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05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燕哀候带着小任叁走了过来。听说了刚才的事情之后,燕哀候突然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看着归不归说道:“小家伙你算的不错。不过你怎么就敢肯定刚刚那个囚榕一定就是火山的徒弟,广仁的徒孙?就凭他亲口告诉你的那几句话?”

  这话说的归不归就是一愣,他眨巴眨巴眼睛,缓了口气之后看着这位首任大方师说道:“听您老人家话里的这意思,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比方说您用术法看到了山下的什么事情?”
  “也不算什么大事”燕哀候直接了当的认了归不归的话,他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就是山下死了俩人,其中一个自称也是叫做囚榕的,另外一个是他的同伴。对了,动手杀人的你们也认得,就是前些日子跟着广仁他们一起进来那个叫做徳源的,他好像是广孝的弟子吧?然后跟着徳源来的一个人就拿着这书简上山了,就是刚刚这个‘囚榕’…….”
  没等燕哀候说完,归不归突然重重的一拍大腿“啪!”的一声响之后,一脸懊恼的对着燕哀候说道:“广孝手里也有几件好东西的,早知道是他的话,我就把囚龙锁和天钉写竹简上面了。我就不信广孝会心疼这两件法宝…….”
  “囚龙锁和天钉?”听到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候,吴勉已经微微皱起了眉头。翻眼皮看了看还在白活的归不归,抢先说道:“我怎么记得你刚才已经说过了?就在龙骨的后面,还有冲天尺,那个是不是火山手上用的?之前我见过广悌的发针,应该也就是你说的发尾针吧……”
  虽然归不归一个劲的向着吴勉使眼色,不过这个白头发的年轻人就好像没有看到一样。也是他的记性好,一直将归不归说的那十几样法宝都重复了一遍之后,才闭上了嘴巴。

  “现在我有点可惜徐福没有把大方师的位子给你了”吴勉说完之后,燕哀候的目光停留在归不归脸上良久,最后才说道:“我是看到的,你是算到的。只不过不敢肯定这个‘囚榕’到底是谁的人,才把广仁他们几个人的法宝都说出来。也许谁头脑一热,真的就拿着自己的法宝来换那柄断政了。好心思,说说吧。你是怎么看出来破绽的……”
  被吴勉说破之后,归不归脸上的表情多少有些尴尬。冲着燕哀候干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我也是瞎猜的,书简是广仁亲自写的没错。不过囚榕那小子嘴里只有大方师,除了自我介绍之外,自己的师父火山从头到尾一个字都没有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广仁的亲传弟子,就算是给大方师传话的,怎么也要客气几句提两句自己的师父吧?这小子不尽不实的,我怎么也要试试吧?”
  燕哀候听了之后没有任何的表示,沉默了片刻之后,看了一眼身边的小任叁,说道:“当初徐福办错了,你这样的人怎么能囚起来呢?就算囚了百年又能怎么样…….”
  听到首任大方师夸他,归不归呲牙一笑,正要说几句客气客气的时候。突然听到燕哀候那里话锋一变,继续说道:“这种人就应该直接送他下去轮回的,就算没有了术法。凭着这幅心智,也够广仁喝一壶的。小家伙,你是遇到好时候了。如果赶上我是大方师那会。现在你都不知道轮回多少次了。”

  “那你就提徐福抹了这个手尾吧”小任叁看了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的归不归一眼,随后继续奶声奶气的说道:“反正我看着他也不怎么顺眼,你直接让这个老不死的一老白了吧。省的你们方士一门最后在他手上倒个大霉……”
  “你们二位说错对象了吧?”归不归有些紧张的咽了口唾液之后,慢慢的向着吴勉身边靠拢,嘴里继续说道:“现在要造反的是广孝,您不去收拾他,反过来算计着要弄死我。这笔账怎么也不应该这么算吧?怎么说我也做了几百年的方士,总不可能眼看着大方师被一个外人算计了吧?”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继续向着吴勉使着眼色。好在这次吴勉给出了回应。趁着归不归说话的间歇,他对着燕哀候的位置开口说道:“不过就算广孝现在知道了断政剑在我们的手上,他还能做什么?如果他还是方士的身份。说不定还可以用断政剑来威胁一下广仁大方师的地位。现在他也不是方士了,还能怎么办?不要脸去拜广义、广悌或者辈分更低的方士为师,恢复了方士的身份之后。再有断政剑去夺大方师的位置?”

  吴勉的话总算将燕哀候拉回到了正题,他沉默了一会之后,将目光转移到了归不归的脸上。随后说道:“小家伙,你说说看,如果你是广孝的话。你会怎么做?不会真的要拜个小方士为师那么下作吧?”
  听到燕哀候的语气有些缓和之后,归不归咽了口唾液,这才陪着笑脸说道:“也不用那么麻烦,再说就算搬到了广仁,大方师的位置也不一定是谁的。弄不好还给广义、广悌做了嫁衣,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把断政剑直接送给广义、广悌的其中一人。埋下了种子之后。等着它生根发芽就行。徐福早就算过广孝早晚是要改投他教的人,广孝想的不是大方师的位置,他只要能捞到好处就成。当然了,这个好处自然是越打越好。”

  “我就说这个老不死的不简单吧”没等燕哀候说话,小任叁已经抢先说道:“你刚才问他:你是广孝的话会怎么做?这个老不死的现在可也不是方士,他自己怎么做也没有问题!”
  归不归想不到这个小娃娃会这么记仇。咂巴咂巴嘴之后,老家伙心里突然明白问题是出在哪了。当下转回头来,对着自己那俩徒弟喊道:“归莱归区!这几天山上的藏酒都喝完了是吧?喝完就不知道下山去买吗?买不着就抢啊。你们是土匪!这个是你们的本分!还有多少藏酒都从地里挖出来,喝下去的才是酒,埋在地里的是马尿!”
  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小任叁脸上才算是露出点笑模样。擦了擦流下来的口水,对着跑出去的归家哥俩喊道:“记得杀只鸡,我们人参不吃素……”
  安顿好了小任叁之后,归不归才算是松了口气。本来依着吴勉的意思,要马上下山拦截那个假囚榕。不过临走的时候却被燕哀候拦住:“算了,由他去吧……徐福既然把断政剑留在这里,就应该已经替广仁算好了结果。如果没了断政剑就丢了大方师位子的话,那广仁做不做这个大方师也没有什么意思了……”
  “这不是广仁的事”吴勉慢悠悠的摇了摇头,眯缝眼睛盯着燕哀候,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把我当成猴子耍,耍完了就走。天底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
  说话的时候,吴勉也不理会他这位老师兄。身子一晃已经消失在了燕哀候、归不归众人的眼前。看着吴勉消失的位置,老家伙归不归叹了口气,回头冲着燕哀候苦笑了一声。随后说道:“您真的不拦一下吗?这次你这位老师弟弄不好要吃个亏……”
  日期:2016-04-20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