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601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现在不方便吗?不方便的话就算了。”李园丽的声音打断了梁健的思绪。梁健回过神,道:“方便的,那我现在过来,你等我一会。”
  挂了电话,梁健跟项瑾说了一声,正准备叫上小五,李园丽的电话又来了:“你一个人来,别带小五。”
  梁健怔了怔,同意了。
  所谓中央公园,顾名思义,就是在城市中央的一个公园。这个公园是古代就遗留下来的一个私人园林,具体户主是谁已经追究不清,早些年,曾有开发商想把这个园林给推了,建成房子,后来被北京人游行反抗放弃了。后来中央不知为何忽然就开了窍,就将这个园林给扩建了,弄成了一个中央公园,里面绿化设计很好,十分受北京人的欢迎,渐渐的这个地方倒成了像旅游景点一样了。

  因为是周末,这中央公园里到处都是人,附近三个地下停车场都满位。梁健没办法只好找了一个路边稍微偏僻一点的位置停了车,然后给李园丽打电话。
  电话倒是通了,可是一直没人接。梁健连着打了三个都是这样,再联想之前的异常,心里不由有些担心。就下了车,边在周边搜寻着李园丽的身影,边继续给她打电话。
  还好,打到第五个电话的时候,终于接通了。
  李园丽的声音略微有些喘,梁健说:“我到了,妈,你在哪呢?”
  “我在公园里面,你在哪个位置,我出来找你。”李园丽说话时,声音里有种不太明显的焦躁,似乎是迫不及待地想逃离某些东西。
  梁健看了看周围,报了一个位置给她。李园丽听完就匆匆挂了电话。梁健心里的担心更多了一分。
  中央公园很大,周围都是出口,李园丽也没说她在哪,梁健也只好在车子旁边等着,免得两个人错过了。等了大约十分钟,李园丽还没出来。梁健更加着急了,一边拿出手机准备给李园丽打电话,一边准备进去找她。电话刚摸出来,梁健就听到有人喊他。
  “梁健。”
  梁健抬头,看到李园丽脚步匆忙地从公园里面出来。梁健忙迎了上去,走近一看,李园丽每天梳的一丝不苟的头发都有些散乱,额头上还有汗。
  他忙伸手接过她手里的包,然后问:“妈,你跑出来的啊?”
  “先上车。”李园丽没回答梁健的问题,而是匆匆地说了这么一句。
  上了车后,梁健启动车子,问李园丽:“送您回去吗?”
  李园丽没回答。梁健从后视镜中看她。她望着窗外在发呆,不知在想些什么。
  直觉告诉梁健,李园丽肯定有事。但李园丽似乎不肯说,梁健也不好勉强。

  过了大约七八分钟,李园丽的目光才从窗外收回来,看向前座的梁健,说道:“梁健,如果我告诉你,我和老唐所有的财产你都不能继承,你会怪我们吗?”
  梁健诧异地看向后视镜中的李园丽,她目光中有许多悲伤。
  “那是你们的东西,怎么处置是你们的自由,我不会怪你们的。”梁健回答。
  李园丽看着梁健,笑得很勉强:“谢谢。”
  车厢里又沉默了下来。

  一直到,车子开到李园丽家门口。别墅的门开着,李园丽看了一眼,转头又看向前座的梁健,忽然说道:“明天,要不你还是不要去了吧!”
  梁健惊诧地转头看向李园丽,问:“妈,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又叫我不要去了?”
  李园丽看着他,好一会,勉强笑了笑,道:“没什么,我就是担心你累。你明天下午又得赶回太和,如果明天去参加婚宴的话,时间会比较紧张。”
  李园丽的解释,梁健并不太相信。李园丽今天有太多的反常,都在处处向梁健证明,李园丽有事瞒着梁健。
  或者说,从李园丽回到北京后,她身上就开始呈现出一些反常的现象。
  梁健没有拆穿她,顺着她的话回答:“我没事的。既然已经答应了人家,那就去吧。失信于人不太好。”

  李园丽听了这话,又深深地看了梁健一眼,然后回答:“行。那明天早上九点,我过去接你,到时候见。”
  梁健没下车送她,就坐在车里,看着她一步步往那个家里走。按说,那个也是他的家啊,可是,她作为母亲却绝口不提让他回家坐坐看看,梁健就算再不计较,终究还是有些失落。这一次,他没急着走,看着李园丽走进院子,走到门口,换鞋的时候,有个年轻女孩子走了出来,一边接过李园丽手里的包,一边朝着梁健这边看了过来。
  女孩子很年轻,也很漂亮。
  梁健收回了目光,启动车子,离开。

  李园丽有事情瞒着他,那个本应该是他的‘家’的地方,住着其他的一些人,李园丽也从不曾有半句解释。梁健心里充斥着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他安慰自己,他和李园丽之间虽然相认,但到底三十年的时间都未生活在一起,他们有他们的生活,他有他的生活,本就已经是两个独立的家庭了。可尽管如此,心里还是会抑制不住的翻涌出一些像是难受的情绪。
  回到家,进门,项瑾他们已经吃过饭,看到梁健回来,项瑾就问他:“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饭吃了吗?”
  “还没。”梁健回答。
  项瑾转头就吩咐保姆阿姨去给梁健做点吃的。梁健坐在沙发上,开始出神。昨天晚上项部长说的那些话,还有回到北京后,李园丽的这些反常,让梁健对老唐的一切包括老唐背后的唐家都好奇起来。
  梁健想,或许,明天这个婚宴他确实该去。
  “你在想什么?”项瑾走过来,坐到了他身边,见他出神,出声问到。梁健回过神,朝她笑了笑,道:“没什么,就发发呆。”
  项瑾看了看他,道:“你最近有心事。”
  梁健笑了起来,道:“总是什么都瞒不住你。”
  项瑾嗔他一眼,道:“你想瞒我什么!”

  梁健笑了会,犹豫着要不要把这两天的事情告诉她。
  项瑾看着他,忽然问:“是不是我爸昨天晚上跟你说什么了?”
  梁健诧异了一下,昨天他回来时,她们都已经睡了。他和项部长的谈话,她应该不知道才是。项瑾看出了梁健的疑惑,解释道:“昨晚你回来的时候我还没睡着,你跟爸爸进书房,我看到了。”
  梁健想了下,道:“爸爸的意思是,让我以后跟老唐他们保持距离,必要的话,连我母亲也最好少接触。”

  项瑾皱了眉头,问:“爸爸为什么提出这样的要求?”
  梁健摇摇头回答:“爸爸没说,不过我想他肯定有他的理由,他总是为了我们好的。”
  项瑾沉默了一下,问:“那他有没有说,如果你做不到,会怎么样?”
  项瑾作为项部长的女儿,对父亲的脾性是很了解的。梁健看了她一眼,回答:“他说,如果我做不到,就让你和孩子们跟我保持距离。”

  项瑾有些生气,抿着嘴沉默了好一会儿,对梁健说道:“你不用理他。他就是当官当太久了,对什么事都是警惕心十足。现在退休了,这毛病都改不过来!”
  日期:2016-05-27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