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00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平沙子说放开通道,让我们离开,从此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否则同归于尽。
  大殿半空中的图录之上,无数的眼睛陡然闭上,顿时一片晦暗,过了许久,无名的声音缓缓传来:“给我一天时间,考虑一下……”
  所有的景象消失之后,那张图录落进了王明的身体里,而与之一起的,还有那条小金龙。
  王明与平沙子几乎是一起睁开了眼睛来。
  平沙子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王明伸手给制止了,他指着圣心殿外,然后带头走了出去。
  我们来到了殿外的广场前,王明方才说道:“那家伙的气息刚才顺着通道蔓延出来,我不确定是否还有存留,所以离开圣心殿,谈话或许会安全一些。”
  平沙子拱手,说王兄倒是谨慎。

  这家伙开始像是一个正常人了,王明有一些惊讶,不过并没有怎么表现出来,而是问道:“如果要下到地底的封印之处去,我想陆言应该能够帮得了你。”
  啊?
  听到这话儿,众人都看向了我,而我则有点儿懵。
  陆左在旁边点头,说对,陆言擅长遁地术,只要找到方向,应该是可以带人进去的,只不过那封印禁锢乃上古大神的作品,只怕未必能够成功。
  屈胖三在旁边抱着膀子,说这不还有我呢?
  陆左一拍手,笑了起来,说不错,有屈胖三在旁,这倒是一个小问题了。
  说罢,他说道:“那么接下来,我们开始探寻一条可以下去的通道,这里面的节点计算,估计需要大家群策群力了,特别是王明,你对于它最是了解,如何进出,这事儿得靠你才行。”
  王明摇头,说意识进入和实际进入,这是两种不同的概念,我对于这个,并不擅长。
  旁边的元晦大师上前,拱手说道:“老衲倒是略知一二。”
  平沙子说我也算一份吧。

  屈胖三说对,他的昆仑望气,简直就是针对这事儿的法门。
  众人聊着,那自称无名的远古神魔语气突然间软了下来,使得心中一直担忧不已的我们莫名就轻松了许多,尽管不确定明天的这个时候,它会带给我们一个什么样的消息,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不管如何,终究会有变数出现,而不用像现在一般,盲目地等待下去。
  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个被我们所顾忌、嫌弃甚至怀着敌意的平沙子所带来的。
  世间之事,便是这般的奇妙。
  事实上,如果不是屈胖三点出了平沙子凤凰血脉的身份,并且担保他不会出现什么问题,此刻也不会有如此的进展。

  经历过了这些变故,大家的心仿佛得到了一些净化,凑在一块儿,然后掏出了之前的存货来,弄了一份还算是不错的伙食来,陆左甚至还翻出了一瓶酒来助兴。
  当然,酒有很多,但众人却只是分了这一瓶。
  毕竟每逢大事需静气,越是关键时候,越得掌控住自己的情绪,不要事到临头的时候,马失前蹄。
  不知不觉到了夜里,佛门三老主动承担起了看守山门的任务,让我们在圣心殿中养精蓄锐。
  我和陆左去弄了一堆柴火来,在圣心殿中点燃了篝火,大家围炉而话。
  不过即便是明确了身份,平沙子也并没有融入到我们这里面来。
  他依旧格格不入,只不过刻意将性情给沉静下来,不随意挑刺,刻薄说话而已。
  我觉得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足够忍耐了。

  晚餐还在持续,大家喝了点儿酒,不多,兴致却给提了起来,大家坐在一起,聊着天,讲着修行上的一些事情,以及自己的一些经历,或者相互调侃开玩笑,十分开心。
  或许是被这样的趣事所感染了,在屈胖三的撩拨之下,平沙子也终于打开了话匣来。
  他讲起了自己的一些经历,包括自己曾经去过的一些异域。
  那些地方,是九州之外,与现实世界所隔离的地方,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听得云山雾罩,然而到了后来,当他提起了荒域之时,我顿时就激动了起来。
  我跟他讲华族,讲临湖一族,讲万族部落,许多东西,他居然都能够对得上。
  他甚至还认识轩辕野。
  随后他又讲到了虫原这么一个地方,我虽然不知晓,但王明却也惊奇了起来。
  我听他们聊起万花原、不周山,聊起了三目巫族,聊起浩浩荡荡的沧浪水,聊起了许多彼此有可能认识的人物……

  随着聊的东西越多,大家开始慢慢地放下了心防来。
  而这个时候,我方才认识得到,平沙子之所以这般骄傲,也的确有着值得他骄傲的地方,他就好像是一个游荡时间的旅行者,看过了无数别人闻所未闻的风景,也经历过旁人所从不曾经历的一切。
  他能够走到今天,有着现如今的成就和修为,并非是偶然得来。
  然而即便如此,他最终还是落败在了陆左的手下。
  他曾经狂傲到以为自己有可能是天下第一的强者,然而最终却清晰地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之处,这分骄傲的折损并没有让他走入极端,反而小心翼翼地学起了与人相处的事情来。
  平沙子告诉我们,荒域和虫原,其实是处于一个空间的不同地域,它们的中间,被一处叫做不周山的大山所阻隔。
  只要翻阅了不周山,就能够从荒域抵达虫原,或者从虫原抵达荒域。
  王明说他曾经听说过这样的说法,但却从来没有试过。
  据说不周山直通九天之上的天宫,没有人能够上得了那里,任何人都不行。
  平沙子摇头,说不,不周山的顶端,不是天宫,而是一片神战之后的荒废之地,没有天宫,只有一片废墟,什么都没有。

  王明来了兴趣,忍不住叫陆左再开一瓶酒,想跟平沙子好好讨教一些关于不周山之事。
  然而这个时候,我们却听到了一声警镝之声,冲天而起。
  这声音穿透了整个博望峰,在我们的头顶炸响。
  啊?
  虽然喝了一点儿酒,但这么多人分那一瓶,又能有多少?
  所以这儿的每一个人,都是无比清晰的。
  我们知道这鸣镝的意义,它代表着山门危急,代表着有敌人在攻击我们的山门,而守在那儿的人已经有些挡不住了,发出了信号来,请求支援。
  只不过,守在山门的人是谁?
  白马寺的元晦大师,无定庵的惠华师太,还有法门寺的山门护法大通和尚。

  这三位,都是当今之世的佛门大拿,顶尖儿的人物,特别是元晦大师,我觉得即便是以殿中诸人的强力,也不得不承认他的实力。
  事实上陆左他们私下讨论,说这一次如果真的评选天下十大,元晦大师应该能够占得一席之地。
  日期:2016-10-04 07: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