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551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件事情,陆野狐没有声张出去。
  从始至终,陆羽都不知道发生过。
  也正是从这一件事情开始,陆野狐对陆羽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转变。从一个虽然严厉却还算尽到责任的父亲,变成了一个对陆羽极为冷漠的暴君。
  这一年,陆蝉儿九岁。
  看着陆野狐渐渐的疏远陆羽,她觉得非常非常开心。
  她在陆羽饭菜里下了春-药,然后爬到了陆羽的床上,那个黑云压城。大雨倾盆的雨夜,陆野狐雷霆震怒,废掉了陆羽的武脉,将他逐出家门。
  这一年,陆蝉儿十五岁。
  看着陆羽凄惨狼狈的样子,她觉得非常非常非常开心。
  她是个变态的孩子。

  连她自己都这么觉得。
  但在此刻,她第一次觉得,陆羽一定是个比她变态许多倍的变态。
  因为他已经变态到不带着丝毫个人情感,绝对冷静得去处理他们兄妹之间的纠葛恩怨。
  变态眼中的变态该是什么样子的呢?
  如果这个问题有标准答案的话,也许,似乎,大概就是陆羽这个样子的吧。
  山风愈发凌冽。
  陆羽满头灰白头发被风吹动,有些细碎的发丝掉了下来。
  他整个人看起来,憔悴到了极点,就如刚做了十八次烈性化疗的癌症病人。
  唯独眼神里面,还是神光凝聚,象征着生命之火仍将继续燃烧。
  “蝉儿,我这人做什么,都有自己的底线。因为我觉得,底线这玩意儿吧,是人与畜生,最大的区别,我不能丢掉。但为了好好报答你们母女,我决定破一次戒。哪怕因为堕入无间地狱,我也不在乎。因为在大山里呆了三年,就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个道理就是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讲道理的。譬如人哪儿可能跟畜生讲道理呢?而你们母女,于我而言,连畜生都不如。不就是要比残忍比阴险比恶毒比谁比谁更没有底线么?我跟你们玩儿,看谁到最后玩不起。”

  陆羽眼眸愈发冰寒,盯着陆蝉儿。
  陆蝉儿身上的汗毛,彻底的炸了起来。
  她甚至感觉到了一股尿意。
  那是人体本能的恐惧感,被放大到极处后,本能的生理反应。
  陆羽突然启动,眨眼之间,就到了陆蝉儿面前。

  他现在身体状态很不好,但这种不好是相对的。
  要对付陆蝉儿一个毫无武功的柔弱少女,还是手到擒来。
  “呀——”
  不等陆蝉儿叫出来,陆羽就一把将陆蝉儿擒住,单手,抓着衣领,直接提了起来,然后另一只手掰着陆蝉儿下巴,咔吧一声响,先卸掉了陆蝉儿的下巴。
  然后是手腕、胳膊,肩关节。

  接着是脚踝,小腿胫骨,膝关节——
  江湖上最残忍折磨人的手段,分筋错骨手。
  这种手法,太过于残忍,陆羽只在野猪身上用过,此刻,是第一次用在人身上。
  体内跟他一样,都流着老陆家血液的亲妹妹身上。
  但他内心没有任何波动,更别提什么恻隐之心之类的情绪了。
  陆蝉儿嘴巴阖张着,额头,鬓角,身上全是汗渍,脸色先是通红,然后苍白,最后变成蜡黄。
  她已经疼到崩溃,疼到虚脱。
  因为下巴被陆羽卸掉了,所以整个过程,她没有能发出任何声音。
  但也真因为如此,痛感才会更加强烈。
  其实这种程度的痛觉,一般人,早就已经昏迷了,因为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能承受的住这种程度的痛觉,若是大脑不启动自我保护机制昏迷的话,绝对会疼到整个脑部的毛细血管都会爆掉,直接猝死。
  但陆蝉儿没有昏迷。

  她一直很清醒。
  因为陆羽在用分筋错骨手的同时,还用了银针,护住了陆蝉儿脑部所用重要的血脉。
  分筋错骨、银针护体的手法,其实都是医道。
  但此刻,陆羽违背了一个医者的原则。
  他用活人的慈悲术,来行害人的残暴事。
  他心里还是没有丝毫波动。

  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要么不做,既然决定做了,就绝对不会对自己的行为产生一丝一毫的怀疑。
  十分钟后,陆羽施展完了一整套分筋错骨手。
  事实上,这是他获得这套手法后,第一次完完整整的施展出来。

  山里面,再凶残的野兽,哪怕是五百来斤的野猪,也最多承受半套,就会暴毙而亡。
  自己的亲妹妹——陆蝉儿身上的关节,被陆羽卸掉了两百多处,基本上人体所有能卸掉的关节,无论大小,全数卸掉。
  陆蝉儿如烂泥一样瘫软在地上。
  屎尿失禁。
  陆羽依然很平静。
  她开始继续往陆蝉儿身上扎银针,封住她体内因为疼痛沸腾的气血,以防止她突然猝死。
  一边扎,陆羽一边说道:“蝉儿,分筋错骨手的手法,这个世界上,只有天机宫有传承。我师父已经死了,我大师兄没有学过这门技法,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才能把你被卸掉的关节,重新装起来。”

  南宫怜星原本还关注着这两人,到了此刻,她撇过头去,不再看了。
  她不是没见过血腥的弱女子,但像这么残忍的手法,她便是看着,都觉得渗人。
  什么满清十大酷刑,什么凌迟腰斩,都比不上这种折磨人的手法。
  “也就是说——”陆羽继续说道,“你现在承受的疼痛,包括这种屎尿失禁的状态,将一直持续下去了。直到你自杀,或者让我帮你把骨头接上的那一天。”
  “我会把你交给孟冰云。”陆羽接着说,“要玩,我们就玩一把大的。孟冰云那个女人不是很厉害么,一直把我吃干抹净么。我倒是要看看,这一次,她要怎么救你这个宝贝女儿。看到最后,是我陆长青玩不起,还是你们母女玩不起。”
  说完后,陆羽掰着陆蝉儿的下巴,啪的一声,帮她接上了。
  陆蝉儿倒吸着凉气。
  虽然下巴关节被接上了,但她还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陆羽耐心等待。
  分经错骨手造成的疼痛,是间歇性的。
  一天大概只会发作一次到两次,一次大概一个小时。

  发作完以后,虽然还是会疼会难受,但会处在一个身体可以承受的阀值之下。
  大概又是十分钟过去。
  陆蝉儿终于缓过劲来,勉强有力气说话。
  “你是个魔鬼。”
  她盯着陆羽,满眼怨毒。
  “跟你们母女学的。”陆羽笑了笑,“蝉儿,你不得不承认,你哥哥我是个很有学习天赋的男人。”
  “你杀了我吧。”陆蝉儿说,“我输了,我崩溃了,我绝望了。我玩不过你。”
  “你下巴的关节我已经帮你装上了,你可以自杀。咬舌自尽。”陆羽说道。
  声音冷如霜雪,依旧没有丝毫起伏。
  陆蝉儿陷入沉默。
  她终究还是没有咬舌自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