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08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家伙正是被燕哀候渡了术法的归不归,吴勉下山追堵假囚榕不久,他便也跟着下来。还真的和吴勉说的一样。刚刚火烧徳源的时候,归不归就已经躲在暗处了。一直等到眼看吴勉就要出事的时候,才突然现身……
  被吴勉说破了心思。老家伙讪笑了一声。随后走到了吴勉的身边。不过归不归并没有要将吴勉搀扶起来的意思,老家伙蹲在吴勉的头前,笑嘻嘻的对着他说道:“谈什么条件……老人家我怎么可能是那样的人?这次就是担心你,才下来看看的。你放心,这个仇一会我替你抱。不过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说到这里,老家伙顿了一下。看到吴勉的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之后。他又接着说道:“老人家我的术法被徐福封住了,这几天一直都是你在照顾我。老人家我一直都是心存感激的,不过咱们能不能商量一下,你照顾我的方法能不能稍微改改?高兴了放个雷,不高兴了就放火……老人家我也是几百岁的年级了,就说是长生不老的体制吧,没有了术法也挨不了你几下……就当你惜老怜贫了吧,以后有事咱们直接说事。就不用再动……”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从他头顶的位置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红得发紫的火球。电光火石之间,火球向着归不归没有几根头发的秃脑袋打了过来。
  眼看着归不归就像身陷火海的时候,老家伙突然抬手在自己头顶上抹了一下。那火球“呼呼……”的闪了两下之后,竟然熄灭在归不归的头顶之上。
  这时候,老家伙才回过头来,有些无奈的对着身后的空气说道:“灌无名,你就不能等老人家我一会吗?”
  老家伙说完之后,空气里面传来假囚榕的声音:“把禁制撤了,我就走……”
  “有本事你从我的禁制里面冲出去。”归不归嘿嘿的笑了一声,转回了头眼睛看在还趴在地上的吴勉,嘴里对着假囚榕继续说道:“你也可以再试试跟老人家我动手,不过别说我欺负晚辈。下次我老人家会还手……”

  归不归说完之后,空气中的假囚榕就好像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归不归也不打算再理会他。老家伙对着脚边趴着的吴勉说道:“我说的你再考虑一下,只要现在你点点头,答应以后有什么事好好说,再不动手不动脚的。现在我就去把灌无名给你抓过来,随便你怎么处置。”
  归不归出现之后,吴勉索性放弃了自己起来的打算。就这么趴在地上,等到归不归说完之后,他突然没有征兆的笑了一下,笑声过后。吴勉看着这个老家伙说道:“现在答应你的话,我自己都不敢信,你敢信吗?而且你的术法被徐福封住了。现在靠燕哀候渡法给你。不过你就真的打算在这里靠燕哀候活下去吗?还记得吗,解开封印的方法在地图里面,只有我知道后面几处地图的位置。你还要和我走一段很长的旅程……”

  吴勉说完之后。归不归沉默了半晌。就在吴勉打算再说几句的时候,老家伙突然从地面上跳了起来。在半空中转过身来,对着身后的空气吼道:“灌无名!知道被你打倒的人是谁吗?别说是你了,就是你师父广孝看见他都要叫声老祖宗!你敢翻着辈的欺师灭祖!今天我就要替满天的神仙送你下去轮回……”
  话说到一般的时候,老家伙突然在原地消失。他消失之后片刻,吴勉身前十几丈的位置突然出现一道火光。随后一个人的身子从火光中重重的摔了出来,当这人挣扎着准备爬起来的时候,归不归凭空出现在他的面前。老家伙抬起一只脚从踩在这人的胸口。笑呵呵的看着这个人说道:“别说,之前你还我老人家都骗过了,面对面的都没有认出来。想不到广孝这次这么下本,连你都舍出来了。”
  归不归有意卖弄,他制住这人的位置正对着吴勉。老家伙脚下踩着的这人已经不是之前囚榕的相貌。他脸上虽然还有一些火烧过的伤痕,不过已经能看出这人的容貌。他三十多岁的年纪,长相并不出众。平平凡凡的相貌上却有着一头如雪一般的白发。
  相比这个叫做灌无名的白发男人,吴勉更对归不归的能力感到惊诧。这个老家伙跟着自己也有几年了。虽然知道归不归是和广仁同时期的人物,之前也看着他动过几次手。但是用老家伙脚下踩着那位丝毫没有还手余地的灌无名作比较,自己的术法和他比。真的是天差地远……
  不过看着老家伙脚踩灌无名时,一脸得瑟的样子。吴勉刚刚心生的一点敬佩之情,瞬间消失的荡然无存。

  “看见这个人了吗?他就是刚刚变化成囚榕的那个人。这人叫做灌无名,当年号称是徐福徒孙当中的第一人……”只不过现在这位第一人被归不归踩在脚下,浑身上下都被大汗湿透。白发一绺一绺的贴在脑门上,看上去说不出来的狼狈。
  虽然被归不归踩在脚下,不过灌无名还是有些不服不忿。他喘息了几口粗气之后,对着头顶上的老家伙说道:“归师叔。怎么说你也是我的长辈,这么做是不是有点以大欺小?”
  “那么你刚才欺师灭祖怎么算?”归不归冲着脚下的灌无名笑了一下,脚下又加了几分力道之后,这才继续说道:“就许你欺师灭祖,我就不能以大欺小?灌无名,你以为好事都是你师父广孝一家的吗?不过话说回来,小娃娃你也有点胆量。换了一副面孔就敢出现在我老人家的面前,这个我着实没有想到。”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偷眼看了看吴勉那边的情况。看到他的眉头正一点一点皱起来之后。老家伙明白吴勉的心思,当下马上改了话题。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灌无名是被徐福那个老家伙钦点。在他身边学艺七年。他这一辈的弟子里面,除了火山之外,就属灌无名守着徐福的时间长了。不过火山的天资所限。无法承受长生不老药的药性。后来还是借了他师父广仁的力量才变成不老不死的体制,不过比起来正统的不死药,还是差了不少的……”

  说到这里。老家伙将目光对准了脚下踩着的灌无名。看了他一眼之后,归不归又继续说道:“不过这个灌无名就不一样了,他和你我一样,是少有能适应不老药药性的人。也是广字辈之下唯一的白头发,不过上次广仁从你手里拿了不老丹药,只怕现在又有新的白发已经出现了……”
  广字辈之下弟子中唯一的白头发。还跟着徐福学艺七年。凭这个就已经远超其他平辈弟子了,不过吴勉还是不明白,广孝家的祖坟冒了什么青烟。能收下这样的一个徒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