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901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少阳笑笑,慕清雨说的这个,他倒是相信,不过从原理方面来说,用貔貅石碑镇压洪水,没有那么简单。
  当初那个巫师,一定还有别的行为,用的大概是堪虞禳补术中的知识,改变山体风水易数。
  除了做菜,她母亲还会刺绣,还会弹古筝……据说当年曾是名校大学生。
  叶少阳心中纳闷,这么一个漂亮又多才多艺的美女,为什么会嫁到湘西来,嫁给一个苗人?

  他没有贬低苗人的意思,但毕竟是不同民族,风俗习惯也不同,一个汉人女子,在苗寨里生活,不用想也知道不会舒服到哪去。
  但是事关人家父母,慕清雨没说,他也就没问。
  “对了,你哥哥是上山采药了是吧?”叶少阳突然想起这个问题,“这下雨天上山采药,合适吗?”
  “下雨天不能采药,山路没法走,还容易遇到山洪。”
  叶少阳没想到她的回答是这样,一时间呆住。

  慕清雨表情凝重起来,道:“我也不瞒你了,其实我哥哥不是去采药,而是……上山寻找下雨的原因去了。”
  找下雨的原因?这句话听上去很怪。
  “我路上不是说过吗,接连下暴雨,很可能是跟镇海石碑被挖有关,这件事牵涉到灵异,所以我哥哥去了挖出石碑的地方,看看有没有办法处理,他是大祭司,这是他的责任。”
  叶少阳恍然,皱眉问道:“这么说,他这一时半会回不来了吧?”
  如果是采药,不可能耽误太久,但是处理灵异事件,这就没谱了。
  “他去了五天了,我也不知道。”慕清雨如实回答。
  “不然我去找他?”叶少阳道,“我那朋友一直昏迷,我有点担心。”
  慕清雨犹豫了一下,说道:“我知道那个地方,但山路不好走,而且随着不断下雨,山上洪水爆发,现在过去的话,太危险,不然你等几天,如果他还没回来,我们一起去找他。太长时间的话,我也有点不放心他。”
  叶少阳答应下来。
  慕清雨虽然留他住下,但自己一个未婚少女确实不方便跟他同住,于是自己搬到了镇上的店里。
  这种待客之道,把自己家留给陌生人的信任,让叶少阳很是感动。
  躺在陌生的床上,叶少阳半夜还没睡着,正好这时候雨停了,憋了一天的叶少阳走到外面去透气。

  在小巷里站了一会,到处都是泥泞。
  叶少阳打算进屋,转身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后背发冷,像是有人在后面望着自己。
  猛然回头,借着月色,看到一个人影站在巷子尽头:
  身穿一身黑裙,长发披肩,容貌有点模糊,看不清楚,但是叶少阳一眼看到,她的两只眼睛是全白的,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
  鬼!
  要是一般人看见这一幕,估计能吓个半死,叶少阳自然不怕,一个转身,飞奔过去。
  那鬼影直直转身,朝远处飘去,等叶少阳追过去,已经完全不见踪影。
  回去的一路上,叶少阳眉头紧锁,总觉得那女人的脸在哪里看过,但总是想不起来……

  进入堂屋,叶少阳一抬头,看到摆在柜子上的一副遗像,猛然一惊,没错,是她!
  慕清雨的母亲,自己刚才看到的女鬼,就是她!
  随之感到一阵战栗:一个死了几年的人,怎么会突然出现,是从阴间来的,还是一直待在人间,没有下去?
  叶少阳在遗像前站了好一会,才进入卧室。瓜瓜出去玩没回来,叶少阳在床上静静的躺着,想着刚才发生的事,一头雾水。
  借用李元芳一句话:此事必有蹊跷!
  但是眼下没有一点线索,叶少阳想了半天没有头绪,也只好睡觉。
  他做了一个梦。
  梦见自己走在小镇的街道上,深夜无人,街道清冷。
  那一抹黑色的人影,从对面飘了过来。

  梦中,叶少阳有点迷糊,神志不清,看到她,并没有想到太多。
  这黑衣女子美得不可方物,只是眼中没有瞳孔,只有两个白眼球,上面布满了血丝。为她绝美的容颜,增添了一抹诡异恐怖的色彩。
  “你……要救救我女儿……”
  声音从她口中吐出,仿佛又来自很远的地方。
  叶少阳猛然回过神来,记忆瞬间填充,看看周围的环境,意识到自己在做梦,惊道:“你在给我托梦?”
  自己床上有惊魂铃,能给自己托梦,而不惊动惊魂铃,说明她有一定的修为,而且不低。

  但是对方似乎没有恶意,叶少阳也没有动手。
  “救救我女儿,但她离开湘西,带她走……”
  “你女儿……清雨不是好好的吗?”
  黑衣女鬼摇摇头,刚要说什么,突然一个管状物,像鞭子一样卷了过来,瞬间捆住女鬼的脖子,越收越紧,像远处脱去。

  叶少阳一怔之下,才看清那东西好像一只触手,没有皮,上面沾着一层血,长满了肉瘤一般的疙瘩,看上去说不出的恶心。
  触手从很遥远的黑暗中伸来,捆住黑衣女鬼后,立刻向后收缩。
  女鬼也不反抗,双手对着叶少阳不断挥动。
  “走啊,带着我女儿,走啊,走!”言语凄切,似乎带着无尽哀伤。
  她很快被触手拖走,消失在黑暗中。
  在梦中,自己是没法作法的。叶少阳当机立断,咬破舌尖,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眼睛一睁开,立刻看到一只触手凌空朝自己打过来,上面黑气萦绕,是为煞气。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叶少阳捏了个法诀,一掌拍了过去。
  由于自己是躺在床上,借不住力,与那触手一碰之下,感受到强大的煞气反噬,被震飞出去,撞在墙上,也没啥大事。
  那触须更是不好受,剧烈抖动起来。
  在房门外面,传来了一声愤怒的吼叫,然后触须迅速从门后抽了出去,顺便把房门关上。
  等叶少阳冲下床,打开门出去,到底慢了一步:院子里空空荡荡,什么都没了。
  叶少阳没有追出去,而是回房间找到阴阳盘,拨动了几下,循着指针,在一个花架下面的墙上,发现了一些粘液。
  有一些粘液滴到花盆里,一盆兰花,已经枯萎发黑,被腐蚀而死。
  “这么强的煞气……”叶少阳回忆了一番,实在想不出那是什么东西,于是用灵符抹了一些粘液,小心收好,打算明天拿给慕清雨看看。
  使一定范围内的风水变泽为旱,也是有可能。
  这在风水术中的学名,叫“移山填海”,需要在风水方面有极强的造诣,在古代几乎就是国师级别的水平。

  叶少阳相信,以自己半吊子的风水造诣肯定不行,老郭也不行。
  那么问题来了,据自己的了解,苗疆巫师并不怎么懂风水术,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强的风水大师存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