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01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算计好了一切,所以我才能够遁入虚空,逃过一劫。
  想明白这件事情的我,在遁入虚空的一瞬间,立刻选择找寻屈胖三的身影。
  然而让我失望的是,即便是在虚空之中,我看到的,也只是一片无边无际、茫茫的白色光芒。
  它充斥了一切。
  这手段,能够杀死那头远古神魔无名么?

  我的心中充满了疑问,但唯一能够肯定的一点,是屈胖三恐怕未必能够扛得住这样的风暴洗礼。
  在明白了这一点之后,我的心中充满了哀伤。
  虚空之中,我无法流眼泪。
  但我心中的那份疼痛,却是难以纾解,让我沉浸在一种无法形容的情绪之中。
  我在虚空之中待了十来秒,感觉到光芒尽散,原本的封印之地到处都是烂肉,那远古神魔被炸得一片狼藉,到处都是蠕动的肉块和骨架,奄奄一息地躺在那里。
  我出现之后,没有任何的伤春悲秋,而是朝着屈胖三刚才待的地方冲去。
  我宛如疾电,冲到那儿的时候,在层层叠叠的烂肉之下,瞧见了屈胖三的身影。

  他没有死。
  这个家伙聪(jiao)明(zha)得令人发指,利用那些神秘而恐怖的巨人眼珠制造出了一起狂躁无比、吞噬一切的风暴,然而通过精心的布置和定点,他却又在自己的周围形成了一个稳定的中心点。
  就好像是恐怖的龙卷风一般,最中心的地方,却是最风平浪静之处。
  利用着这样的布置,再加上他预先放置在那儿的量天尺,屈胖三神奇地避开了最大的冲击,然而即便是如此的巧妙构思,最终还是被波及到了,躺在了无数的血肉之中。
  我俯身下去,将屈胖三从碎肉之中拔了出来。
  他的手中还握着量天尺,呼吸微弱,显然也是受到了极为严重的内伤。

  就在我准备叫醒屈胖三的时候,突然间前方肉山一般的无名居然动了一动。
  就是这一下,让我所有的欣喜若狂一下子就收敛了起来。
  现在并不是庆贺的时候。
  远古神魔强悍的生命力,让它即便是受到了这样毁灭性的伤害,却也没有死去。
  屈胖三已经是尽力了,瞧见陷入昏迷之中的这孩子,我的心疼不已,但是却不得不狠下心来,将他直接往远处抛了过去,然后没有再去管他,而是拔出了止戈剑来,冲到了前方的肉山之上。
  这位操控一切的远古神魔,本体就像是一条巨大的蠕虫,庞大的身体充斥了大半个空间。
  那些密密麻麻的触手,就是从它身体里长出来的。

  我冲到了它的头部之上,这儿就像是一个小山丘,经过屈胖三刚才的手段,这家伙的身子被炸得坑坑洼洼,脑袋都少了大半。
  那些镶嵌在脑袋上面的无数眼珠子,此刻却也没有几个能够存在。
  而即便如此,那家伙却也还是没有死去。
  当我攀爬到了它脑袋上面的时候,我听到了“呜、呜”地哭泣声。
  这是它的声音。
  我的脚下满是浸满各种血浆的缺口,哗啦啦的浓浆从里面往外流出来,里面的血肉在翻滚,这些肉就好像是屠宰场里面放过血的肉一般,透着一股白色,腥臭异常,而那声音则在愤怒地咒骂着。

  它骂得十分快速,我勉强能够听到几句,好像是咒骂屈胖三的欺骗。
  它都已经准备让屈胖三成为它之下的第一人,结果这个狗东西,居然欺骗了它——不但欺骗了它,而且还让它尝到了千万年来都没有感受过的痛苦。
  它要用屈胖三的生命和灵魂,来祭奠这一切。
  说完这话儿的时候,那东西居然开始不断地扭曲起来,整个身子不断翻滚,在它破碎头部之上的我有点儿站立不住,一个不小心,脚下一滑,居然直接跌落到了脑袋缺口的里面去。
  当我费力从血肉里面挣扎出来的时候,却瞧见不远处站着一个人。
  那人是个半秃子,正冷冷地望着我。
  户田尹?
  他不是已经被我杀死了么,为什么又活生生地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我满心惊诧,而那家伙却开了口:“奇怪么?”
  我这才发现它居然是无名。
  哈、哈、哈……

  化成户田尹模样的无名猛然一伸手,我感觉整个空间再一次地被禁锢住,然后它从“自己”的头部处,缓步往下走来,一字一句地说道:“好疼啊,我好疼啊……可恶的凡人,蝼蚁,你们让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疼痛,而现在,将是我让你们后悔的时候了……”
  它寒声说着,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从那头部的血泊之中,又有一个满是鲜血的人从里面艰难爬了出来。
  那人咬着牙,冷哼一声道:“是么?”
  啊?
  讲句实话,以户田尹模样出现的无名,它给我带来的感觉,是无边的绝望。
  尽管对方此刻化作了一个人形,但我并不会幼稚地认为将面前这个家伙给斩杀了去,就能够将无名给杀死。

  事实上,不管是斩头、斩腰还是大卸八块,又或者碎尸万段,都没有办法将其杀死。
  它还可以从那无边无际的血肉之中,重新塑造出另外一个户田尹来。
  或许它还可以塑造出另外一个我来。
  这就是无名,拥有着庞大身体和意志的远古神魔,与我们远远不是一个等级的生物,我根本没有办法将其杀死。
  就算是屈胖三,用尽了所有的手段,甚至放弃了尊严,委曲求全,最终也不过是重创了这家伙。
  屈胖三也没有办法对它造成什么致命的伤害。
  他只不过是尽力做好自己的事情而已。

  然而就在我陷入绝望之中的时候,就在我这儿就剩下我和昏迷过去的屈胖三之时,却又有一个人从血泊之中爬了起来,然后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听到那熟悉而刻薄的声音,我内心之中的激动,简直是难以言叙。
  平沙子。
  这个被我以为已经被吞噬咀嚼成了碎肉的男人,居然在这个时候,从那缺了半边的头部血泊之中,爬了出来。
  在无名体内存活着,显然不是一个比较好的体验,此刻爬起来的平沙子浑身都是脓浆鲜血,这些玩意布满了他整个的身子,有的甚至结了痂,使得从我的这个角度望过去,平沙子就仿佛一头从地狱里归来的恶鬼一般。

  然而平沙子终究不是恶鬼,他是一个人。
  一个当世之间顶级的修行者,一个流浪无数世界、最终走到了这儿来的一个浪荡道人。
  他刻薄、刁钻、浑身都是尖刺和棱角,使得他身边几乎没有朋友。
  但他却是无名最为恐惧的凡人。
  因为平沙子胸中,有屠龙术——天人五衰。
  远古神魔是很难被杀死的,而即便是死了,也可以通过无尽之海获得新生,而那个时候的它依旧强大,所以这世间能够让它感觉到害怕的事情并不多。
  就算是屈胖三倾尽全力的这一下,这是指让它感觉到麻烦,感觉到愤怒而已。
  但平沙子的天人五衰却不一样。
  这是真正的屠龙术。
  在“天人五衰“施展出来的空间中,任何生命都将逝去,圣人之下,绝无存活的可能。

  日期:2016-10-07 18:1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