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6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次夜谈,楚天齐对仇志慷这个人多了一些了解,也更清楚了仇志慷的现状,就有了收服对方的想法,于是在交谈时给对方留下一些暗示。仇志慷自然明白局长的意思,也适时表示了归服的意思。虽然仇志慷当时的表态留有很多余地,但楚天齐并没有因此不高兴,反而很赏识对方的这种做法。他赏识仇志慷头脑冷静,赏识对方没有上来就抱粗腿,而是表示了互相了解的意思。

  从那次夜谈后,仇志慷经常会电话向楚天齐汇报。但他不是专说那种拍马屁、奉承的话,而更多是汇报自己的工作,既汇报所做的事情,也不刻意隐瞒其中的不足。对于仇志慷这种相对客观的态度,楚天齐从内心很是赞赏,也渐渐确定了收对方为己用的想法。
  这次全局系统大比武,仇志慷也是争气,拿了股级以上组第一名,而且是笔试、实操双第一。不但在各派出所所长中间拔了头筹,同时把柯晓明之类牛哄哄的人也比了下去。那次比武后,仇志慷拿着这另类的“投名状”表示完全归服楚天齐,楚天齐自是欣然接受。
  安排自己人办事,就是放心,所以楚天齐今天没有让曲刚安排人,而是直接找了仇志慷。要是曲刚安排的话,肯定还是找张天彪或直接安排柯晓明。他并不是因为不喜欢张天彪、柯晓明,实在是那二人办事靠不上,让楚天齐不放心,担心他们误事或是把事办砸。
  刚听完仇志慷汇报,大院门口就传来救护车急促的鸣笛声,一辆喷有急救标识的面包车驶了进来,紧接着曲刚的专车也驶进了院子。
  楚天齐赶忙奔向救护车,仇志慷也跟了他身后。
  救护车停下,早已等候在车外的两名医护人员打开了后车门,把一个专用担架抬了下来,放到带轮子的病床上。

  担架上躺着一个满脸血渍的人,尽管脸已经肿的不像样子,尽管头上缠着一些纱布。但楚天齐还是一眼看出,这个人就是秋胡镇靠山村村长何喜发。
  根本不给楚天齐细看的机会,又有两名医院人员从救护车下来,同先前两名医护人员一道,推着病床,快速奔向医院大楼。
  仇志慷向局长示意了一下,快步跟了过去。
  曲刚已经从汽车上下来,看了眼仇志慷的背影,对着楚天齐,叫了声“局长”。
  楚天齐用手一指:“到车上说。”
  “好。”曲刚答应一声,随楚天齐奔向局长专车,两人一同坐到汽车后排座椅上。
  看出领导要谈事情,厉剑从车上下来,关好车门,走到一旁,注视着周边的情况。
  楚天齐眉头微皱,沉声道:“什么情况?”
  虽然坐在密闭的汽车里,但曲刚还是适当压低了声音:“初步了解,是看守所工作失误,把别的嫌疑人关进了何喜发单间。等他们意识到,再打开屋门的时候,何喜发已经被打了,暂未发现行凶者带有凶器。目前何喜发昏迷不醒,医生说还要进一步检查,才能确定伤者伤势情况。”
  楚天齐接连*发问:“行凶者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打何喜发?行凶时间多长?何喜发*情况怎么样?”
  曲刚回答:“刑警队已经控制了行凶者,那个人浑身酒气,满嘴全是胡话,暂时什么也没问出来。他是今天凌晨六点多被关进了何喜发那个单间,八点多的时候被丨警丨察带出来,一共在里边两个小时,究竟行凶多长时间还不清楚。”

  “不是说房间里装有无死角监控吗?”楚天齐继续追问。
  “监控设施出状况了,没有事发时的录像。”说到这里,曲刚微微低下了头。
  “哦,出状况了?”楚天齐语气中满是疑惑。
  听完曲刚汇报后,楚天齐指示曲刚重点调查事情真*相,并控制看守所相关人员。然后他进到医院大楼,想要了解何喜发受伤情况,何喜发已经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隔着房门窗户上的玻璃,楚天齐也只能看到医务人员忙碌的身影,根本看不到何喜发,更不可能了解到情况。于是楚天齐到了院长办公室,在那里等着,等着抢救信息以及何喜发的情况。
  见到县里最年轻的副处领导,而且是连续破获两起命案、大名鼎鼎的公丨安丨局长到来,院长不敢怠慢。他特意叮嘱业务副院长亲自指挥对伤者抢救,并及时汇报伤者情况,他自己也多次去了解对伤者的救治。
  等了一上午,楚天齐得到的答案是:伤者目前昏迷不醒,多项指标极不正常,处在生命危险期,医院正在全力抢救。通过检查,伤者没有被凶器所致外伤,头部没有出*血情况,但内脏有出*血现象。伤者右侧第二、三根肋骨骨折,第四、五、六根肋骨骨裂,而且受伤肋骨外部表皮有三个圆形青紫色痕迹。
  院长表示,这只是初步检查结果,不排除随着进一步检查会有新情况出现。他还表示,医院一定全力以赴对伤者进行抢救,尽量让伤者早些脱离生命危险,他会第一时间向楚局长汇报伤者情况。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自己在这里也于事无补。于是楚天齐对院长表示了感谢,并对仇志慷进行叮嘱后,返回了局里。
  局长办公室。
  楚天齐脸色阴沉,坐在办公桌后,他对面椅子上坐着常务副局长曲刚。
  抽完最后两口,把烟蒂狠狠掐灭在烟灰缸里,楚天齐看向曲刚:“老曲,说说吧。”
  曲刚道:“好的。上午从医院出来后,我又到了看守所,进一步调查何喜发被打一事。由于没有事发房间的录相,我便让人检查看守所整个监控设施。检查的结果是有两个硬盘存储器出了问题,其中一个存储器的数据线连接处断开,这个硬盘存储着室内六个摄像头的资料,编码是“三号”。三号硬盘存储器,所涉及的摄像头分别是何喜发的房间两个、房间右侧过道两个、监控室两个。三号存储器上存储的影像,最晚的是今天凌晨三*点二十八分。

  另一个存储器硬盘丢了,只留下一个空壳子。丢的这个硬盘,存储着室外五个摄像头的资料,编码是“九号”。九号硬盘存储器涉及的五个监控头,分别是楼门口处一个,综合车库处一个,从楼房到综合车库路上一个,从车库到拘留所大门一个,还有一个就是看守所大门处的监控。正因为三号硬盘故障、九号硬盘丢失,致使在凌晨三*点二十八分之后,相关区域没有留下任何影像记录。”
  楚天齐插话:“我想,三号硬盘存储器对应监控室的那两个摄像头,肯定有一个正对着监控室里的机箱组,另一个很可能是对着进门处的,对不对?”
  曲刚点点头:“是,监控室两个摄像头中,有一个正对着一部分机箱位置,其中三号和九号硬盘就在这个位置。还有一个摄像头对着进门处和一部分操作台,以及从操作台到机箱组这段区间。因此,在那个时间点之后,有什么人进了监控室就看不到,是否在监控台操作了什么也看不到。”
  楚天齐问:“那么,监控室有什么异常情况?整个监控室一直都有人吧?几个人?都是谁?他们平时表现怎样?”
  日期:2017-04-25 07: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