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1561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明海坐在叶平宇的旁边,心里头也不是滋味,叶平宇如此批评段加化,显然是没有把在座的其他常委放在眼里,也就是说叶平宇没有给他们面子,虽然批评的不是他,但是实际上,他会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都是纪委副书记嘛,叶平宇敢批评段加化,也就敢批评他。
  此时的马明海心里头是感觉很不好的,因为自打叶平宇来到以后,他就感到叶平宇的不同凡响之处,包玉平在的时候,是没有这样的作风和性格的,因此一些事情,只要他坚持,包玉平一般会让步,而现在看来,叶平宇这个新上任的省纪委书记,在一些问题上是绝对不会让步的,而如果叶平宇不让步,迟早有一天他会和叶平宇发生冲突。
  而如果一旦发生什么冲突,形势肯定会对他不利,他有着实力不错,但是这个实力并非是牢不可破,因为他不是省纪委的一把手,除非他有着左右叶平宇的能力,如果他没有,他这个所谓的实力迟早有一天会消失掉,因此,他必须想着下一步如何来应对这个事情,是离开还是继续留下这里,都将是他的选项,而最后的胜利者会是谁,现在不得而知。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考验
  叶平宇当众将段加化给批了一顿,同时也震慑了其他的常委人员,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叶平宇发脾气,俗话说不会发脾气的领导绝对不是一个好领导,因为没有脾气的领导差不多会是一个老好人,而叶平宇适时发了这么一个脾气,而且针对的对象是级别不低的纪委副书记,由此而带来的冲击力便可想而知了。
  马坤此时端坐在那里,却也是感受到了叶平宇的那种雷霆之怒,他刚才接叶平宇的话,无非是想迎合一下叶平宇,不过同时他对段加化也没有什么好感,因为段加化在他看来也是和马明海一伙的,没少针对他使过绊子。

  会议一散,叶平宇却把段加化给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刚才他当众批评了段加化,那是故意给其他人压力,而现在他要让段加化再给拉拢过来,不让他对自己产生什么怨恨。
  段加化知道叶平宇找他,本来他心里很生气的,感觉受了委屈,自己不过是迟到了几分钟而已,有必要这样对自己吗?
  来到叶平宇的办公室,叶平宇一见到他,便是恢复了笑容道:“加化书记,来来来,刚才批评了你,你也不要在意啊!”
  段加化心中一凛,没想到叶平宇会这么快地对他说这话,他只好说道:“叶书记,你批评的对,是我没有按时到会,我向你检讨。”
  看了他一眼,叶平宇道:“我批评你,不是想批评你个人,而是批评当前我们单位里这种工作散漫的现象,你可能是因为其他事而没能准时到会,但是其他一些工作人员,在工作纪律上就是不那么认真,我考虑一下,想让你专门监督一下这个事情,就是狠狠地管一下大家上班不准时,工作不严肃的情况,因为我们是纪检机关,必须要严格执行纪律,绝不能和其他单位是同一个要求标准,明白吗?”

  段加化一听有些糊涂了,叶平宇刚刚批评了他,居然让他来监督大家的工作纪律,这有些让他感到糊涂啊。
  不过他在省纪委里面也算是没有力量的人,平时主要是跟在马明海的后面,只是跟得不紧罢了,而且他也觉得现在的省纪委没有做出什么成绩,在外人面前没有什么威力,如果叶平宇来了之后能树立起省纪委的权威倒也是好的。
  因此他想着如果叶平宇能重用他,让他凸显出来,对他来说倒是一件好事,现在就看到他怎么做了。
  段加化心中想了一想,道:“叶书记,刚刚让你批评了,再来做这样的事合适吗?”
  叶平宇道:“怎么不合适,只要你愿意做一定能做好。”
  段加化看到叶平宇非常坚决,想了一想,便是答应了下来。段加化接下来这个任务之后,便是和赵德成一起来制定相关的纪律规定,而这一块的工作实际上马明海分管的,但是此时他被绕开了,这种感觉是不好受的。
  省纪委里面的职工看到段加化当众让叶平宇批评,顿时感到来自叶平宇的那种至高无上的权力,段加化作为纪委副书记都受到批评了,他们更不用提了,如果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肯定受到的批评会比段加化厉害。
  但接着段加化又来专门抓好执行纪律这一块的工作,又是让他们感到摸不着头脑,但是他们看到段加化在执行这一块时非常严格,倒是比其他人更适合做这项工作。
  梁学军带人去了江夏市,对于叶平宇批评段加化的事,他没有放在心上,在他看来,这是叶平宇的一个招数,一个吓唬人的招数,叶平宇想杀鸡骇猴,一个表演剧而已。
  不过叶平宇随后让段加化来抓好单位的工作纪律这事让他觉得很有意思,感觉这是叶平宇的一个权术,段加化居然会答应叶平宇的要求,由此看得出,段加化不是那么有自己底线的人,在叶平宇面前任意受到揉捏了。
  柿子捡软捏,叶平宇看来也很聪明啊,如果他当众批评张立平的话,估计张立平会蹦起来,因为两人的性格不大一样,而马坤那个马屁虫,叶平宇肯定不能批评他,不然就没有人跟在他的后面了,所以只能拿段加化下手。

  梁学军这样一想,感觉叶平宇开始想着办法整肃内部了,他现在会不会是叶平宇整肃的对象?叶平宇将调查江门县的任务交到了他的手上,有没有考验他的意思?
  梁学军这样一想,感到考验肯定是有的,但是如何考验却是不一定,他是与马明海关系最亲密的人,要想着维护他们原来的地位,还是要和江夏系的干部站在一起,马明海也算是江夏系的人啊。
  马明海的老家是江夏的,因此马明海当然算是江夏系的人,而他之前与江夏没有丝毫的关系,不过是因为分管着江夏的纪检监察工作,而与江夏系发生了联系,马明海当然也会重视他,因为他有着查处江夏干部的职权。
  一到江夏市,卢树才和姚业大等人就亲自到路口去迎接他,到了晚上,杨国昌和季远大两位主官亲自宴请他吃饭,对他的到来表现出非常热情的样子。每一次来江夏,他都会受到这种待遇,而实际上他不应当享受到这么高的礼遇。
  他不过是刚刚提了正厅级的级别,作为一名纪委常委,在全省来说,他的职级是不显的,但是职权却是很重,而且他与江夏联系密切,杨国昌和季远大自然是对他礼遇有加。
  在吃饭的当口,梁学军把此次江夏之行的意思讲了一下,他是奉着叶平宇的指令来到江夏,主要是调查曹明霞殴打小孩子的事情,希望江夏方面能做好配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