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553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孟姨,这是在亮底牌了么?果然好大。吓死我了。”陆羽平静道。
  “可孟姨我可丝毫没看出来你在害怕。”孟冰云冷冷一笑。“长青,我就纳闷了,到底是谁给你的勇气和底气?”
  “没有谁。”
  陆羽摇了摇头,“勇气跟底气这玩意儿,自己有,那就有。自己没,别人给你再多,那也不是你的。孟姨,我唯一的底牌,就是我知道自己是谁,自己在做什么,自己可以承受怎样的代价。所以我心如磐石、无所畏惧。”

  “孩子,我很欣赏你的自信。”孟冰云笑得愈发冷冽,“那就等着吧,孟姨就好好跟你玩玩,看看你这孩子翅膀现在到底硬到了什么程度。”
  即便隔着电话,陆羽似乎都能从孟冰云的话语里面,感受到一股子冰寒冷冽的况味。
  “我只能说——尽量不让孟姨您失望。”陆羽眯着眼睛,“那孟姨,蝉儿妹妹我要怎么交给你呢?”
  “不用你这当哥哥的费心,在你跟我通话的同时,我的人已经在往你那里赶了。倒是你,最好跑快一些,要不一不留神被孟姨我的人抓到,当心我打你的板子。”孟冰云冷声道。
  “那不会,游戏才刚开始嘛,不会这么快结束。”
  陆羽说着,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将手机扔在了地上,军靴踩在上面,噗的一声,直接踩的粉碎。
  从孟冰云的话里面就可以推断,陆蝉儿的手机,绝对加了追踪器。
  踩碎电话后,陆羽再也不看陆蝉儿一眼,看着躺在地上,还在念叨“我怎么会败、我居然会败”的原随云,他蹲下身,捡起来原随云那一把魔刀——小楼一夜听春雨。
  握在手中,抚摸着刀柄上的纹路,黝黑的刀柄,不是浓墨一般的黑,反而像是最凝聚的红,红得发紫,紫到发黑的那种黑。
  刀身是青色的,青如远山,青如眉黛,纹路间,隐约能看到暗红纹路,好似人体的血脉,陆羽眯着眼睛,感受了一会儿,明显感觉到一股子沸腾的暴虐之气。
  他心中顿时有种冲动,迫不及待的想融进去,因为他能感觉到,这把刀里面,藏着一种十分强大的力量。
  但他很快就按捺住了这种冲动。
  力量再强大,也是这把刀原主人的。
  不能驾驭的力量,不会让他变得更强,而只会毁灭他。
  原随云盯着陆羽,结巴道:“我……我的刀。”
  “现在是我的了。”陆羽说。
  原随云目光变得十分呆傻。
  “最后,纠正你一个错误。”陆羽唇角微翘,“这把刀,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属于过你。你配不上他。”
  原随云吐血。
  直接晕死。
  陆羽上了南宫怜星的车,两人继续往山下走。
  大概十五分钟,一辆直升飞机飞到了盘山公路处,在距离大概五米的高度悬停着,从上面下来几个人,抬着担架,小心翼翼将陆蝉儿抬了上去,送到了直升飞机上。
  原随云悠悠转醒,露出哀求之色,“救救我。”他说,“我……我不想死。”
  “原公子,主母只吩咐我们把小姐带回去,可没有加上你。”
  一个络腮胡子冷声道。
  “我的手臂还在流血,你们不救我,我会死在这里。”原随云说。
  “原公子,人都会死的,天下人都可以死,你为什么不可以死呢?”

  络腮胡子冷冽一笑,吐出两个让原随云彻底绝望的字,“再见。”
  直升飞机带着陆蝉儿走了。
  盘山公路又很快恢复了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夕阳已经完全沉了下去。
  东方天际,升起来一轮圆月。
  今天是月圆之夜。
  原随云感受着山间冷冽的风,突然觉得好冷。
  他是个瞎子,他看不见。
  他知道今晚会有月亮,但他想象不出月亮是什么样子,月光又是怎样的色彩。
  他突然就哭了出来。
  好像看看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啊。
  他这样想着,觉得生机正在渐渐离他远去。

  他想自己真的快要死了。
  也不知道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会不会出现一点能让他看到的光彩呢?
  他突然好恨。
  恨苍天不公。
  他原随云做错了什么?

  他只是不想让父亲失望,不想让天下人嘲笑他是个瞎子啊。
  所以他接受了孟冰云的蛊惑,成为了魔门圣刀“小楼一夜听春雨”的“执刀者”,以魔门速成之法,成为了武道亚圣。
  那时候,他真的很开心。
  他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强者,再没有人敢嘲笑他,父亲也会为他感到骄傲——

  直到刚才。
  他终于见识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力量。
  原来不是你的,终究不是你的。
  外表的强大,又怎么能填满内心的虚无呢?

  若可以再选一次的话,他一定不会被孟冰云蛊惑的。
  可惜这个世界,哪有什么后悔药卖呢?
  咚咚咚——
  正在此时,原随云感受到了,一种极有节奏的律动。
  应和着山风,辉映着冷月,无比的和谐。
  这是脚步声。
  因为眼睛不能看见,所以他的听觉,极为敏锐。
  便是轻微的脚步声,都能在他脑海中,无限放大。
  他极为熟悉这种脚步声。

  “义父,是你么?”他喃声道。
  “随云,现在你知错了么?”
  脚步声的主人淡声问道。
  声音清冷,如雪夜里面渐次绽放的白梅花。
  一朵两朵,每一个字,都是一朵花。
  “义父,孩儿——孩儿知错了。我不该背叛您,不该听孟冰云那个女人的蛊惑。”原随云说,他直接就哭了出来,无比的凄楚。
  “其实冰云跟你讲了什么,我根本就不在乎。我对你的失望,来自于你对自己的不自信。”

  声音的主人先是保持着沉默,没有说话。
  原随云还以为他已经不见了,甚至以为刚才只是自己临死前错觉的时候,声音终于再次传来了。
  似从云端而下,又似从深谷而上,即便原随云听力胜过常人十倍,也根本没有判断声音的主人到底在哪里。
  “那义父,孩儿应该怎么办呢?”原随云说道。
  “随云,作为一个磨刀石,你的使命已经完成了,我来,是送你最后一程。”
  声音的主人说道。
  “磨刀石——”

  原随云默念着这三个字,突然就惨笑了起来。
  “义父,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哈哈,你骗的我们好惨,原来我们三个,都是长青弟弟的磨刀石?义父,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啊,你应该知道的,我们三个,可都是当您是亲生父亲啊。”原随云用最后的声音咆哮道。
  那是整个世界观完全崩塌腐朽过后,最无助、最深沉的绝望。
  歇斯底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