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的道门奇术》
第717节

作者: 大楚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背部红肿,麻痒、灼痛,有些地方已经化脓了吧。”于晓寒一边说一边写着方子,她头都不曾抬一下。
  “啊,你……你是怎么知道的?”病人明显吓了一跳,于晓寒是怎么知道他的病情的?
  “望诊。”于晓寒抬起头,把手中的方子撕下来道:“中医的说法,你这种情况是风火热毒症,照这方子吃药,一周便好。”
  “啊,真的吗?”病人有些半信半疑的接过了于晓寒的方子,然后狐疑的看了一眼。
  林煜在病人的身后看了一眼方子,他微微的点点头,于晓寒开的这个方子,虽然不是绝佳,但绝对是对症的,只不过时间慢了点罢了。
  其实国人都是这样的,在国人的眼里,中医都应该是那种白发苍苍,头发胡子都全白的那种人,因为他们固执的认为中医的经验是积累下来的,年纪越大,经验就越足。
  事实上并非是这样,现在的年轻人对事情的态度热情奔放,而且很颇具自己的想法,所以只要达到了一定的经验积累,他们比起老中医来是更胜一筹的。
  “方了不错,回去以后按方子抓药,保准没问题。”林煜微微一笑道。
  “是你?”于晓寒看到了林煜。

  “你也是中医吗?”病人诧异的看着林煜道。
  “懂一点。”林煜一点头道:“不过在你的方子里,在加一味药,效果会更好。”
  “加什么药?”病人颇感兴趣的问道。
  “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本姑娘开的药方不行吗?”于晓寒怒了,她上一次和林煜之间本来就有些过节。
  而且林煜走之后,自己的爷爷又大力的吹捧鬼谷医门的医术到底有多厉害多厉害,她打心眼不服气,她一直寻思着找机会在和林煜会会,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了林煜,而且这小子一张口就装十三的说自己的的方子有问题,这让她如何不怒?
  “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林煜苦笑。
  “你就是这个意思,你的医术很厉害是不是,你说说我这个方子到底哪里有问题?”于晓寒和林煜杠上了,她扯着嗓子尖叫道。
  今天是中医做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申遗成功的纪念日,所以苏杭各界中医人士才举行这一次义诊活动。为的就是让大家不要忘了中医,顺便有推行中医的意思。
  所以今天义诊的现场,有好多中医在这里,几乎包括了苏杭整个中医界,林煜这么一说,倒有几分踢场子的意思在里面,这些人马上就不乐意了。
  于是,一大群白发苍苍的老中医杀了过来,把这里围了起来。
  “小伙子,你不知道她是谁吧,她可是于老的孙女,医术是得到于老的真传的。”
  “呵呵,这小子是踢场子的吧,我们苏杭的整个中医界都来到这里了,既然敢来这里义诊,那就说明我们对自己的医术有绝对的信心。”

  “你凭什么说我们的方子不行?”
  一群老中医像是看仇人一样的看着林煜,几乎恨不得把林煜给生吞活剥了。
  “我没有说她的方子不行,我只是说她的方子见效慢罢了。”看这么多人来势汹汹,林煜反而沉静了下来,他淡淡的说:“刚才那位老先生,医无止境,谁也不敢说自己不会犯一点错。”
  “你们对自己的医术有信心,这无可厚非,但是人都会犯错的,哪怕是华佗在世,也不敢保证自己写过的方子,就是绝对正确的。”
  “这小子哪里来的?他是来逗逼的吧。”
  “就是,他有什么资格指责华佗?他有什么资格质疑小于开的方子?”
  “他不是懂中医嘛,让他说说,如果是他,他能开出什么方子来,我就不相信了。”
  一时间,周围的人几乎像是炸开了锅一般,他们把林煜给围在正中间,一幅同仇敌忾的模样。
  “我真的没别的意思,我只是说说自己的见解罢了。”林煜双手一摊道:“各位也不要激动,就当我不存在好了,我现在就走,OK?”

  “你的话已经说出来了,是收不回去的了。”于晓寒盯着林煜淡淡的说:“既然你说我的方子有问题,效果慢,那你说说你能用什么方法治好病人的病?”
  “那……我们切磋切磋?”林煜问。
  “当然。”于晓寒一点头,她指着病人道:“这位先生的病情,是属于风火热毒症,病因是风火热毒侵袭,我用牛蒡子、黄芩、黄连、甘草、桔梗、板蓝根、马勃、连翘、玄参、升麻、柴胡、陈皮、僵蚕、薄荷等几味药疏风散邪,泻火解毒。”
  “小于说的不错,单从病人的表像上就能看出来了,他的病情确实是这样,如果是我,我也会用这些药的。”一位老中医道。
  “不错,这药已经是很精减了,每一味都合理,我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这也是最好的治疗方法。”另外一人点头道。
  众人的目光不自由主的看向林煜,今天林煜要是说不出来一个所以然来,他们是绝对不会让这家伙好过的,呵呵,他们中医诊堂的场子,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被人砸的。

  “小子,你倒是说话啊,不说别的,你说说这种病的病机是什么?”有人挑衅的看着林煜道。
  “由于风热邪毒的侵袭,入于经脉,搏于气血,外发肌表,故见皮肤红肿热痛。邪正交争,故发热恶寒。热盛化火,扰乱心神,故烦躁多啼。邪毒入于经脉,随气血流行,故游走全身,发无定处。舌红苔白,脉滑数,为风热邪毒内蕴之象。”
  林煜顿了顿道:“这就是风火热毒症的病机,我想在座的各位都清楚吧。”
  一群中医面面相觑,林煜刚才说的头头是道的,他们竟然不知道如何去反驳,因为林煜说的病机一点也不错。
  “而人体的病情,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你刚才只凭自己的印像便给病人断病,这未免有些武断了,你也清楚,这种病情,是分好几种情况的。”林煜道。
  “我可以望诊,所以我不觉得我开的药有什么不妥当的。”于晓寒冷笑一声,她高高的昂起头道:“望诊,你听说过没有?”
  “当然听说过。”林煜淡淡的一笑道:“古代大凡有名的医者,皆通望诊,单从一个人身上的气息,就能达到看透一个人身体病症的效果。”
  “但望气需要很多的经验,而唯一的一个条件就是能达到气走丹田的修为,你达到了吗?你所谓的望诊,无非就是凭着你的经验强行辨出的,病人身体的机能以及体内五行的变数,你懂吗?”
  “你……”于晓寒愣了,她没有想到林煜竟然能一针见血的指出她望诊中的不足,但她还是不服气的说:“不管达不达得到,我看出来病人的情况了,就说明我成功了。”
  “我说过,人体的机能不是一成不变的,中医,须灵活运用,你刚才开的方子,是针对风火热毒症,赤游彤的状况而写的吧。”
  “所谓赤游丹,就是病人身体的皮肤局部红肿疼痛,形如云片,游走不定,发热恶寒,烦躁多啼,舌质红,苔白或黄。如果切脉的话,你会发觉,病人的脉细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