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900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少阳道:“那不是我养的小鬼,是我的鬼仆。”
  “鬼仆?那是什么?”慕清雨皱起眉头,她的这个反应,让叶少阳判断出,他对汉人的道法完全不懂。
  于是大致解释了一遍,拍了拍背包,“出来吧。”
  瓜瓜把脑袋从背包里探出来,冲慕清雨嘻嘻一笑,“姐姐好,姐姐真漂亮。”

  慕清雨霎时就被萌到了,微微一笑,“真会说话。”
  瓜瓜跳出背包,坐在叶少阳身上,回答了慕清雨一些提问,帮她彻底弄清到底是什么鬼仆。
  两人也愈发亲近起来,瓜瓜索性爬到她身上去,躺在她大腿上,冲叶少阳得意的直眨眼睛。
  慕清雨冲叶少阳笑笑,“叶天师,我之前那问题,是冒昧了,只是因为你治好了我姑妈的眼疾,我知道你一定不是坏人,所以没有试探,直接就问你了。”

  叶少阳恍然,问道:“你也是……法师吧?”
  慕清雨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没什么本事的,只是跟我哥哥后面学了一点。”
  叶少阳道:“恕我直言,那你姑妈的眼疾,你跟你哥哥,为什么不处理呢?”
  慕清雨道:“我能看出她是中邪,但她眼睛上的东西很古怪,我们苗疆从来没有见过,自然也不敢随便处理。
  “我哥哥本来打算回来之后想办法的,但他一直没回来,所以就拖着了,说起来,还真是多亏你了。”
  叶少阳恍然大悟,的确,那妇女是在成都中邪的,虽然邪祟不分地域,但是苗疆巫师一般比较封闭,处理的都是本地常见的一些东西,有些灵异现象没有见过,也是正常,倒也不能说人家水平就低。
  叶少阳想起什么,问道:“你姑妈是不是巫师?”
  见慕清雨摇头,追问道:“那家里为什么养黄大仙?”
  慕清雨解释道:“那不是养的,在我们这,有一种落地仙的说法,大意就是家里不管来什么动物,都不能驱赶,如果它自己不走,那就随它自己住下,不用供奉,也不用管它的任何。
  如果来的是四大家仙中的一种,这是一种福气,它不能保佑家主在外面怎么样,但是可以避免任何邪物进入家中。那只黄大仙在我姑姑家住了十多年,早就成家仙了,所以见到瓜瓜才会主动攻击。”

  慕清雨说着,一只手从方向盘上拿下来,摸了摸瓜瓜的脑袋。
  瓜瓜躺在她两条腿中间,脑袋枕在她小腹上,很是惬意。
  慕清雨被它这么可爱的样子逗笑了。
  “你比那些黑巫师养的小鬼可爱多了,也友善的多,那种小鬼就像恶犬,旁人是摸不得的。”
  瓜瓜有点不满意的哼了一声,抱怨道:“姐姐,不要拿我跟那种低级邪灵比嘛。”
  慕清雨又摸了摸他的脑袋,“是啊。你最厉害了,我听阿黄说了,你很轻松就把他擒住了。”
  瓜瓜得意一笑。
  慕清雨放慢车速,上下打量了叶少阳一眼,感慨道:

  “你有这么厉害的鬼仆,你本身实力一定也还可以了,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在我心中,道士都是很帅的,至少应该英气威武一点,不会太猥琐……”
  突然回过神来,冲叶少阳歉意笑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夸你……嗯,真人不露相。”
  “噗!”瓜瓜忍不住大笑起来。
  “多谢。”叶少阳把脑袋偏到一边,一头黑线,自尊心受到了一千点伤害。
  两人在行车中交谈起来,叶少阳告诉慕清雨,一个朋友中了蛊中蛊,没有办法,才来找她哥哥帮忙。

  之前在跟芮冷玉通电话时,慕清雨简单知道了事情大概,却不知道事情有这么严重。
  “蛊中蛊!”慕清雨眼睛瞪的老大,失声说道,“天呐,现在居然还有人会下蛊中蛊!”
  “很不寻常吗?”
  “很不寻常!”慕清雨告诉他,进入现代社会的几十年,发展太快,以前住在山里的很多苗人都进了城,过去的那些老传统也丢了大半,包括巫术。
  现在白巫师和黑巫师的数量都很少了,很多技艺失传,现在还会下蛊的,都是老一辈的巫师,年轻人几乎没有。
  “至于蛊中蛊这种特殊蛊术,恐怕只有山区里的一些年老巫师才会。”慕清雨下了结论。
  “血巫师呢?”叶少阳随口一问。
  慕清雨浑身一震,踩了一脚刹车,把车停在路边,望着他吃惊的说道:“你知道血巫师?”
  “曾经打过交道,斗过法。”
  “是在什么地方?”
  “十万大山……一个叫死人谷的地方,具体我也不清楚是哪。”

  慕清雨喘了口气,浑身放松下来,说道:“那就好,千万别出现在我们湘西,这帮人……都是变态,而且实力极强。”
  “实力……很强吗?”叶少阳皱起眉头,回想上次跟血巫师斗法,自己一个人打了一群,也没觉得特别厉害。
  “当然很厉害,你跟血巫师斗法,能活下来,真的很不容易,是不是有高人救你?”
  叶少阳耸耸肩,干脆承认,免得她追问,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前因后果。
  “你哥能解开蛊中蛊吗?”叶少阳紧张的问道。
  “或许可以,他很厉害的。”
  听见她这么说,叶少阳就放心了,仔细一想,自己这问题也是多余,假如慕清风没有过人之处,芮冷玉又何必让自己来这一趟。
  不知不觉间,汽车挡风玻璃上落下雨点,越来越密集。
  之前还出着太阳的天空,突然阴云密布,雨声哗哗。
  叶少阳猛然想起昨晚慕清雨姑姑跟自己说的事,忍不住提起。
  慕清雨叹口气,一边开车,一边讲道:“你也是法师,我也不瞒你,换成一边外地人,说了都不会信的。
  我们这里是山区,雨水确实很多,但当地人早就习惯了,知道怎么防御山洪。但是今年的雨水特别的多,已经几乎下了半个月没有停了,而且只有这方圆几十里山区下雨,别的地方都没事。”
  叶少阳听她口气,知道此事必有蹊跷,没有做声,听她继续往下说。

  “这次暴雨,其实跟亵渎山神有关。我们这里最近在修一座高速公路,就在大概一个月之前,工程队在开山的时候,挖出来一块石碑,上端是一个貔貅的形状,随后被文物部门收走了。
  当地有一些年老的巫师都说,那是一块定山碑,是镇压一方水土的,千万不能取走,不然会发生自然灾害。
  果不其然,这件事过去没有半个月,山里就下起了暴雨,山洪暴发,好几个沿山而建的村子被淹没,死了很多人。
  雨却一直都没有停。后来有几个老巫师连同一些乡民,去政府请愿,要求归还石碑,政府当然不肯,说他们宣传迷信,差一点治罪,所以……事情现在就是这个样子。”
  叶少阳听完,心中吃惊不已,喃喃道:“貔貅镇山河,确实有这个说法,但这只是风水学上的象征意义,哪里有真的貔貅能管到降雨。”
  慕清雨道:“这只是你们汉人的说法,在我们这里,风雨干旱,都是一方山神管的,据说这貔貅以前是山神庙里供奉的,后来因为洪水,被一个巫师请去镇压,埋在地下,洪水果然停了,这你怎么解释?”
  日期:2016-06-27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