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560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魏文长这次来找陆羽,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跟陆羽确认一下,两人动身去日本的准确时间。
  因为魏文长不喜坐飞机,所以决定租一条游轮过去,因为江海本身靠海,离日本不远,隔海而望,游轮的话,两天一夜就能到达。
  陆羽定的是明晚出发,大后天下午,就能抵达日本,跟魏文长说了一下,魏文长点头表示同意,又问了一下陆羽的伤势,陆羽摇摇头,表示没什么大概。
  魏文长意味深长看了陆羽一眼,说没什么事情就好,小陆,你应该知道,此行去日本,你有你得战场,我也有我的。我们华夏泱泱大国,做什么都要讲规矩,此行只要日本人不坏了规矩,不出动老一辈的高手对付你,我就不能出手,而就算我出手的话,也只能对付跟我一个辈分的人物。也就是说,你将跟全日本的青年高手对抗。
  陆羽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这个其实是江湖比武一个不成文的规矩。
  就跟许多竞技项目要分成人组和青年组一样。
  以三十岁为界限。

  三十岁及其以下,算是下辈。
  三十岁及其以上,就算是上一辈了。
  陆羽今年算虚岁才二十四,他此行去日本,当然会堂堂正正的给日本武术界各大流派下战书,以日本人好面子的脾性,刚开始,绝对也只会派三十岁一下的青年高手来跟他打。
  日本人,绝对是个把面子和荣誉,看的极为重要的民族。
  至少在明面上如此。
  当年虹口道场,陈真单枪匹马杀进去,杀了几十个日本武士,日本人也没有动枪,也是因为如此。
  不过这次情况有点特殊。

  陆羽挑战的,不是一派一宗一流,而是整个日本。
  日本武术界,为了尊严、面子和荣誉,可以输一次输两次输三次,但他们可能容忍一直输下去么?
  答案是否定的。
  面子和荣誉很重要。
  但陆羽此行,要斩断的,是整个日本武术界的未来和气运,日本人输不起。
  输多了,绝对就会不讲规矩,或许虚报年纪,或者干脆撕破脸皮,排除老一辈的高手来对付陆羽,这样的话,陆羽就死定了。
  他毕竟才二十四岁。
  境界也只在先天。
  再开挂再爆种,也不可能打得过整个日本武术界。
  这时候,也就是魏文长现身的时候。
  堂堂华夏武圣,陪同陆羽去日本,为的就是给他保驾护航,当日本人在不讲规矩不讲道理的时候,魏文长会强行让他们讲规矩讲道理。
  “八爷,我们这次去,您的身份,必须得暂时保密。所以——”陆羽有些为难的说。
  “我知道。这次去,我的身份,会是你的扈从。我此次前去,是为我妻子报仇。繁文缛节,我早就不在乎了。你不用放在心上。”魏文长淡声道。
  陆羽嗯了一声。
  “倒是你啊,小陆。日本这个民族,可丝毫不容小觑。他们拥有太多天资横溢的青年高手了,你要是抗不到他们不讲规矩不讲道理的那一刻,我就没有出手的理由了。那时候,你会死在那里不说,我也没有办法为我妻子报仇。”魏文长正色道。
  “八爷,您放心。我陆羽跟你保证,跟你承诺,我不会输。”陆羽眯着眼道。
  “君子一言。”魏文长伸出手。
  陆羽握住了他布满老茧的手,朗声道:“快马一鞭。”
  临行前最后一天。
  陆羽上午抽空去拜访了李景略和苏丹凤,对于二老,陆羽倒是没有隐瞒他要去日本的事情,李景略没有多说什么,就是叮嘱他无论遇到大事,都不要急,不要慌,陆羽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李景略看着他,沉默半响,没有继续说什么。
  陆羽笑问,说义父,怎么啦?
  李景略笑骂,说我不要你走仕途,但也没想你走江湖这条险路。你这孩子,可一点都不让人省心。
  陆羽笑了笑,说义父,讲道理嘛,庙堂之高,有庙堂之高的险峻,江湖之远,也有江湖之远的风波,我也不能一辈子生活在您老的羽翼之下不是,长青长大了,总有些事情,是要我一个人独自去面对的。

  李景略叹了口气,说行行行,你这小家伙,总有你的道理,是担心义父护不住你?
  陆羽连忙摇头,说哪有,您老就是拔一根汗毛,也比我的大腿粗啊,只是,只是……
  他只是个半天,也没只是个囫囵话出来,李景略不耐烦了,摆摆手,说得了,既然决定去做了,就不要瞻前顾后,做人是要如履薄冰如临深渊,但该豁得出去的时候,也要豁得出去,你自己问心无愧,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也就是了。
  陆羽沉默着,点了点头。
  李景略摆摆手,说得了,你也不用跟我这老头子讲了,这都要走了,就多去陪陪你干妈。

  陆羽嗯了一声,中午在李府吃了顿饭,下午就陪着苏丹凤,去听了一场黄梅戏,听完戏,好好陪着苏丹凤说了会儿话,将她送回了家,然后便转道去菜市场,买了些菜,下午自己下厨,做了一大桌子菜,请王玄策、纳兰元述和郭破虏等人吃了饭。
  夏晚秋最近在忙酒吧开分店的事,因为最开始那家店,开在杨浦大学城,虽然生意很好,但毕竟受到口岸限制,所以开张半年后,便陷入了瓶颈,加上各方面的条件也已经成熟了,夏晚秋就跟陆羽提议,说想在外滩盘一个大口岸,再做一家分店。
  她跟陆羽商量,陆羽说姐你的能力我肯定不担心,就是怕你上下操劳,太累了。
  夏晚秋摇摇头,说累什么啊,真以为你姐我七老八十了啊,我身体没你想的那么差。
  夏晚秋都这么说了,陆羽只得答应。
  其实他知道夏晚秋这是在替他考虑。
  老话说的话,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要带队伍,除了要收拢人心,要身先士卒,最重要的,其实还是票子,有钱好汉子,没钱汉子难嘛。

  本来经过这几个月的积累,手上还有差不多一亿五千万的闲钱可以动用,基本上够新店起步了。
  不过陆羽一任性,大手一挥,就花了一个亿出去,还剩下五千万,要开分店,特别是要在外滩这种流金淌银的地方,盘一个大口岸下来,五千万就有些捉襟见肘了,好在先前通过李景略的关系,认识了浦发银行的那个周老总,陆羽走了下苏丹凤的关系,叫上夏晚秋,四个人吃了顿便饭,周老总大手一挥,就批了一个亿的低息抵押贷款,就是以晚秋酒吧杨浦店做的抵押。
  只是月息只有一厘五,基本上算是同等商业贷款的二分之一了,这条件,考虑到通胀和投资收益比,简直跟白送差不离。
  日期:2016-10-07 18:3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