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03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话说了一半的时候,归不归已经看到了吴勉手中的铜剑。他揉了欧眼睛,确定了自己没有看错之后,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老东西也真是把你豁出去了,这下子就算你是广仁他们的老祖,这个梁子也算是结下了……”
  归不归说话添油加醋已经成了习惯,不过他识得这柄铜剑的出处,对吴勉来说就足够了。

  当下吴勉将铜剑反手递给了归不归,老家伙犹豫了一下,长出了口气之后,才从吴勉的手中接过了这柄铜剑。他摸了摸剑身上面的符文,嘴里对着吴勉继续说道:“方士一门当中,徐福那个老东西什么都可以给你,唯独就是这柄铜剑说什么都要留给广仁的。这次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将铜剑递还给了吴勉。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知道大方师传承的圣物吗?有了这柄铜剑,广仁才算是大方师。现在这柄铜剑在你手上。广仁知道这柄铜剑在你手上的话,只有两个办法解决。一是回来弄死你,带铜剑回去做他名正言顺的大方师。二是碍着我的老人家和燕哀候的势力。他忍了这口气,只要镇的住外面那些人,他还是大方师。现在知道这是什么了吧?”

  “你说这柄剑就是断政。不过你们家大方师把这柄剑留给我,算是什么意思……”虽然归不归始终都没有提到剑名,不过吴勉还是忍不住替他说了出来。象征着大方师身份的断政剑,吴勉从小就听过的,只不过没有任何图文资料介绍过这柄剑的形状。吴勉做梦都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这柄传说中的圣物会出现在自己的手上。只是想不通,徐福把这柄剑留给自己是想干什么。
  吴勉再次仔细的看了看手上的铜剑,还是有些不相信手中这柄破破烂烂的铜剑回事创说中的断政。当下吴勉将目光转移到了归不归的身上,顿了一下之后,说道:“你不会老眼昏花的看错了吧?这柄破铜剑会是断政?”
  “看没看错马上就能知道”归不归的眼球在眼眶里面转了几圈之后,继续说道:“给这柄铜剑取名字叫断政的人就在这里,你不相信我,不过连首任大方师--你那位老师兄都信不过吧?”
  如果这柄断政是真的,那么今天这事就非同小可了。归不归说完直接从吴勉的手中抢过了那柄铜剑,随后顺着那条缝隙又从这里走了出来。向着燕哀候和小任叁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看着老家伙远去的背影,迟疑了一下之后,也跟着从内室里面走了出来
  好在这爷俩并没有使用术法离开的打算。这一老一少慢悠悠得向上走着,没有多久便被两个人追上。看了一眼归不归手中得铜剑之后,燕哀候点了点头。说道:“没错,就是它了。当初这还是周天子送我的,那时候我只有十二岁。太大的铜剑拿不起来,才给我特制了这柄铜剑。直到后来我做了大方师之后,有弟子要我准备一件大方师得信物,我就把这断政当作了信物了。看见剑刃上面得缺口了吗?这还是我称为大方师之前,和赵国国战的时候,砍翻了几个赵兵留下来的……”

  听了燕哀候的话之后,归不归顿时瞪大了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看着这位首任大方师“你知道徐福把断政带来了?那刚才怎么不早说?”
  “一柄破烂不堪的铜剑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燕哀候哼了一声之后,看着归不归和吴勉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想的是什么,有断政在是大方师。没有了断政,广仁那个小娃娃就不是大方师了吗?徐福这次也算是煞费苦心了,将断政留在这里不是为了你们。广仁的实力在历代大方师里面不算是最弱的也差不多了。靠一柄断政又能支撑多久?也该给他点压力了……”
  “我说广仁怎么一个劲的提什么遗落在外的至宝了”这时候。吴勉也走了过来,看了一眼还在归不归手中的铜剑之后,继续说道:“原来他也算定了这柄铜剑就在我的身上,这就算是徐福给我种子的利息吗?”
  “不用想那么多了,下次见到广仁之后直接把这柄断政给他。”归不归看着吴勉手中的铜剑,顿了一下之后,接着说道:“管他谁做大方师的,打成一锅粥才好……要不这样好不好,把这柄断政送给广义。我们在后面再添上一把火……”
  “我现在知道当初徐福为什么不把大方师的位置给你了”燕哀候看了有些自鸣得意的归不归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之后,最后说道:“你的人性太差……“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燕哀候的脸上露出来一丝不经意察觉的微笑。他抬起手好像弹了弹自己身上的尘土。就在这个时候,归不归手中的铜剑突然“嘎巴”一下断成了两截。看见断政碎成两截之后,归不归的脸色瞬间就变得没有了血色。愣愣的看了燕哀候一眼,嗓子眼里面发出来几个音节,却串联不出来一个整字。
  这时候,一边看眼的小任叁已经拍起来了巴掌:“老不死的。你猜猜广仁要是知道了这阁什么断政是在你手里断成两截的,他会怎么谢谢你?有好戏看喽!下雨了,打雷了。大方师要杀人了……”
  这个时候归不归已经顾不上和这个小家伙矫情了,他擦了擦脸上留下来的冷汗。缓了一会之后,终于能对着这位首任大方师说到:“您老人家不用玩的这么大吧?”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燕哀候做了一个鬼脸之后,对着过不归继续说道:“你还是考虑一下怎么和天下的方士解释吧。毕竟不是谁都像我这么想的开……”
  燕哀候的话还没有说完,一边的吴勉冲着有些失魂落魄的归不归耸了耸肩膀,随后对着首任大方师说道:“老师兄。你们也替我做个证,断政两截这事和我没有一点关系。”
  归不归手里拿着两截铜剑愣愣的站在原地,他的眼珠在眼眶里面转来转去。他本来就是人精一样的人物。片刻之后便想到了应急的对策。老家伙从地面上捡起来半截剑身,随后手里面拿着这一对铜剑,转身向着大殿的位置跑了下去:“归来归去!你们俩都给我出来。给你们俩一个差事,派人下山,照着这个再给我打造一柄铜剑……”
  从这天之后,归不归带着两徒弟和山上这些喽啰一起。融了几个山上的铜质兵器,忙着打造一柄一摸一样的断政。这个时候,吴勉把自己关在之前的暗室里面。开始熟读徐福留下来的竹简。吴勉本来就是学习方术的天才,就算竹简上面纪录的文字生涩难懂。他反复看上几遍之后,也能理会到里面的内容。
  不知不觉当中。吴勉和归不归已经在这里待了两个多月。这段时间当中,也不见再有广字辈的人回来寻仇。就在吴勉完全将竹简上面记载的术法融会贯通的时候,那柄假冒的断政剑也打造成功。和拼装好的断政真剑一摸一样,外人几乎不可能看出来两柄铜剑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日期:2016-04-20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