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340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沉默中,陈韬的声音响起来,沉沉的,“想知道为什么吗?”
  李牧沉思着,说道,“和当年的轮战有关,对吗,完毕。”
  “没错。”
  随着陈韬的肯定,大家忽然感觉到,一个更加完整的猎头即将呈现在大家面前。相处了几个月,除了知道猎头是总部机关的人,在军区挂职,然后下到集团军挂职,是非常厉害的有战争经验的参谋军官,侦察兵出身,其余情况,一无所知。
  “猎头,我们对那段历史很感兴趣,可以讲讲吗,完毕。”李牧沉声问道。
  杜晓帆接着说,“那场战争是距离我们最近的一场战争,很多高级将领都是从那场战争中走出来的。完毕。”
  石磊说,“猎头,我们主要对你的经历有兴趣。完毕。”

  回忆着,陈韬又是无声的笑了笑,笑容很淡,其实用不着回忆,尽管过去了那么多年,那些记忆都非常的清楚,信手拈来,压根没办法深埋和淡化。
  “当年虚报了年龄入伍,十五周岁。还是个半大的孩子。服役的第三年开始,就到了老山战场。”
  陈韬沉声缓缓说起来,“第一次上战场,拔除敌人的一个火力点,那个火力点一直在朝咱们的阵地开火,隔着山谷,是一挺重机枪。我们上去一个班,我在其中。战斗很顺利,趁黑摸上去,手榴弹一通打,基本上就解决了问题。”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
  李牧判断,问题也许出在撤退的路上。
  果然,陈韬继续说道,“撤回的路上,一进入山谷,敌人的炮火就到了。当时我就懵了,山摇地动,仿佛天都要塌下来一样。130毫米的苏联重炮啊,那一颗炮弹一个成年人抱起来都费劲。落地爆炸就像是地震一样,那声音跟火车从耳边高速驶过一样,没一阵子就失去听力了。”
  “后来才知道,敌人早就标注好了落点,就是要打咱们的突击队。第一轮炮击之后,我们班就只剩下了一半人,我命大,毫发未伤。咱们的炮兵反击之后,敌人哑火了一阵子。趁着这个机会,班长带着我们赶紧的撤退。谁知道,敌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到了我们撤退的路线上,一个猛打,切断了撤退路线。当时就牺牲了两人,包括班长。”
  兵们屏住呼吸,仿佛自己就置身在那个炮火连天的战场。
  “只剩下我和副班长。”陈韬缓缓地说,声线没有什么变化,依然淡淡的稳稳的,“不得已,我们选择了另外一条路。穿过雷区下山。”
  他又停顿了一下,李牧知道,能够在陈韬心里留下那样一个阴影的原因,马上就要揭晓了。
  “我的副班长是山西人,二十岁,说起来,他看起来比我还要像孩子。但他已经是入伍四年的老兵了。那个时代,十四五岁的半大孩子参军,一抓一大把。可不像现在,大学毕业了二十二三岁的新兵比比皆是。”

  陈韬的语气轻松了起来。
  “猎头,你别吊我们胃口,快说后来怎么样了,你们是怎么逃出包围圈的?”石磊急不可耐地问道。
  李牧想出言制止石磊,但是嘴巴张了张还是没说出话来。他猜到了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也许猎头说出来,会更好。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块软到不堪一击的地方,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块不愿回忆的记忆,但不管是什么,都是人生的一部分,逃也逃不掉。
  陈韬微微笑了笑,随即沉默,良久,他才沉声说,“他滚雷了,从山上往下滚,滚出了一条通道。我就趴在山头那里看着,不断被引爆的地雷震得我胸口发疼喘不过气来,到了爆炸结束,副班长不见了。我沿着他滚出的通道下山,脑子里翻来覆去的只有他说的最后一句话,韬,我知道你小子瞒报了年龄,老子也是,不过老子是老兵,我先上,你要是能活着回去,替我尽尽孝,走了。”
  鼻子猛然一酸,两行热泪滚落,李牧咬着牙齿哭了。陈韬越轻描淡写的讲述,越发的震撼兵们的心。
  良久的沉默,雨夜之中,兵们摸着眼睛,不知道那是雨水还是泪水。
  “到最后也没能把他的遗体拼凑完整,足足十八颗地雷。”
  这是陈韬结束讲述的最后一句话。
  没几分钟,他又变回了那个铁血无情的猎头,沉着声音提醒:“提高警惕,不排除目标提前行动的可能,完毕!”
  “牧羊人明白!”

  “一枪明白!”
  “勇士明白!”
  “大郎明白!”
  “风度明白!”
  “白狼明白!”
  每一个人都用果断决然的声音回答,同样的军装,差不多的年纪,更好的条件,没有理由自己会做得比前辈差。那名用自己的身体开辟出通道的副班长说的最后那句话,深深地震撼了兵们的心灵。
  真真切切的有这样的人。
  面对死亡不害怕很容易,但是面对生存还是死亡这样的选择题,却极少人能够做到那么的果断遽尔,那样的洒脱。
  李牧的感受更深几分,他是猎人突击队中除了陈韬之外,唯一一个多次触碰死神的人,为自己为战友。

  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看自己做过的事情,感受不深,但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别人做的同样的事情,那种感受像水遇到了棉花一样,深深的就融了进去。
  再一次进入了静默,没人再说话,连石磊也安静了,大家注意力悉数放在了各自警戒的范围之内,只待目标出现。
  微微打了一个冷颤,李牧挡着手腕上的劣质电子表,摁下屏幕灯看了一眼,凌晨四点三十五分,这块二十多块钱从地摊上买回来的电子表,居然历经了雨水的冲刷而没有失灵。
  线报里的时间是六点左右,目标会在六点左右出现,时间没有办法精确,因为就连目标也不可能完全精确的按照时间越境。这里面存在着太多的不确定性。
  “检查武器。”陈韬低声吐出几个字。
  这是准备战斗的节奏了,兵们轻手轻脚地检查了一遍武器,随即陆续报告。
  对于猎人突击队的兵们来说,最不济的耿帅也是追捕过逃犯的人,而且还有近身搏斗的经历,对于这样的伏击战,心里的紧张是不多的。或者这才是把他调入猎人突击队的主要原因。
  让没有实战经验的兵来执行这样的任务,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后方指挥部的苏处长如果能够想到这一点,那么就不会过于担心。显而易见,上面不会让毫无经验的人来执行这项任务,那还不如不协助了呢。武警特警一大把可以干这活儿的。
  李牧调整了一下夜视瞄准镜,慢慢的从界碑的位置向越境点移动,很安静,虽然淅沥沥的雨水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能见度,但依然可以观察到目标位置。

  夜视瞄准镜是警方提供的,他们使用的也是95式自动步枪,因此是可以通用的。石磊已经不止一次叹气说,现在丨警丨察叔叔的装备不知道比部队的先进多少倍,尤其是轻武器。
  要知道,兵们的老部队第9旅,一个连队也就那么几具微光瞄准仪,能加挂在95式自动步枪上的,除了不具备夜视能力的四倍白光瞄准镜之外,再无其他。甚至,四倍白光瞄准镜都做不到人手一具。
  日期:2016-05-29 07:1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