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550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羽觉着,自己能劈出这样的三刀,现在就是立马死了,也只会觉得有些唏嘘不舍,却不会觉着遗憾和后悔。
  他来过,他寻找,他终于看到,他甚至触摸到。
  这是何等的大幸运?
  纵然身死道消,又何憾之有?
  这世间,可不知道有多少庸碌之辈,活了一辈子,连自己的本心都找不到看不清呢,更别说去追求超越这个世间的美丽了。
  这一战,绝对是陆羽此生经历过,最惊险、却也是最畅快的一战。

  以区区先天武者的修为,战胜一名武道亚圣。
  世人用蚂蚁撼大象来形容自不量力,一个先天武者,在武道亚圣面前,差距其实就跟蚂蚁和大象相差不远。
  虽然中间经历了波折,时也命也,陆羽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才赢了这一战。
  但赢了就是赢了。
  这就是事实。
  前不见古人,往后,也不大可能有来者。
  他已经创造了历史。
  只是代价很惨重。

  原随云疯了,道心被破,修为尽失,虽然没死,但活着,也只是一头行尸走肉。
  陆羽连杀他的心思都没有了。
  没有任何意义。
  而他——
  因为那无比惊艳的三刀,近乎耗尽了他所有的元气,消耗了超过二十年的寿元,现在他的样子看起来,苍老憔悴,近乎是苟延残喘,只剩下半条命了。

  不过陆羽很快就把心态调整了过来。
  他是当世无双的医者,当然知道损耗的生命元气,近乎不可能再弥补回来,不过他一点都不后悔。
  还是那句话,若为道死,纵死无悔,仅此而已。
  他调整了一下呼吸,然后冷冷看着陆蝉儿。

  陆蝉儿也在看着他。
  眼瞳里,在没有丝毫的狂妄和不屑,而只剩下恐惧。
  因为——
  陆羽的眼神太冷了。
  陆蝉儿可以发誓,她长这么大,从未见过如此冰寒冷漠的眼神。
  就好像突然置身于荒凉的北地,漫天都是大雪,放眼望去,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放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除了苍凉的白,在没有任何色彩,除了冷彻心扉的寒,再没有任何感觉。
  陆蝉儿从来没有想过,世间会有人,有这么冰寒的眼神。
  她害怕了。
  应该是恐惧。
  从未有过的恐惧,这种感觉渗透着她,包围着她。
  她这才惊觉,此刻的陆羽,早不是当年那个任由她欺凌的小男孩。
  “长青哥哥。”
  她说。
  语气间,再不见当年的趾高气昂和颐指气使。
  “蝉儿。”陆羽说,他看着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

  从血缘关系上来说,这个只有十九岁的可爱女孩,是他陆羽在世上,除了生父陆野狐之外,唯一的亲人。
  即便不是同母所生,但如果可以的话,他依然愿意做一个好哥哥,替自己的妹妹遮风挡雨,哪怕她有些顽劣,有些调皮,做了一些过分的事情,他都愿意去原谅。
  只是——
  他的这个妹妹,做了一些他陆羽没有办法原谅的事情。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

  妹妹从未把哥哥当成哥哥,那哥哥又何必把妹妹当成妹妹呢?
  人与人之间,别说兄妹,便是父子,便是夫妻,也是相互的。
  “我不是你哥哥,你也不是我妹妹。”陆羽盯着陆蝉儿,继续说道。
  陆蝉儿眼神有些躲闪,她不敢看陆羽的眼睛。
  因为陆羽眼中的冰寒和冷冽,实在是让她觉得太过于恐怖了。

  “长青哥哥,你要杀了蝉儿么。”
  陆蝉儿说。
  “蝉儿,其实你还小,虽然你不这么认为——但你始终是温室里面的花朵,没有真正经历过风雨,你所以为的强大,不过是徒有其表。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事情,是你无法理解的,譬如——你知道死是什么感觉么?”
  “我——”
  陆蝉儿现实点点头,旋即又摇摇头。
  “死是虚无,是空白,是来者归于来处,虽然很寂寞,但一点都可怕。”

  陆羽眼睛微微眯着,“所以,我不会杀你。”
  陆蝉儿看着陆羽,她有些听不懂陆羽话里面的意味。
  “以前,是你想跟我玩,那时候,我有好多在乎的东西,我玩不起。后来,我妈死了,再后来,爷爷也死了,渐渐的,我也就觉得,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东西我可以再失去了的。因为如此,我开始变得无所畏惧。”
  陆羽自顾自说着,突然笑了笑,“我的好妹妹,其实我很感激你,很感激孟冰云那个害死我妈妈的女人。”
  “感激?”陆蝉儿有些懵。
  “是的,感激。”陆羽点点头,“你母亲的残忍和恶毒,你得刁蛮和狠戾,这些东西,没有击垮我,而是变成我前进的动力。没有你们,我陆长青也不是现在的陆长青。”
  “所以我要报答你们母女。”陆羽说。
  陆蝉儿突然就打了个寒颤。
  因为她听出来了,陆羽说的报答,绝对是打了“引号”的。
  眼下这个局面,是两兄妹这么多年以来,陆羽第一次占上风,第一次拥有可以决定她陆蝉儿命运的力量。
  如果陆羽表现的很愤怒,很狷狂,很得意,诸如此类的情绪,陆蝉儿都可以想象得到,如此的话,她就不会那么害怕了。
  可是陆羽没有。

  他从一开始到现在,都保持了冷静。
  绝对的冷静,就好像他是个冰块,是个石头。
  他冷静的看着自己,冷静的跟自己说话,此刻他的脑海里,也一定很冷静的想好了,怎么才能更好的“报答”他们母女。
  变态。

  不知道为什么,陆蝉儿脑海里浮现出这两个字。
  她一直以为,自己从小就跟别的小女孩不一样,因为母亲的影响,她性格里面,负面阴暗的一面,没有受到任何束缚,而是任性的、肆无忌惮的发芽生长。
  她不是个好女孩。
  她是个很变态的女孩。
  变态到明明陆羽没有没有招惹她,只是没有如别的哥哥一样,把她看成小公主,整天围着她转,她就开始处心积虑的报复他。

  陆羽养了一只叫小白的狗,那只狗只跟陆羽亲近,而对她充满了敌意,她就趁着陆羽睡着,用一把剪刀将小白剪成了两截。
  这一年,陆蝉儿六岁。
  是她第一次杀生。
  小白的惨叫和哀鸣,让她觉得很开心。
  她从药店里面,买了一些老鼠药,放在了陆野狐的饭菜里,这点毒,当然毒不死陆野狐,陆野狐开始暗中调查这件事情,最后从陆羽房间里找到了装着半包鼠药的袋子。
  日期:2016-10-05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