我,杀了你徒弟囚榕的是徳源。现在他人已经入轮回,替囚榕偿了命。灌无名只是尊我的号令行事,这日之事罪在我,希望大方师看在曾经在前任大方师座下学艺的情分上,放过了灌无名。”
  “今日之事原本就不会迁怒他人”广仁迎着广孝的目光看过去,两个人对视了片刻之后,广仁继续说道:“不过广孝你要跟我回去,看在都是前任大方师一师之徒的份上。我也不会难为你,只要你面壁思过百年。百年之后赎清今日之过,我还是可以放你下山。”
  “不奢求了”广孝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大方师不送我入轮回,那就让世人看看我这个谋逆大方师之人的榜样吧。是不是还要消除我体内不老药的药力?”

  广仁微微的笑了一下,看着广孝说道:“我刚刚说了,要你思过百年的。没有了不老药的药力,你怎么能熬过这百年?百年之后,只要你能真心悔过,还是可以下山,只是没有了方士的名号了而已。不过虽然不老药的药力不能消除,但是你的术法我要封印出来。百年之后你真心悔过之后。这术法自然还会给你。”
  “等一下,你们刚刚在说什么?”大方师的话刚刚说完,归不归突然一脸诧异的对着广仁大声喊道:“什么叫做消除不老药的药力?我被关了这一百来年。你们竟然已经能消除不老药的药力了?”
  “有因就有果,这有什么稀奇的。”广仁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当初前任大方师渡海之前。已经找到了消除不老药药力的法子。只不过当时没有印证而已,这还是前任大方师渡海之后的第二年,我才印证了这个法子。消除了不老药的药力之人,会像一般人一样,过完他几十年的余生……”
  “徐福那个老家伙刚走第二年,你就印证了消除不老药的法子……”归不归古怪的冲着广仁笑了一下。扫了对面的广孝、灌无名师徒俩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这个是不是有点急了?你这边急匆匆的找到了消除不老药的法子,也难怪其他的白头发会害怕了。要是我老人家还在方士一门墙里面的话,弄不好第一个造反的就是老人家我了。”

  “只是凑巧而已”广仁微微笑了一下,随即马上改变了话题,要带着广孝离开。当下回过身来冲着懒洋洋的吴勉再次行了个半礼。说道:“已经不早了,弟子不敢打扰祖师休息。这就带着广孝回去面壁思过,之后祖师只有派人传个话。弟子一定随叫随到……”
  说完之后,广仁有何归不归客气了几句,随后带着火山。押送着广孝离开了这里。他们离开之时,灌无名本来打算跟着走,陪广孝面壁。不过他还是被广孝几句话打发走:“你跟着我有什么用?做你自己该做的事情。百年之后我们师徒再见之时。希望你会送我一个门派作为见面礼。”
  日期:2016-04-22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