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5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今天一开场,先是领导讲话,虽然时间很短,但却都讲的是“干贷”,提了考试要求,也提了对考试者的影响,向大家展示了一个严肃的态度。好多人仍然认为这只是一个态度而已,但答题环节正式开始后,这些人知道错了,因为根本不给抄的机会。对于这些人来说,即使那些临时监考人员再板着脸、再一本正经,他们也不怕,毕竟是同事,有的监考人员还是自己的下属。可有一个人他们不得不畏惧,那就是所谓的考评委员会副主任兼办公室主任孟克。

  孟克是局里纪检组长,平时就严肃有余、活泼不足,好多人都很怵他。今天这个孟组长根本就寸步不离考场,不是在台上扫视全场,就是在屋子里来回巡视。孟克这么一镇场,大多数人都选择了规规矩矩答题,不过也有人想试探一番。但试探的结果不是被眼神严厉制止,就是受到了敲桌子警告,有一个巡警和一个交警更是因此被赶出考场,试卷上也被直接划了个红色大零蛋。有这两个倒霉蛋做前车之鉴,人们都抛弃了抄袭幻想,把精神全部集中到答题上。看着这些似曾相识的内容,有些人不禁暗暗后悔,后悔平时没有多看两眼考试提纲。

  从会议室出来后,楚天齐就直接回了局长办公室。考试那里有孟克在,不需要他多操心。他刚回到屋子,曲刚就跟了过来。
  曲刚进门就说:“局长,我汇报一下山林纠纷起诉的事。”
  近期两人配合的不错,平时说话也就随意了好多。楚天齐一指对面椅子:“不着急,先坐,抽根烟。”说着,自己刁上一支,也给了对方一支。
  曲刚也不客气,接过香烟,给两人点着火,然后猛吸了起来,像是和谁赌气似的。

  靠山村村民山林租赁纠纷一事,本来是只需要辅助的事情,现在却变成了公丨安丨牵头,不过这也正合楚天齐之意。这事是曲刚在县委常委会上领回来的任务,因此曲刚也不敢怠慢,一直在追着此事。
  看着曲刚用力吸烟的样子,楚天齐知道,曲刚紧盯着这事,也不排除与他在聚财保安那里“受气”有关。自认为在许源县也能算上一号人物,却被聚财公司一个保安呛的够呛,曲刚焉能不窝火?
  “局长,我们帮农民找的那个律师挺能干,不愧是法律援助中心的骨干。现在起诉程序进展很顺利,法院已经立案,律师说争取在本月下旬就开庭。”曲刚看来很满意,“如果本月能开庭,从起诉之日算起还不满一个月,那效率已经非常高了。”
  “好,那就好。一定要把准备工作做充分。”楚天齐叮嘱着。
  曲刚点点头:“嗯,我和律师也专门强调过。他说目前能准备的证据已经尽量准备充分,只是以何喜发的身份做为证人,不太符合程序,因为他毕竟也是合同中甲方一员。现在只能尽量强调何喜发村领导的身份,其实这也有些牵强,毕竟村委会也在甲方处盖章了。另外,对原、被告两份不同合同进行认定是很关键一环。
  在介入这件事情后,我专门看了相关证据,再联想到村民的态度,以及事情本身,我认为肯定村民说的是真的。否则,把山林让聚财使用十年,而村民仅得到三间房和一年租金,村民当初绝对不会干的。只是现在却出现了两份不同内容的合同,这里面肯定大有蹊跷,我看一定是聚财公司搞的鬼。就冲他们对咱们公丨安丨的态度,我看他们也不是什么好鸟。说实在的,县里这些企业还没有对咱们那么牛的。”

  楚天齐长嘘了口气:“我何尝不是这么认为,只是对方矢口否认,那只好走法律程序,而法律程序是向理不向情,法律上讲的理就是证据。”说到这里,他话题一转,“这家企业已经进来好几年了吧?局里就没有进去检查过?”
  曲刚回答:“是进入县里好几年了,只是原来好像就是做一些药材什么的,只是在秋胡镇租了几间民房,小打小闹的。那时候主要是所里管理,县局没有与他们接触过。一开始的时候,老高在那管事,倒是也提过让局里检查秋胡镇辖区企业,但局里也没太当回事。后来在他们和靠山村签订租赁合同的时候,也没经过县局,县局也就没过问。再后来,局里一把手接连出事,就更没人注意这个聚财公司了,平时都是由陈文明和他们接触。”

  “陈文明这人怎么样?”楚天齐换了一个话题。
  “这个人……局长你肯定对他了解。他给我的印象就是说的多、做的少,有时甚至胡作非为,我非常看不上他。不过,他好像挺能钻营,反正每次摊上事的时候,都有人护着他。”曲刚停了一下,又补充道,“那几次处理他的时候,反正都没让我插手,只是对他的安排让我不理解。”
  听到曲刚如此回答,楚天齐既觉得在意料之中,似乎又有些出乎意料,他不知道对方的话有多少真实性。楚天齐吸了口烟,又把问题拉了回来:“对这个聚财公司怎么看?”
  曲刚深呼吸了一下,说道:“就冲他们不让我们进入公司这一点,就值得怀疑,这根本不是一个正经公司的做法。即使他们有所谓的重点保护牌子,也不应那样待我们,事出反常必为妖。”

  楚天齐点点头,表示认可对方的看法,但他并没有明确发表看法,而是请曲刚先去忙了。
  就在曲刚出去不久,手机忽然传来一阵短促的铃声,楚天齐拿起一看,是一条信息。
  看着上面的手机号码,楚天齐很疑惑:信息?谁来的?
  自从公丨安丨局统一配备手机的时候,楚天齐就知道此手机有接发短消息功能,但他除了接到过运营商信息外,从来没有再接到其他人的信息。这主要是由于好多人的手机不支持这个新功能,而有这个功能的局班子成员总是当面请示或是打电话,还没有发短消息的。
  点开信息,几个字跳了出来:哥,想小妹了吗?
  楚天齐第一印象就是:什么人在开玩笑?再一看上面的号码,很生疏,莫非是什么人发错了?
  就在楚天齐为这条短消息伤脑筋的时候,会议室里首场笔试还在进行着。现场一百二十多名干警中,有的人面色平静,有人面色发红,有人满脸流汗不止,还有人干坐着发呆。

  无论是胸有成竹的人,还是仓促应考的人,大家都意识到,这才是真正的考试,才是大比武。就现在这种严苛的考试氛围,可是久违了。不用说,后面的口试和实操,也不会是走过场,更不只是花拳绣腿。有人在为自己的重视而欣喜,也有人在为自己的无所谓在懊恼。
  就在楚天齐发楞之际,手机又响起一阵短促的铃声,还是那个号码,一条短消息跳了出来:小妹公司开业,请多捧场。
  公司开业?楚天齐想了想,还是不明就理。于是,按照这个号码,回拨了过去,“嘟嘟”占线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再拨,还是占线。
  刚放下手机,一阵“叮呤呤”的声音响起。楚天齐满以为是对方回拨电话过来,可拿起一看,却是另一个号码。这个号码他知道,于是按下接听键,热情的说:“张科长,您好!有何吩咐。”
  日期:2017-04-22 09: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