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6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贬就会有褒。做为这次比武中脱颖而出的“黑马”,仇志慷和高峰就受到了点名表扬。在这次大比武中,仇志慷是股级以上组的第一名,不但笔试第一,而且实操也是第一,在对抗比赛中更是直接打败了自诩不凡的柯晓明。高峰是普通干警组的第一名,不但笔试和实操分别列为组别第一,而且对抗和射击两单项也分别是第一。
  在颁奖环节,大项前三名的集体和个人上台领奖,从领导手中接过了荣誉证书和奖金。当然,他们当中的好多人还会在年终考评中被直接多加五分。
  做为这次比武的“黑马”,高峰和仇志慷上台领奖最多,人们意识到这两人的春天就要来到了。同时人们还知道,“黑马”远不止这两人,恐怕最大的“黑马”就是局长了。
  时间过的真快,七月份就剩最后两天了。

  像往常一样,楚天齐吃完早饭,回到办公室,吸完饭后一支烟,就开始着手处理手头工作。在过去将近五个月时间里,楚天齐自认也做了一些事情,但细细一想,却又有好多棘手工作没有什么进展。
  把电脑上文件进行重新归档后,楚天齐身子向后一仰,靠在椅背上,思考着这些问题。思来想去,他就想到了协助村民上诉一事。
  据曲刚汇报,二十五号那天,县法院进行了第一次开庭。律师代表原告方出庭,同时出庭的还有村民杨二成,好多村民也都到了现场旁听席,被告方只有一名律师到场。经过出示证据、法庭辩论等阶段后,进入调解程序。当时被告方律师首先提出请求,请求进行庭外调解。原告觉得对方态度诚恳,也就同意了这一意向。
  也不知道现在调解的怎么样了?楚天齐拿起电话,就准备拨打曲刚手机。想想他又放下了,笑着摇摇头,调解哪能那么快呢?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老曲,什……”
  还没等楚天齐说完,手机里就传来曲刚急促的声音:“何喜发昏迷不醒了。”
  楚天齐急道:“怎么回事?”
  “我也是刚接到汇报,说是被其他嫌疑人打的,具体情况还不清楚,我正在赶往看守所的路上。”曲刚忙又补充,“我让他们拨打了急救电话,县医院救护车已经赶过去了。”

  “怎么搞的?什么时候的事?”楚天齐沉声道,“行了,你赶紧到看守所了解事情经过,掌握相关证据。你告诉看守所,救护车一到,马上让何喜发跟救护车到医院。另外,你要安排警力护送,我现在也赶到医院去。”
  “好,我已经做过要求,马上再和他们强调。”曲刚答应过后,换成了道歉的语气,“局长,这都是我考虑不周,才导致……”
  “现在不是说这话的时候,抢救伤者和查找事发原因才是当务之急。如果何喜发要是有个什么不测,咱们谁都脱不了干系。”楚天齐说到这里,挂断了电话。
  结束通话,楚天齐才想到了一件事情,想要马上回拨过去,但他准备按下的手指又停了下来。略一思考,而是拨打了另一个号码。
  很快,手机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局长,我是仇志慷,请指示。”
  楚天齐命令道:“仇所长,有嫌疑人在看守所被打伤,县医院救护车已经去接伤者,你马上安排警力到医院,要确保伤者不能受到二次伤害。”

  “是,我马上安排。”仇志慷回答的很干脆。
  结束和仇志慷通话,楚天齐靠在椅背上,思考着何喜发被打一事。
  何喜发是六月十八日那天被关到的看守所,这主要是为了何喜发人身安全,也是为了何喜发所掌握信息的安全,以便于何喜发能够在山林租赁纠纷一案中*出庭做证。
  当时曲刚向自己汇报,何喜发被关在看守所一个单独房间,里面设施都做过无伤害处理,监控没有死角。再加上整个看守所的全套监控设施,还有武警站岗值勤,自己和曲刚都认为,这应该是目前最理想的所在。
  在这之后,曲刚也几次汇报何喜发平安的消息,而且上星期四何喜发还出庭做了证,似乎这一切都表明何喜发很安全,自己也放松了对此事的关注。
  不曾想,现在何喜发却被打,被其他嫌疑人所打。那么究竟是在哪里被打?是他单间里,还是在其它房间,亦或是在其它区域?那么是看守所无心之过,还是这里面有什么说法呢?
  先不去想了。何喜发安全与否才是关键。想到这里,楚天齐向外走去,同时拨打了厉剑的手机。
  汽车刚进县医院,楚天齐就看到医院大楼台阶上站着一个人,正是身穿便衣的许源镇派出所所长仇志慷。
  仇志慷也看到了局长专车,快步走到汽车停放位置,拉开车门,喊了声“局长”。
  楚天齐从车上下来,问道:“怎么样?”
  “伤者还没到,我已经派了四名干警过来。”说着,仇志慷向身后一指,“有两人暂时在门口,另两人已经到了住院部。”

  楚天齐看到,台阶上正有两人望向这里,虽然那两人身穿便衣,但也觉得面熟,便冲他们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仇志慷:“不只要负责伤者安全,还要关注有无异常状况,及时进行汇报。”
  “是,我是这么安排的……”仇志慷讲述着医院现场人员配置、换班等情况,并重点说了对安全隐患的排查、特殊情形的处置与上报等。
  听着仇志慷的汇报,楚天齐很满意。他听的出,对方做出这些部署并不是临时应对之策,而是平时都有相应应急预案,所以才能有条不紊,考虑周全。当然,仇志慷在汇报时,也针对可能出现的不同情况,会在具体实施方案时略有微调。
  楚天齐和仇志慷的真正接触,是源于一次误会。
  那是四月下旬的时候,当时因为乔丰年被打一事,楚天齐半夜找仇志慷,把电话打到了仇志慷家里。仇志慷媳妇以为对方是丈夫的朋友,直接称楚天齐为“骗子”,还自称“老娘不上当”。被这个女人呛过后,楚天齐把电话打到许源镇派出所,结果仇志慷竟然也没听出自己声音,还差点骂出“王八蛋”三个字,气的楚天齐直接挂了电话。
  弄清是局长打电话,并且意识到自己和老婆闯了祸,仇志慷连夜赶往公丨安丨局,到局长门上“负荆请罪”。功夫不负有心人,局长开了门,仇志慷才有机会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趁机也倒了好多苦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