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554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随云,你错了,我收你当义子,就真的把你当成了自己的儿子,包括对夸父和牧野,也是一样,我对你们,没有任何亏欠。”
  “可是,义父,你刚才分明说我是长青弟弟的磨刀石。”原随云大叫道。
  “磨刀石,是相互的。”声音变得有些冷冽,“随云,到现在你还不明白么?长青赢了你,你就是他的磨刀石,长青若是死在你手里,那他就是的磨刀石。知道苗疆的养蛊吧。”
  原随云点点头。
  “我把你们三个,跟我的亲儿子放在一个蛊缸里面,绝对公平的环境,谁咬死了其他三个,谁就是最后的胜利者,就是蛊王。到时候,我就把陆族家主的位置传给他。我没有给长青任何优待,相反,给了你们三个最强大的资源。随云你败在长青手里,那只能说明你不是一个合格的蛊虫。”
  声音变得愈发飘渺和幽冷。
  “义父,养蛊——长青是你的亲儿子,而我们都是您的义子啊。您心里就没有丝毫恻隐之心么?”原随云哀声道,声音里有最深沉的绝望。
  “随云,圣人之道,只有规矩,没有情-欲。我只负责立下规矩,忘了告诉你,当年我能成为陆族的家主,也是亲手斩杀了我的三个义兄。”
  原随云听完,惨笑起来。
  他笑了三声,然后脖子一歪,就此气绝。
  而声音的主人,其实就在原随云尸体前三米。
  他看着自己义子的尸体,静默了大概五秒钟,转身就走。
  月光愈发清淡,倾洒在他的背上,让他看起来介乎于真实与虚幻之间。
  “圣人之下皆蝼蚁。”
  他吐出七个字,渐渐消失于黑暗之中。
  就好像他从未出现过。
  什么叫圣人?
  大圣至诚,金刚不坏。
  是有限世界的无限存在。
  关于这个问题,陆羽曾经请教过陈道藏,啥玩意儿叫有限世界的无限存在。
  陈道藏对于这个问题,难得没有打机锋,而是给陆羽做了一个无比形象的比喻。
  对于圣人来说,圣人境界之下,就是个屁。
  唯一不同就是屁的难闻程度,和大小的问题。到头来屁终究会散的,因为屁,终究只是个屁!

  也就是说,在圣人眼中,哪有什么后天先天亚圣,暗劲化劲丹劲,只有小屁中屁大屁——圣人之下皆蝼蚁,圣人之下都是屁。
  因为圣人,合的是天道。
  天道不灭,圣人不死。
  这就是圣人和凡人的差距。
  别墅。

  王玄策看着躺在床上,头发灰白的陆羽,眉头皱成了川字。
  陆羽闭着眼睛,已经沉沉睡去,事实上刚坐上南宫怜星的跑车,在报出一个坐标后,他就直接晕死了过去。
  好在南宫怜星不是什么倒卖人口的人贩子,也还算有良心,将他送到了别墅里面。
  王玄策、纳兰元述和郭破虏这段时间都住在这里,可以保证他绝对的安全。
  “南宫怜星,这他娘到底怎么回事儿,阿瞒不是去跟你那死鬼男人上坟去了么,好好的上坟,怎么搞得这么凄惨?”
  王玄策问南宫怜星,“还有,你怎么会跟阿瞒在一起的?难道是你把他打伤的?”
  王玄策认识李凤年,当年两人关系匪浅,就算没到他跟陆羽这一步,也差不了多远,所以王玄策认识李凤年的红颜知己南宫怜星,并不奇怪。

  再说了,作为下九流的状元郎,王玄策不是江湖百科全书也差不多,认识南宫怜星这样隐世武学世家的大小姐,也不算特别奇怪。
  这个江湖,本来就是说大很大,说小也很小的。
  “王玄策,这小家伙好歹是凤年的小师弟,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我无缘无故怎么会打伤他。要不是我把陆羽送回来,你就等着给他收尸吧,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南宫怜星冷声道。
  “对不起,南宫小姐,关己则乱,关己则乱。我的意思是说,阿瞒现在可是实打实的先天高手,就是碰到亚圣级别的强者,只要他想逃,对方也不一定留得住他,怎么会变得这么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王玄策叹声道。

  “事情是这样的——”
  南宫怜星也是叹了口气,将事情原委跟王玄策讲了。
  王玄策听完,长吁短叹不止,呜呼奈何良久。
  “状元爷,也就是说,陆哥是折损了生命元气,且现在生命元气都还是不断流失,如果不治疗的话,最多还有三个月可以活?”
  边上郭破虏沉声问道。
  他性格木讷呆板,石头一样的人,基本上不会跟任何人表露出什么情感,此刻王玄策却是能从郭破虏眉宇间看到一抹担心,虽说不是特别明显,但也极为难得了。
  “是的。”王玄策又是叹了口气,“阿瞒太冲动了,妈拉个巴子,老子不是早告诉过他,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么。不过我可以理解,这次面对的是陆蝉儿,当年差点害死他的人,他如何能够不愤怒,如何能够保持绝对的冷静?只是现在就难办了——”
  “状元爷,陆哥这病,很难治?”郭破虏问。
  王玄策摇摇头。
  “那就好。”郭破虏明显舒了口气。

  “好个屁。这病不是难治,是没法治。”王玄策一阵牙咬切齿。
  “没法治?”郭破虏吃惊道。
  “你听过说人老了还能返老还童么?”王玄策问郭破虏。
  郭破虏摇摇头,说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身体的衰老,是天地自然的伟力,是最基本的天道规则。便是武圣级别的强者,也只能尽量延缓衰老速度罢了,不可能做到返老还童,那样的话,就突破天道了。”
  “阿瞒那三刀,夺了天地之造化,却也损了自己的寿元,身体衰老就是衰老了,是细胞层面甚至是基因层面的衰老,怎么能够逆转这个过程呢。要真能做到的话——就跟你说的一样,那就是突破天道了。”
  王玄策又是哀叹一声,“世人常说,人定胜天,然而人力有时而穷,天地伟力、自然业力,却是无穷无尽,我们汲取的每一份力量,都是来自于我们生活的天地世界,我们自己本身,也是天地世界的一部分,也就是说,人道再厉害,也从属于天道,又怎么可能胜得过天道?”
  “这——”郭破虏捏紧了拳头。
  “小郭,等阿瞒醒了,别跟他说他这毛病治不好了,我怕他承受不住打击。”王玄策叹声道。
  “嗯。”郭破虏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正在此时,却听一个略微沙哑的声音说道:“师兄,讲道理嘛,我才是当世无双的医者。你都看得出来这毛病治不好,我会看不出来?”
  王玄策张大嘴巴,表情愕然。
  日期:2016-10-06 06: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