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605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广豫元来跟梁健汇报情况的时候,开心得嘴都快咧到耳朵根了。
  梁健听着也很高兴,一百多辆车,就算它平均每辆五万元,也是五百万了。而且,平均的价格肯定不止这个数字。
  对于太和市这个就快饿死的城市,五百万,那都是一笔巨款了。
  如果拍卖会一直都能这么顺利进行,梁健或许睡着都能笑了。只可惜,往往事情太顺利的时候,总会出点问题。
  第二场拍卖会临近结束的时候,沈连清来告诉梁健,有企业将车子拍了回去后,直接就开到了某些单位里去停着了。
  梁健听到后,没说什么,只让沈连清留意,看看到底有多少辆车是这样的,把相关的企业和单位都记下来。
  拍卖会依旧照常举行,依旧热闹。到第三场,拍卖的都是一些中档车,价格偏高,大部分普通民众都不考虑,相对来说,会场就冷清了不少。第三场结束,流拍的车比较多。车子退回统一停放后,就开始有人奔着这些车来了。隔三差五地就有人来说,车子不够用,想借用一下。看管这些车辆的人,不过是个最底层的保安,听那些人将什么部长局长搬出来,心里虽然知道不合规矩,却也不敢得罪。这车子一旦借出去,就没见还回来过。所以,才一个月,这里的车子就少了一半。

  这些事情,梁健和娄江源都看在眼里。梁健按兵不动,娄江源有些沉不住气了,在一天下班后,也不知是凑巧还是有意地,两人在楼下碰上了。
  娄江源看了一眼梁健的车,问:“搭个车?”
  梁健点头。
  两人坐进车后,梁健问:“想说什么?”
  娄江源笑了笑,道:“还能是什么,自然是说说这个车的问题了。你不会就打算这么算了?”
  梁健道:“当然不会。”

  “那……”娄江源看了看他,沉吟了一下,问:“是不是该有所动作了?”
  梁健沉吟了一下,点头:“那就动一动吧。”说完,他喊前面的沈连清,问:“上次让你查的那些企业给单位送车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
  沈连清转过头来回答:“资料都已经整理好了。另外,除了这旧车拍回去的,还有送新车的。不过,这个查起来比较费力。”
  梁健道:“这个先不管。先把这次公务用车拍卖的事情处理好。资料现在在手上吗?”
  沈连清摇头:“纸质版的在办公室,不过我手机上有电子版的。”
  梁健听了,就道:“那你发给禾书记,让他今天晚上就行动。”
  沈连清听后立即就去联系纪委书记禾常青了。旁边,娄江源惊讶地看着梁健,他没想到,梁健看似好像对这个事不闻不问,实际上,早就已经做好准备,就等时机了。
  娄江源暗自佩服了一声后,又问梁健:“那停车场停着的那些车怎么办?我今天让秘书去看过,听说已经少了一半了。”

  梁健道:“没事,明天他们就都送回来了。”
  娄江源诧异地看了一眼梁健,问:“那要是不送回来呢?”
  梁健笑了笑,道:“那让他送钱来,原价的三倍。下班前我已经让小沈通知下去了。如果他们一定要给我送钱,我也是不介意的。”
  娄江源怔了好一会儿,佩服地朝梁健竖起了大拇指:“你厉害!”
  梁健笑了笑,道:“这些人就是以前懒散惯了,多让吃几次亏,就长记性了。”
  “那另外那些人,你打算怎么处理?”娄江源问。
  梁健想了下,道:“车子退回来,企业多少钱拍的还回去,另外,该处分的处分,该罚款的罚款!”
  娄江源看着梁健,笑了起来:“我发现,你不去干经济亏了,这小算盘打的,厉害!”
  梁健朝他苦笑了一下,道:“这不也是没办法嘛!小算盘不打,这钱从哪里来?我们接下去的工作怎么做?”
  娄江源哈哈笑了两声,然后抬手拍了拍梁健的肩膀,笑道:“这要是放在古代,你这就是典型的会精打细算过日子的小媳妇,保证受人欢迎!”
  前头的沈连清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梁健瞪了一眼娄江源,道:“我要是小媳妇,你娶我?”

  娄江源一怔。
  看他愕然的表情,梁健笑了起来。
  晚上,大约九点四十分的样子,梁健正靠在沙发里看书。忽然电话响起,梁健一看,是禾常青的电话,忙接了起来。
  “梁书记,除了煤工局的吴万博同志没找到之外,人都已经齐了,你要过来吗?”
  梁健听完,回答:“我不过来了。你也回去休息吧。他们这些人就让他们在那里好好的反省一下。”

  禾常青听完沉默了一下后,回答:“好的。”
  梁健又嘱咐了一句:“记得手机等通讯工具都没收了,门锁了,门口留两个人,有什么情况,及时汇报。”
  禾常青一一应下。
  挂断电话后,梁健就放下书,开始洗漱。
  洗澡出来,那些换下来的衣服,都已经被收走,看来是小青来过了。
  梁健给项瑾打了个电话后,就关灯休息了。到了凌晨的时候,梁健的手机忽然响了,梁健迷迷糊糊中拿过手机一看,是禾常青的电话,人立即清醒了一些。坐起身来,半个身子靠着,醒了会儿,接起电话:“怎么了?”
  电话那头,禾常青声音有些沉:“找到吴万博了。”
  梁健顺口就问:“他在哪里?”
  禾常青忽然沉默了下来。梁健皱了皱眉,觉出些不对,问:“出什么事了?”
  “我的人在他家后面的河里找到了他。”禾常青声音沉重。梁健一下怔住了,几秒钟后缓过神,沉声问:“怎么回事?”
  一边说着,他一边从床上下来,走向窗边。

  禾常青回答:“目前还不清楚,我的人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僵硬了。估计已经死了好一会了。”
  梁健沉默了一会,问:“通知明德了吗?”
  “还没有。吴万博的死,我觉得有些蹊跷。而且,我的人之所以会找到那里,也是接了一个陌生电话,才去的。我担心,是有人想嫁祸给我们。”禾常青说道。梁健心里跳了跳,问:“你说,是有人给你们打了电话,你们才找到那里,发现吴万博的尸体的?”
  “是的。”禾常青应道。
  一种不好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梁健想了一下,道:“不管怎样,你先通知明德。另外,他家里人那边,先不要通知。我们局里见。”
  “好的。”禾常青说完,两人就挂了电话。梁健一边叫醒了小五和沈连清,一边穿衣洗漱。十分钟后,三人从太和宾馆匆匆出发,赶向公丨安丨局。

  梁健到的时候,明德和禾常青已经到了。吴万博的尸体还在路上。
  三人关进明德的办公室,神色各自凝重。梁健看着禾常青,他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捏着鼻梁,满脸疲惫。梁健问:“你一晚没睡?”
  禾常青摇摇头:“睡了一会,后来下面的人接到电话,说有人提供了吴万博的地址。”
  “今天的行动,除了我的人和你的人之外,只有娄市长一个人知道,这个提供吴万博地址的人,他怎么知道我们在找吴万博?”
  日期:2016-05-29 07:1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