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99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就知道这个小王八蛋不按常理出牌!归不归心里气得万马翻腾。没等吴勉说完,已经抢先打断了他的话:“哈哈哈哈,都跟你说了,有眼疾的那位是第三任大方师鲁国少卿百溪。年纪轻轻的记性还不好,一共才几位大方师?这你还能弄混……”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一边擦着冷汗,一边向着吴勉暗使眼色,心里祷告这个姓吴的小祖宗千万别再惹什么事了……

  好在吴勉看懂了归不归的心思,他无所谓的撇了撇嘴之后,不再言语。燕哀候化身邱彪也和这个白头发的男人接触了多日,多少也了解一点这个人的秉性。首任大方师怪异的笑了一声之后,对着手里牵着的小娃娃任叁说道:“好像我的热脸贴到冷屁股上了,这年头收个徒弟都不容易。你说说,我应该怎么办?”
  “和你说了多少次了?你们人的事别问人参!”小任叁皱着眉头看了燕哀候一眼,不过这些人里面他也就看着吴勉顺眼。当初被归不归他们抓到之后,还是得了吴勉的暗示之后才逃脱的。这个人参的精灵眨巴眨巴眼睛,顿了一下之后,眼睛看着吴勉,嘴里对着燕哀候继续说道:“我也纳闷了,你们人这点事儿都想不明白?现在是你求着人家给你做徒弟。他不干的话你就继续求嘛,一次不行求两次,站着不行就跪着求。我就不信你这么不要脸的求。他就不烦?打又打不过你,没准被求的烦了,脑袋一热就答应给你当徒弟了。别拿你那个什么大方师的架子。都过期好久了,不值钱……”

  “你这么替他说话,要不是你们俩不同种,我还以为你是他的儿子。”燕哀候实在听不了小任叁后面的话,当下打断了他的话之后,有些苦笑的看了吴勉一眼,随后说道:“好吧,既然你把我认成了那个瞎眼的百溪,那我们俩也就没有师徒的缘分了。既然师徒做不成了。那我们就做是师兄弟吧……”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燕哀候向着吴勉所在的位置虚点了一下。随后一阵强大的力量袭来,将吴勉生生的定在了原地。现在他就好像被几十道绳索绑住一样,身体丝毫动弹不得。就连开口说话都无法办到。
  定住了吴勉之后,燕哀候转身对着广仁众人说道:“方士门下弟子听着,今天姬哀代亡师收徒。将吴勉收入方士门墙。从今日起,吴勉便是亡师尧臣座下最后一个弟子。”
  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之下,燕哀候将目光对准了广仁。微微一笑之后,对着他继续说道:“后辈弟子广仁,我虽然只是一介魂魄,不在大方师之位,不过还有代先师收徒的权利吧?”
  广仁沉默了半晌之后,重重的叹了口气,这才带着门下弟子对着燕哀候的位置行了大礼。说道:“后辈弟子广仁恭喜尧臣先祖收徒,弟子末居大方师之位,方士门中还有杂事要等着后辈弟子处理。请恕弟子无法观礼之罪……”
  说完之后。广仁不再理会这里的众人,头也不回的转身带着门下弟子从这里走了出去。

  广孝三人暗通了一下眼神,广义用传音之法对着广孝和广悌说道:“广仁就这么走了?就算燕哀候是首任大方师。也不过只是寄居在凡人皮囊里的一丝魂魄而已。术法也未必就在你我几人之上,只要我们当中随便两人,他们还是没有一点胜算。”
  “你们那位大方师忌讳的不是燕哀候…….”广孝似笑非笑的看了广义一眼。顿了一下之后,嘴唇不动分毫,也用传音之法对着他们二人说道:“广仁怕的是还在海上漂着的前任大方师,谁知道他老人家什么时候在海上腻了回来?之前还能绕过燕哀候,直接对着吴勉那个小东西下手,现在再动手就是欺师灭祖了。”
  广孝的话刚刚说完。三人当中唯一的女子广悌突然冷笑了一声。她也不用传音之法,直接对着两位师兄说道:“今天还真是无趣,两位师兄,你们在这里观礼吧,我带着门人先走一步了。以后没事也不要再联系……”
  说完之后,广悌也不和首任大方师见礼。最后看了吴勉一眼之后。带着自己的门人也离开了这里。当初下来的四方势力,现在就只剩下广孝和广义不尴不尬的留在这里了。

  看着那两个广字辈的弟子没有离开的意思,燕哀候微微的一笑,冲着他们俩说道:“怎么,你们还对吴勉有什么想法吗?”
  “大方师您误会了”广孝微微的一笑,随后对着燕哀候的位置行了个大礼,礼毕之后才接着说道:“今天的事情都是受了广仁的蒙骗,弟子们实在不知道大方师您老人家也在这里。正好遇到尧臣先祖收徒这样天大的事情,弟子们自然也留下观礼。贺喜一番了。”
  “广孝,要不是看着你长大的。刚刚你说的话,老人家我差点就当真了。”看到广字辈的人走了一半之后,归不归才暗暗的松了口气。不过广孝和广义没有离开的意思,老家伙还是不敢大意。看着这两个人笑眯眯的继续说道:“说了是老祖宗收徒弟,你们俩后辈弟子就这么空着手观礼,有些说不大过去吧?这样,你们俩带着门人先上去,采办一些说得过去的礼物。带上美酒和牛羊牲畜。再来观礼也不迟吗……”

  广孝哈哈的笑了一下,看了一眼身边默不作声的广义之后,突然好像想起来了什么事情。拍了一下脑门之后,对着归不归和燕哀候那几个人说道:“看看我这记性,我这身份待在这里好像也有点不合适。当初徐福大方师说过,我是要改投他教的。选日不如撞日,接着今天老祖宗尧臣收徒的大日子。弟子也弃了方士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孝的声音变得阴沉了起来,看了一眼无动于衷的广义之后。对着燕哀候说道:“弟子还有一件事要告知大方师,当初前任大方师徐福渡海之前,曾告知弟子有些事物委托吴勉保管。等到弟子改投他教之后,让弟子日后去寻吴勉,他会将保管的事物转交给弟子……”
  说到这里,广孝回头看了广义一眼,说道:“广义师兄,你可以为我作证吧?”
  广义还是没有任何回应,算是默认了广孝的话。广孝再次冲着燕哀候笑了一下之后,说道:“如果那些东西不是前任大方师所赠那也倒罢了。就算再珍贵,弟子送与吴勉先生也没有什么。只是先师所赠,弟子不敢遗失。”
  现在广仁绝口不提吴勉的身份,也不再以方士门人的身份自居。看起来他是早就做好了和方士一门划清界线的准备。今天一定要在这里得到些什么。

  “等一下,我有几句话要说。”没等燕哀候说话。站在一边的归不归已经抢先说道:“徐福那个老东西什么时候怎么大方了,还知道给弟子看家宝了。不过明明知道这个白眼狼徒弟要改投他教。日后八成要于方士一门为敌的,还送给本门的宝贝。这算什么?师尊和弟子一起改投他教了?这样该不如把方士改个名字,就当大家伙一起投了他教算了。”
  日期:2016-04-19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