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00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是这么厉害。
  然而即便如此,还是有求救信号传来,而不是示警信号,就显示了敌人的恐怖之处。
  到底是什么敌人,会变成这样?
  陆左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左右巡视一圈,然后说道:“老王,你守在这儿,平沙子道兄你也是,其余人,跟我下山去看看。”

  他一说话,我们立刻动身,就连古二这个边缘人物也十分积极。
  然而当我们冲出大殿之外来的时候,平沙子也跟了过来。
  他看了屈胖三一眼,然后对陆左说道:“不管是什么,我都能够出一份力,还不到时间,我留在这里反而无用。”
  陆左看了他一眼,知道此人的性子固执,劝不动,所以也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
  博望峰很大,但上山的路却只有一条。
  其余的地方都是陡峭悬崖,而且千年法阵密布,根本无法闯入。
  我们下山,直奔山门即可。
  因为事态严重,所以大家都没有留有余力,出了圣心殿,顿时就是一阵狂奔而走,而屈胖三则是叫住了我,让我使用地遁术,带着他下去。
  他是山门法阵的布置着,有他在的山门法阵和没他在的山门法阵,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档次。
  在强大压力的逼迫下,我几乎是一点儿都不停留,不多时,已经赶到了山门法阵这边来,却不曾想刚一落脚,就听到一声震天的炸响声,宛如铜钟在耳边轰鸣一般,我的脑袋剧痛,眼前一黑,直接栽倒在了地上去。
  屈胖三和我滚落在台阶之下,好几秒钟之后,方才止住冲势。
  我爬起来,瞧见山门法阵那重要组成部分的铜人阵居然给摧毁了,化作了无数金黄色的浆液飞溅而起,而在法阵之后,手抓饕餮木鱼的惠华师太腾空而起。
  在她那儿,有一把锋利如雪的长剑,透胸而过,将其钉在了石头台阶前。
  而她刚一落地,立刻就有一头黑乎乎的兽影浮现,一把按住了她,随后血腥大口带着无数沾着黏液的獠牙落下,只一口,便将名满天下的无定庵惠华师太脑袋啃下,没有半点儿商量的余地。

  刚刚赶到这儿,那山门法阵就已被破,惠华师太惨死,对于这结果,我无论如何都有些接受不了。
  再抬头,我瞧见无数的凶恶异兽从大河对岸汹涌而来。
  而在异兽之中,有七个手持长剑的青衣人。
  青衣人的后方,还有一个身穿破烂和服的半秃子,而那个半秃子,我们却是认得的。
  他就是此前盘踞在博望峰的前任主人,户田尹。
  这家伙,不是被囚禁在前进基地么?
  那七个手持长剑的青衣人,不用猜,就是剑主。
  而那个曾经被平沙子擒住,并且押送到了前进基地里面去关押的户田尹,却也出现在了异兽狂潮之中来。
  讲道理,这些异兽天性暴戾凶残,对于除了自己族群之外的任何生物,天性都有极强的攻击和侵略性,更何况是人了,然而此时此刻,它们双目之中的凶光,却全部都朝着这边散发而出,至于夹杂在它们身边的这些青衣剑主,以及半秃子、日本的镇国级高手户田尹,却都是视若无睹。
  这里面若是没有蹊跷,那就真的见鬼了。

  惠华师太惨死的那一刻,与她同出佛门的元晦大师和大通和尚一齐发出了愤怒的佛音来。
  阿弥陀佛……
  佛号震天,在半空之中浮现出了无数梵音符文,落在了长道之上,那大通和尚却宛如一头疯虎一般,冲到了惠华师太的尸身之前,猛然一脚,将刚才咬下惠华师太头颅的那头豹子一般的异兽给踹飞了去。
  然而这个时候,却有数道凌厉无比的剑气一齐刺来。
  铛!
  一声巨响,有一道沉重的物件挡住了诸多剑气,却是屈胖三拿着量天尺挡住了这些剑气,随后他回头,对抱着一具无头死尸的大通和尚喊道:“走,快走。”
  大通和尚不是磨叽之人,抱着那具无头尸体转身就走,朝着山上跑去。
  而这个时候,陆左也赶到了这儿来,他几乎是一路驭风而行,落地之后,手中的鬼剑朝着前方猛斩,剑气化作一大团浓黑如墨的迷雾,涌向前方,将那些疯狂扑来的兽潮赶退之后,冲着后面大声说道:“退,退,退回圣心殿去……”
  屈胖三将量天尺收回正常大小,然后对陆左说道:“我在山道上设置了一些法阵机关,能够拦住一部分时间。”
  陆左点头,说好,我帮你拖时间。
  屈胖三往后退去,而我则顶上了前面来,与陆左并肩而站,扼守住这上山的石阶,且战且退。
  此次攻山的,有七位剑主,一位日本镇国级的顶尖强者,然而这八人却一直藏在了后面,虽然也露了面,偶尔还会动手捡便宜,但并没有上前排来。

  他们让那些凶猛而疯狂的异兽来打前站。
  来到员峤岛的这么多天里,我们并不是没有接触过异兽,死在我手下的异兽也不知道有多少。
  所谓异兽,就是非常奇怪的兽类,它们或许有着现实世界猛兽的许多特征,但更多的则是非常之奇怪,譬如明明看上去像一头豹子或者老虎,但体型比一般的要大出几倍,或者又小上许多,多出几条腿,或者十几条腿,眼睛或者好几对,又或者只有一只,甚至一只都没有……
  总体上来说,就仿佛是无数野兽糅合在一起的丑陋组合,而即便是如此的丑陋,却又有各种各样、不同的组合,而这些乱七八糟的族群,形成了员峤岛上混乱的生态系统。

  而此时此刻,就好像员峤岛上所有的异兽都集合到了这里来一般,漫山遍野,无处不在。
  尽管在夜里,光线并不明亮,但还是能够看得到,在大河那边,还有无数的异兽朝着这边迅速狂奔而来,就仿佛蚂蚁一般,密密麻麻,看得人毛骨悚然。
  我与陆左在山道这儿扼守,他舞动着鬼剑,而我的止戈剑寒光四射。
  我们斩杀了十来头疯了一般的异兽之后,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对方。
  这儿并不是什么“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峻之处,那些畜生即便是不走石阶,也可以绕过旁边,从侧面,或者上面朝着我们包围而来,所以我与陆左并没有打算将这兽潮阻挡在山门之处,而是且战且退,尽量不被包围。
  陆左挥舞着巨大的鬼剑,对我说道:“我们给耍了。”

  他话语不多,但表达的意思我却清楚。
  的确,我们被耍了。
  在下午的时候,王明带着平沙子去给地底的那位无名下最后通牒,表明了你特么的不开门,大家就一块儿死的意见。
  平沙子的血脉特殊,即便是死去,也可以通过凤凰涅槃的手段重生。

  所以我们觉得这条路其实挺不错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