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5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他要是找自己,自己该怎么办?万一他要是真指出了自己的硬伤,自己又该怎么办?要配合他,要服软吗?如果服软的话,他会给自己立功赎罪的机会吗?就凭自己那年收拾他的事,他没有理由原谅自己的。可要是不服软的话,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忽然,陈文明想到一件事,其实前几天就想过,只是一直没有想明白。那就是何喜发怎么会回来?他又怎么遇到了何喜发,难道真是所谓的偶遇?骗鬼去吧。难道他早就知道了此事,难道他一直在和自己打哑谜?有这个可能。还有,何喜发手里究竟有什么?自己可是只听说,没见到呀。
  坐着想不通,就躺下想,于是陈文明躺到了床上。可是翻来覆去想了好久,也没彻底想明白,更没有一个好的稳妥办法,陈文明感觉愁死了。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是那部摩托罗拉,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但看号码中间的几个数字又有些眼熟。楚天齐想了想,露出笑容,按下了接听键:“赵先生,你好啊!”
  手机里静了一会儿,传来一个声音:“你……你是姓……楚吗?”
  果然是那小子,其实楚天齐刚才已经从号码断定出对方是谁,但为了稳妥起见,他还是用了“赵先生”三字。如果是那小子,这称呼也没错,其实就相当于对那小子的揶揄。如果不是那小子,既使姓氏也错了,但这称呼方式也不失礼貌。现在听的出来,就是那小子,于是楚天齐“嗤笑”道:“废话,不是我还能是谁?赵六先生,是不是还想要解药呀?”
  “楚……局长,现在我已经知道了,您是堂堂县公丨安丨局局长,怎么可能给我吃毒药呢?我在这儿还要感谢您的大人大量,感谢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感谢您饶了我的狗命。”说到这里,赵六话题一转,“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当时我主要是担心被定成王虎被杀案的凶手,那我可就冤死了,不得以才出此下策。现在好了,我看到报纸转载内容,知道案子成功告破,那我也彻底没了嫌疑。”
  楚天齐语含揶揄:“你打电话就是告诉我,你成功跑了不成?你这是不是得了便宜买乖,是不是在向我炫耀呀?”
  “不敢,不敢。我打这个电话,就是向您表示感谢。”赵六“嘿嘿”一笑,“还有就是,这次找我姐夫,我也算是出了力,楚局长您是不是可以对我既往不咎了?”
  楚天齐笑着道:“哦,那我要是不呢?”
  “那……您不会的,您不是那样的人。我是看出来了,您这人胸怀宽广、气量大,是个做大事的人,绝不会和我斤斤计较。还有我现在远在外地,也绝不会回去在您地面上添麻烦,请您放心。”赵六说的很是肯定。
  “哦……我明白了。”楚天齐拉着长声,“你这是自认为跑远了,自认为不用向我求药,而且你还换了手机号,自认为我找不到你,认为我拿你没办法。其实你就是在向我示威,对不对?”

  赵六忙道:“不,不是示威。”虽然赵六进行了否定,但也相当于默认了拿他没办法。
  楚天齐一阵冷笑:“赵六,我这人说不上胸怀多么宽广,但我一直在奉行‘得饶人处且饶人’。不过,你别以为我那么好骗,别以为我拿你没办法。其实你的行踪一直在我监控之下,只要是想找你,那只不过是指拿把掐的事。我知道,你现在在滇南省,对不对?”
  手机里没有回音。
  不过楚天齐已经判断出,肯定猜对了,于是又说:“塔门市塔门县。”
  “你怎……”刚说出两个字,赵六忙打住了。
  “不需要我再说出乡和村的名字了吧?”楚天齐反问。

  赵六声音传来:“楚局长,您就饶过我吧?”
  楚天齐沉声道:“赵六,你记住,无论是在许源县,还是在外地,你都要本本分分做人,不要干坏事。如果要是你干了什么违法的事,你肯定没个跑,我随时都能抓到你。”
  “楚局长,您……是不是给我用了定……位跟踪系统?”赵六的声音弱弱的。
  “希望你别干坏事。”说完此话,楚天齐挂断了电话。

  放下手机,楚天齐自语道:“你也配?”
  楚天齐怎么可能定位赵六呢?他之所以说出对方的地址,只是依据赵六上次那个手机号说的。前几天在调赵六通话记录时,厉剑战友曾经报过那个手机号注册地址,就是今天楚天齐说的滇南省塔门市塔门县。虽然赵六今天换了号码,但中间的区号码还一样,所以楚天齐才诈了对方,看来是诈对了。楚天齐之所以这么讲,还是在给赵六套一个无形的紧箍咒,以备在用到赵六时,念咒语可以找到对方。

  虽然赵六之流是社会混混,但公丨安丨局可能还用的到。现在胡三、赵六不是就已经帮过一些忙了吗?当然,在和这类人接触时,还是要注意把握分寸。
  七月十五日,比预定时间晚了一周左右,许源县公丨安丨局业务大比武正式拉开帷幕。首先进行的是笔试答题,在这之前,已经进行过选题抽签,所有参与答题人员分别从五套考题号码中抽取了自己的考试场次。现在是笔试答题第一场,大会议室被做为了答题考场,参加考试人员大约一百二十多人。这样的考试要进行五场,分两天完成。笔试进行完后,紧接着就会是口答,再然后就是实操比武。

  今天因为是首场考试,所以在考试正式进行前,召开了简短的开考仪式。考评委员会主任楚天齐和副主任赵伯祥、曲刚、孟克悉数到场。仪式由副主任赵伯祥主持,首先是副主任曲刚讲此次考试的意义,接着由考评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孟克宣读考试纪律,最后是主任楚天齐宣布大比武答题考试正式开始。
  这个仪式总共也就十五分钟,仪式结束后,众领导退场,监考人员开始发放考卷,进入正式考试环节。
  自从参加工作后,在座这些人也没少参加考试,既有单位组织的,也有公丨安丨系统组织的,还有县里召集的。但绝大部分考试就是走过场,基本都是说的挺严厉,而在实际开考后就成了开卷。当然,中途监考领导也会到考场巡视,但监考人员往往都会通过“咳嗽”或与监考领导说话,以达到提醒人们注意的目的。每当这时,人们就会迅速收起“借鉴”资料,做出一种认真答题或努力思考的状态,只到巡视人员走马观花完毕,再恢复开卷状态。如果在监考领导巡视期间,要是有人继续大抄特抄,就肯定会被揪出来。这时被抓其实已经不是因为抄袭本身,而是变成了一个态度问题,变成了是否尊重巡查领导的问题,一般人都不会犯傻,都会互相给面子。

  对于这次考试,一开始的时候,人们都从《通知》中感受到了严肃性,但时间一长,好多人就认为这可能又是走过场,那种紧迫感自然就放松下来。七月上旬已经到来,但并没有如期开考,有些人不禁心中更加不屑:果然雷声大雨点小,不过又是领导吓唬人的伎俩。于是,一些人把考试提纲扔到脑后,对是否考试心存怀疑。直到两天前开始抽取考试场次,暨确定参加哪套考卷答题时,有的人还是不以为然:哪套无所谓,反正都是抄。

  日期:2017-04-21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