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21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龙王说道:“那你说怎么好。”
  我说道:“我也不知道,所以我和你说着呢。有两个选择,第一,不靠她,不出这个钱,但她肯定不会帮的。第二,靠她,凑够钱给她,可是,即使给了她钱,她也未必真的帮,而且还不知道她到底怎么帮呢。”
  龙王说道:“的确啊,那该怎么好。”
  我说道:“龙王哥,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好,你觉得该怎么好啊,还是好好考虑再说吧。”
  龙王说道:“唉,也没办法啊,你看已经无路可退了。”
  我说道:“你再看看吧,考虑清楚。”
  龙王说道:“好。”
  挂了电话,我给彩姐打了电话,联系上了彩姐,我约她一起喝咖啡,彩姐却直接说去那家清吧,喝酒。
  那家清吧,我和她以前经常去的那家。

  进去后,落座,还是以前的位置。
  她两个保镖,还是一个隐藏着,一个坐在那个角落,像以前一样。
  她已经在等我了。
  酒也给我倒好了。
  我拿了酒杯,和她碰杯。
  彩姐喝了酒,说:“好久没来这里了。”
  我说道:“对啊。”
  彩姐说道:“找我什么事。”
  我说道:“先喝酒,一会儿再说吧。”
  彩姐说道:“我加入四联帮的事吧。”

  看来她知道。
  我说道:“为什么。”
  彩姐说道:“你说为什么。”
  我看着酒杯。
  彩姐说道:“为什么?难道你不知道我为什么吗。”

  我说道:“我知道为什么,可是你这么选择是错的。”
  彩姐说道:“哪里错的。”
  我说道:“你不知道林斌是什么人吗?霸王龙是什么人吗。”
  彩姐说道:“然后呢。”

  我说道:“然后,和她们合作,好吗?真的好吗?”
  彩姐说道:“黑明珠就是好的吗?商场就是战场,没有什么道德,只有你死我活。”
  我说道:“总之,你为了复仇,和林斌合作,我接受不了。”
  彩姐说道:“接受不接受是你自己的事。”
  我说道:“彩姐,我怕你自己会害了你自己!”
  彩姐说道:“会吗?我现在已经够惨了,还能怎么害呢。”
  看来,我是说服不了她了。
  我问道:“你在那边负责什么,负责拆迁吗。”
  彩姐说道:“进驻西城。”

  我问:“带着人进驻西城,林斌让你去开拓一片新区域,是吧,是这样的吧。”
  彩姐说道:“对。就是这样的意思。”
  我说道:“你这不是开拓新区域,你是在占领龙王的西城帮!你在侵略。”
  彩姐说道:“弱肉强食,强者为王,他有本事可以把我们赶走。”
  我说道:“你这样做道德吗!”
  彩姐说道:“道德不道德,又有什么好说的,我不去做,也有人去做。”
  我说道:“那龙王当时还帮过你呢,你忍心吗。”
  彩姐说道:“我需要合作的时候,他们愿意吗。我怎么不忍心,这世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我说道:“对对对,你说的都很有道理!太她妈有道理。”
  彩姐说道:“我和龙娃,算什么关系?朋友?不是吧。我们有过什么同生共死,有过什么大交情吗,我为什么不能对他们地盘下手。”

  我说道:“好吧,既然你这么做,我也只能是,看着你去做了。我可以问,你们是怎么打算侵略西城的呢。”
  彩姐说道:“侵略?这是什么词?”
  我说道:“好,不是侵略,你们想怎么拓展西城业务。”
  彩姐说道:“做房地产,做起来,发展周边的饭店等等。”
  我说道:“就知道是这样。然后会和龙王起冲突。然后不可避免开打。”

  彩姐说道:“龙王没有跟你说,他们西城帮很多人要过来投靠我们吗。”
  我说道:“你们做的宣传,是吧。”
  彩姐说道:“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比如你现在在一家公司上班,一个月三千块,而另外一家公司新成立,工资翻一倍,六千块,你跳不跳?”
  我说道:“会。”
  彩姐说道:“什么忠诚,没用,利益,人都是为了利益而活。特别是那些出来混的,他们都是为了钱,又真的能有多少人,忠诚,讲义气的?”
  的确不会。
  彩姐说道:“龙王能挽留他们吗?除非,龙王也能给他们那么优厚的条件。”
  我说道:“龙王不做黄赌毒,和你们不同。你们伤天害理,违法犯法,专门搞这些害人的事。”
  彩姐说道:“太可笑了,出来混黑社会的,不都为了钱,什么黄赌毒,没有需要就不会有这生意,有人需要,就会有这个生意。你不明白吗。”

  我说道:“行吧,你说的都对。那我问你,你们是想把龙王手下人发展过去成你们的人了,是吧。”
  彩姐说道:“我们过去他们地盘,是需要人的,刚好,我们提供给他们新岗位,高工资,他们填补我们的人才需求,互利。”
  我说道:“那如果有一天,和龙王不可避免开打了呢。”
  彩姐说道:“我重点要和你说这个,你去和龙王说,让他走吧,他不会是对手。他不是林斌的对手。”
  我说道:“好吧,谢谢你的坦白。”
  彩姐说道:“林斌有深厚的后台关系,龙王比不过,就这点,龙王是不可能玩的过林斌的。”
  我对彩姐说道:“好吧,我会和他说的,我也祝你好运。”
  彩姐说道:“才喝了两杯就走?”
  我说道:“我约了我女朋友,没空。”

  彩姐说道:“是不想和我喝酒吧。”
  我说道:“不是。”
  彩姐说道:“别想骗我了,我能看出来。反感我了。”
  我说道:“你这么做,这样的选择,的确让我挺反感的,算了,人各有志。再见。”

  彩姐没说话了,盯着我离开。
  唉,没想到啊,彩姐竟然走了这条路,可悲。
  离开了清吧后,我给格子打电话,继续约格子。
  格子却说她今晚她在医院,没空陪我了。
  我急忙问怎么了。
  格子说一个福利院的姐妹生病了,肚子痛,怀疑是阑尾炎什么的,正在医院检查。

  我问要不要我过去。
  格子说道:“又不是我病了,你过来干嘛呀。”
  我说道:“去陪你呗。”
  格子说道:“平时不见你这么说。”
  我说道:“现在陪也一样嘛。”

  格子说道:“当然不一样,你来医院陪我能做什么呢。”
  我说道:“只要你想,什么都能做啊。”
  格子说道:“坏。不和你说了,医生检查报告出来了。”
  挂了电话后,我看看手机,好吧,既然没空陪我,回去睡觉吧。
  打了车回到了明珠酒店,下车的时候,一辆车子徐徐开到了我的身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