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61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薛萍也看到了萧博翰的忧伤,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事啊,看起来这个萧博翰也是性情中人,他也有很多难言之苦,活在这个世上的人真的好辛苦。
  两人都沉默了下来,办公室里变的静悄悄的了,只有薛萍微微的叹息一声,让这个办公室里有了一点响动。
  这样的充满延续了好一会,萧博翰才抬头说:“谢谢你薛老板,你让我有点受宠若惊,感谢你对恒道,对我的信任,以后我们就是朋友。”
  薛萍也散去了太多的忧伤,说:“我就想听到萧总的这句户,我渴望成为你的朋友,这样我在柳林市心才能够踏实一点。”
  “你也太高估我了,在柳林市我充其量也就是一个老板而已,我也有很多麻烦难以解决。”萧博翰摇头苦笑着说。
  “你不是普通的老板,你是一个大哥。”薛萍好不忌讳的说出了本来应该回避的这个称呼,他们两个人都明白‘大哥’这个字的含义,并不是所有人都很喜欢别人说他是黑社会的。
  就像萧博翰一样,他有理想,有目标,但不管是理想,还是目标,它们就象丨内丨裤,要有,但不能逢人就证明你有。

  萧博翰倏然的抬头看着薛萍:“你需要一个‘大哥’的帮助?”
  薛萍摇下头:“现在不需要,将来也希望能不需要,但有了以为大哥的身影,我会有一种安全感。”
  萧博翰皱起了眉头,他总感觉这其中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他一时看不出来这到底是哪里有问题,似乎薛萍的话有点道理,又似乎这个道理有点牵强,但再往深里想,萧博翰就想不透了。
  他也不想紧张的思考了,有的事情你思考过多反倒是累赘,走一步看一步吧,谁也不知道以后会出现什么状况,萧博翰就说:“假如薛老板真的这样认为,那我也很荣幸,希望我们会成为知己。”
  “不过在成为知己之前,我们先要做第一件事情。”
  “奥?”萧博翰说。
  “我们先要做的是你不要叫我薛老板,叫薛萍就可以了,我也不要叫你萧总,叫博翰,这样可以吗?”薛萍带着调侃的语调,调皮的说。
  萧博翰就朗声的大笑起来了,说:“要是你的名字是三个字,我其实也可以光叫你字的,但你就一个‘萍’字,叫起来有点.....哈哈哈哈哈。”
  薛萍也笑了起来,她知道,自己今天晚上的表现很不错,今天自己的目的也已经达到,这个萧博翰一定会帮着自己达成最总目标的。

  后来薛萍就叫来了黑狗,让他帮着去查查下午在车站广场抢包的人,黑狗一走进来,看到了萧博翰,黑狗应该是第一次见萧博翰,他不由的多看了几眼,说良心话,黑狗有点失望的,萧博翰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高大生猛,伟岸凶狠,他的长相一点都不像一个黑道大哥,看一看人家史正杰,人家潘飞瑞,那一个都是人见人怕的主。
  可是这个萧博翰却长得这样优雅的样子,唉,有点失望啊。
  这就是人和人不同的认识问题了,对薛萍来说,萧博翰给她的是一种奇妙的感觉,这个统领着柳林市一个很大帮派的青年大哥身上表现出的气质,绝不能用儒雅这样简单的称呼所涵盖,在他沉静如水的神态下,早年的书卷气和江湖生涯带来的杀伐之气表现得同样分明、强烈。
  第二百一十三章:一代枭雄
  本来他白哲清瘦的脸上带出几分儒雅,但只要他稍稍一咬牙,脸部的柔和立刻荡然无存,每块肌肉都棱角分明地凸起,线条马上变得粗犷起来,连唇边和下巴上的短胡茬子都像钢针似的扬起,一副不怒自威的神态,恐怕没有人敢对这种男人表现出哪怕半点不敬,他的眼光能杀敌人,也能把女人溶化。
  真是个不可思议的男人,没有双重阅历是绝难创造出这样的男人。

  黑狗听着薛萍给他的指示,他闷声不吭,最后只是点点头,就离开了薛萍的办公室了,接着薛萍就请萧博翰继续的在他办公室喝茶,她说:“萧总,你先坐一会,我到广场派出所去看看,行的话我就把鬼手几人带回来。”
  萧博翰很感激她,本来萧博翰是想要离开的,但见人家这样热情,就说:“要不我陪你一起过去,万一要保释金什么的,我在也方便。”
  薛萍“且”了一声说:“什么啊,哪点小钱我还要意思让你出,哪我何必请你过来,好人做到底,送佛上西天,这事我就算蹭个老脸,也要把他们保释出来。”
  “那辛苦你了,也谢谢你啊。”

  “又来了,我们能不客气吗?”
  “哈哈,好,我就在这喝茶了。”
  “好,等着我回来,对了,办公室你可以乱动,嘻嘻,柜子里有我的相册,你也是闲的无聊,可以翻开看看。”
  萧博翰就摇下头,看着薛萍关门离开了办公室。
  萧博翰闲坐了一会,他嘴角就勾起了一丝笑意,他真的过去找到了那个相册,翻看起来,这里的很多照片已经泛黄了。
  第一张应该是薛萍幼年时与母亲的合照,萧博翰就突然的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但现在的印象已经很模糊了,记得自己 以前小时候 也常常喜欢摆出各种姿势 在镜头面前搞怪 那也怪天真,长大后才能明白小时候的世界是羡慕 长大后的世界是利益。
  萧博翰笑了,小时候的薛萍可胖了 长的就跟一胖妞似的 脸蛋圆嘟嘟的 特可爱那会,难怪人家都说女大十八变,现在的薛萍完全变了一个人 。
  薛萍还有一张两只手拖着腮帮的照片, 还打了粉扑,扎了两个小红辫子,萧博翰就一下想到了自己的妹妹,也不知道她最近过的好吗,自从耿容死后,妹妹每天都是闷闷不乐的样子,自己也是大半年没见到她了,挺想他的。
  想到妹妹,萧博翰的思绪让他进入无限的怀念之中,心里感慨万分,唏嘘不已。哎,过去的时光一去不复返了,自己的青春岁月呀!自己的似水流年呀!人为何要老去?岁月为何要流逝?
  过去和现在都是时光的把戏,只有在回忆的时候,才可以忽略这永远无法逾越的距离,回忆会把过去的苦涩变淡,会把甜蜜变的更加浓厚。
  看看人家薛萍过去的相册,总有一种失落感和幸福感,过去的时光是自己的人生轨迹,是抹杀不掉的,会永远留在自己的脑海中,感悟人生其实都是走过和做过才得以体会的,所以珍惜自己走过的每一步才是真。
  接着萧博翰又看到了许多薛萍的照片,那上面的她越长越大,但萧博翰却在相册中发现了另外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薛萍很多照片中,旁边明显的有裁剪过后的痕迹,从上面看,应该是很多她身边的一个人,让她人为的用剪刀裁掉了,这是为什么?
  而且这人绝不是什么情人之类的,因为那照片有的是在几岁大小时候照的,换句话说,她剪掉的一定是自己的一个家人,而且不是哥哥弟弟,就是姐姐妹妹中的一个,她为什么要这样做?萧博翰陷入了沉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