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6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多时,画面拉到了一个房间门口,一个裹着头脸的人出现在画面中。
  乔晓光脸色一下子变的很难看,因为这个画面中的人,从这个房间出去不久,现在自己身上还有这个人的气息,那个人身上也有自己的味道。
  画面中,这个裹着头脸的人径直从楼上走到一楼大厅,又到了院里,然后坐到一个等候在外面的摩托车上,随着摩托车扬长而去。画面也至此定格了。
  刚才画面上,摩托车没有车牌,前面骑摩托车的人还带着头盔。看到这段影像,乔晓光慌乱的内心又镇静了好多,他心中暗道:死无对证。
  “乔晓光,说说吧,这是怎么回事?那个人是谁?”曲刚接着补充道,“要实话实说,不得瞎编或是隐瞒。”

  “是,是。”乔晓光连连点头,“那是我一个朋友,来和我谈了点事。他这些天出麻疹,担心留下‘迎风流泪’的后遗症,就用纱巾遮挡了一下。我还说他了,一个大男人家的,就跟娘们似的,脑袋掉了不才碗大个疤,十八年后又是条好汉,怎么也不能……”
  “放屁,放屁。”曲刚可气坏了,抓起桌上烟灰缸就要掷去,被旁边及时伸过的一只大手拦住了。放下烟灰缸,曲刚手指着乔晓光,“姓乔的,你他娘的花岗岩脑袋,难道非要把真*相带进监狱去吗?”
  “监狱?”乔晓光一惊,接着又摇摇头,“没那么邪乎吧?”
  看到这个家伙的表演,楚天齐心中暗道:真是个奇葩,和陈文明不相上下,难分伯仲。
  “乔晓光,不要心存侥幸,知道什么都说出来。”曲刚厉声道。
  “我,我……”吭哧两声,乔晓光“嘿嘿”一笑,“各位领导,不好意思,刚才,刚才说的不够详尽。其实那个头裹纱巾的人,是个女的,就是我一同学,我们也就是随便唠唠,也没干什么,我们之间是清白的。”
  “清白的?”曲刚都被这个家伙气糊涂了,已经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不知道所里出了什么事,竟然还在遮掩和这个女人的关系。

  “清白的。”乔晓光重复着,“真是清白的。”
  “放屁,你他娘的这屋里什么味,以为老子闻不出来?”感觉这话有些别扭,曲刚忙又修正了一下,“屋里这么大骚*味,就是不闻也呛鼻子。你他娘的分不清事情轻重缓急,竟然还有心搞破鞋。”
  “曲局,各位领导,就这一回,千万别让我老婆知道,那可是个要命的醋坛子。我真的就这一回,都是酒害的,彼此是老同学,这酒一盖脸,就情不自禁了。”说着,乔晓光双手合什,不停的作揖。
  曲刚气的不行:“你他娘……真是完蛋东西。”
  楚天齐拉了一把曲刚,示意对方坐下消消气。然后他对着乔晓光道:“那个女的真是你同学?”
  乔晓光连连点头:“啊,是,是,我们就这一回,都是酒喝多了……”

  “既然是你同学,那么她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的?”楚天齐追问着。
  “她……她……”乔晓光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他根本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只知道对方是六十六号。
  “乔晓光,不会刚亲热完,就把女同学的名字忘了吧?”楚天齐轻蔑一笑,“说,她叫什么,你们之间说了什么,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除了你刚才说的那些龌龊事。”
  看着气的呼呼直喘粗气的曲刚,看着双眼紧盯自己不放的孟克,再看看咄咄逼人的楚天齐,乔晓光此刻意识到,看来他们根本就不是来“扫黄”,分明是有其它事。
  那究竟是什么事呢?刚才跟自己打电话的家伙也没说清,当然也没容对方说完,那两个家伙就破门而入了。乔晓光在心中搜索着答案:难道是自己什么事犯了?要不就是有人给自己捅了篓子?好像昨晚有人电话说过要疏散在押人员,不会是有人跑了吧?哎呀,八成是这事。怎么办?昨天可是该自己值班,往谁身上推呢?乔晓光吃不准究竟是什么事,也一时想不到替罪羊。
  “说呀,她叫什么,是干什么的?你们又是怎么认识的?”楚天齐再次盯问。
  两害相权取其轻,还是先交待这件事吧。想到这里,乔晓光向后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到床*上,双手在头发里抓了几下,然后以一种痛心疾首的腔调说道:“哎,酒能乱*性呀。昨天晚上,有两个朋友请客,三喝两喝就高了。后来他俩好像说是要到温泉洗澡,解解酒。我当时喝的确实高的厉害,就稀里糊涂的和他们来了这儿。等到这里的时候,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一觉醒来,才发现身边躺个女人,把我吓了一跳,就问她是谁,怎么进来的。她说她是这儿的保健师,工号是六十六号,是我朋友给安排的。我一听就急了,就问她对我做了什么,她只是笑了笑,就走了。领导我这次说的都是真的,我不知道她叫什么,也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以前更不认识她。哎,都是酒害的,以后可不这么喝了。”
  “乔晓光,不要避重就轻,假的真不了,真的也假不了,你刚才的说法根本无法自圆其说。既然你说和她不认识,那你是昨晚十点零七分进的房间,这个女人在十点三十六分钟的时候也来了,从那时算起,到现在已经十七个小时多了。如果你们不认识,如果你们没有谈什么事的话,这也太不符合逻辑了。”久未说话的孟克开了口,“你可别说你一直酒醉不醒,要真是那样的话,恐怕你早就醉死了,根本就不会醒来的。我再告诉你,我们已经和酒店核实,这里并没有这么个女人。”

  乔晓光已然明白,现在已经坐实自己嫖娼的事实,受到处理是不可避免的。听他们几人的语气,显然不是冲着这事来的,肯定还有更严重的事。当前最重要的是和其它事撇清关系,也不能拔*出萝卜带出泥。
  想到这里,乔晓光把心一横,说道:“哎,这事说起来挺难启齿,也许你们还不相信,事情是这样的。昨天到这儿的时候,朋友说都喝的不少,就别去大浴池了,直接到房间洗吧。我一听他俩的话,自然明白什么意思,反正吃饭时也喝了补酒,正想找地方泄火呢,就默许了他们的提议。
  我进这个房间时间不长,那个女人就来了,没用多费话,两人直接脱*光进了那个双人大浴缸里。她上来撩*拨没几下,我就受不了,两人就滚到了一块。完事后,我俩躺到床*上呼呼大睡。半夜的时候,那个女人又撩*拨我,把我弄醒后,我俩又是那事。就这么的,睡睡醒醒,反正只要是醒的,就准搞那事,要不她也得把我弄醒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