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898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牛眼泪能见到鬼,老黄牛看出它的十二年蝉真身,吓的瘫软在地上。
  瓜瓜刚要退出牛棚,突然察觉到一丝诡异的气息,从头顶上方窜下来,急忙抬头看去。
  牛棚是木材搭建的,像过去的瓦房一样,有一个尖顶,中间一道大梁横过。
  在一片漆黑中,瓜瓜看到一双黄澄澄的眼睛在望着自己,定睛看去,在大梁上,趴着一个浑身长满绿毛的东西。

  它似乎察觉到了瓜瓜身上的鬼气,嘴巴长大,吐出的气息在面前化作一张狰狞的脸。
  猛然间,它站起来,浑身绿毛直立,对瓜瓜做出攻击的姿态。
  在看清楚它是什么之后,瓜瓜揉了揉鼻子,笑道:“小伙子别这么暴躁,淡定,淡定一点。”
  那绿毛动物瞬间扑下来,两个爪子凌空抹出两道寒光。
  瓜瓜无奈摇了摇头。
  叶少阳并不知道后院发生了什么,与妇女闲聊着,得知她孩子在外地上学,丈夫一边打工一边陪读,她自己在家里务农。

  “清雨搭了一辆车赶来,估计十几分钟就到。”妇女挂上电话,解释起来,慕清雨住在离这县城几十里的小镇上,车在半路坏了,只好搭乘进城的车辆过来。
  叶少阳道了谢,盯着妇女的眼睛,说道:“阿姨,冒昧问一句,你的左眼怎么回事?”
  妇女左眼的眼角处,有一层白膜一样的东西,盖住四分之一眼球,鼓鼓的,有点像是角膜炎,因为没有爬到眼球上,所以不影响看东西。
  叶少阳之前就发现这一情况,生怕唐突,一直没问,现在实在有点忍不住。
  “我也不知道呢,我前几个月去成都看完儿子和老公,呆了一阵子,回来就起了这个,不疼不痒,就是一直长,去医院也看不出啥。
  因为是眼睛,我也不敢乱治,打算等这一季庄稼收了,去省城大医院看看。”
  提起这个,妇女立刻表现出担忧,“虽然不疼不痒,但我有点担心长到眼珠子上,眼睛会不好使。”
  “这是白眼翳,会一直生长,一旦遮住眼球,后果也很严重。”
  妇女本以为他是好奇才问,一听他叫出名字,眼睛立刻放出光。

  “你是大夫?”
  叶少阳犹豫了一下,如果不说实话,她怕是不放心让自己治,于是说道:
  “我是一个道士,这白眼翳不是病,而是你长期住在阴气重的地方,冲撞煞气,在你眼里形成了一个……一个小玩意吧,不是什么大问题。”
  妇女愣了一会,一拍大腿:“对啊,我在老公干活的工地上住过几天,听说那里以前是个乱坟岗子,我经常晚上一个人去外头上厕所,感觉身上寒寒的……”
  湘西苗人本来就笃信鬼神,再加上叶少阳一语道出结症,妇女对他也是放心,请他立刻动手治疗。
  叶少阳问她家里养鸡没有,要来一个最新鲜的鸡蛋,打在碗里,撇去蛋黄,到灶下刮了一点锅底灰是,加在里面,搅拌均匀。
  然后让她进屋躺下,画了一道驱邪符,贴在她有问题的那只眼睛上,小心的在灵符背面抹上调配好的法药。
  “眼皮有点热……”妇女说道。
  “正常的,在拔煞,一会就好。”
  灵符上的法药好像被什么东西烘烤着,蛋清一点点凝固。等到没有一丝水分,叶少阳把灵符揭下来,道:“行了,你自己看看。”
  妇女看了一眼灵符贴在眼睛上的那一面,浑身一颤,捂着嘴,差点没吐出来。
  灵符中间有一块地方,沾满了密密麻麻的虫卵一样的东西,白花花的,说不出的恶心。
  看着叶少阳把灵符烧掉,妇女才长出了一口气,说道:“这些虫卵是从我眼睛里弄出来的?”

  “那一层白膜下面包着的。”
  想到自己眼睛里居然有这么恶心的东西,妇女全身打颤,这才想要去看自己的眼睛。
  急忙起身来到梳妆镜前,对着镜子照去。
  没有了!白膜一点也没有了,就是之前被白膜遮盖的部位,有点发红。
  叶少阳告诉她,几天之后就会恢复正常,这让她彻底放下心来。
  “那些虫卵,到底是什么呢,是什么虫的乱?”
  “什么虫都不是,是一种……阴气化生的东西,以人气养存。”叶少阳知道她一定听不懂,也没有详细解释阴气湿生与化生的原理。

  “小伙子,你这么年轻,没想到这么厉害!”妇女搓着两手,有些激动,连声道谢,倒把叶少阳弄的有点不好意思。
  过了一会,瓜瓜从门外进来。叶少阳敏锐的发现他身上气息有些不稳,探寻的看了一眼,“怎么了?”
  “没什么,有人陪我活动活动筋骨。”当着妇女的面,瓜瓜也没有细说。
  这时候妇女的电话响了,拿起来接听,说了几句,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叶少阳说,慕清雨搭乘的车在路上也抛锚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赶到。
  叶少阳听了之后,有点意外:连续坐两辆车都出问题,这也太巧了吧。不过对方既然这么说,也不好问。
  妇女看出他的疑惑,主动解释起来:最近山里老是下雨,慕清雨家虽然在镇上,地势高,来县城的一路上,也不用直面山洪的危险,但是山路毕竟不平,有些地段有积水,汽车经过时一不小心就会熄火。
  原来是这样……“南方山区,又是夏天,赶上雨季也是正常的。”
  叶少阳心中释然,反而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让一个姑娘家大老远来接自己,路上还经历这些麻烦。
  妇女轻轻叹了口气,道:
  “雨季,雨水多点是正常,但眼下这雨水,实在太多了,而且……小伙子,你注意到没有,你来的这一路,可是没有下雨。”

  叶少阳一愣,“是啊,难道慕清雨住的小镇,离这很远吗?”
  “不远,不到一百里路。”妇女的语气变得有点神秘起来。“山里一直在下雨,快半个月了,我们这里就下了一场雨,明天白天你就知道,我们最近都是艳阳天。”
  叶少阳一听,心中纳闷起来:按说,两地相隔不过百里,一个地方天天下雨,另一个地方是艳阳天……的确有点古怪,要是长期这样,那就更不对劲了。
  “难道这里头还有什么缘故不成?”叶少阳听妇女的语气,一定是知道什么,忍不住打听起来。
  妇女犹豫了一下,笑了笑道:“你回头还是问清雨吧,有些事我们不懂,也不好说。”
  叶少阳没有再问。

  妇女为他们张罗了一件卧房,本来是要安排两间,叶少阳谢绝了。
  “你们一路坐车,挺累的,早点休息吧。清雨明天早上肯定到。”
  叶少阳谢过,领着瓜瓜进屋。屋里有一个电视,叶少阳没心思看,去卫生间随便洗洗,上床休息。
  瓜瓜已经上床去等他了。

  叶少阳一躺下,瓜瓜立刻翻身拱到他腋下。
  “起开!”叶少阳训斥道,“你缺少父爱是不是?”
  瓜瓜不动,笑了笑说道:“之前在后院教训了一个家伙。一个绿毛黄鼠狼,二话不说上来就动手,好没礼貌。”
  叶少阳一番询问,得知事情经过,想了想说道:
  日期:2016-06-26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