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5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话说的那么明显,那么露骨,其实大家都听出来了,好多人都把目光投向楚天齐,然后又快速收了回来。
  “咳咳。”曲刚重重咳嗽了两声,抢过了话头,“刚才专案组介绍了两个案子的破案情况,请大家共同审议一下。”
  曲刚这么一引导,众人的话题又都集中到案件本身上,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案情分析会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最后形成一致结论:“六.五命案”和“六.三0命案”告破,“六.五命案”中的死者王虎为他杀,杀人凶手是孙小翠。同时,孙小翠也是“六.三0命案”中死者,在此案中为自杀。

  对结论进行签字确认后,立刻形成文件,上报定野市公丨安丨局和许源县委、县政府。
  带着遗憾和疑虑,楚天齐回到了办公室,遗憾的是没有十三号楼前的监控录相。疑虑的是这证据也太集中了,尤其那个日记更像是专门为配合破案而准备的。虽然张天彪对相关问题进行了回复,答案也似乎合情合理,但楚天齐就是觉得不踏实。只是所有证据已经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在没有新的更有力证据之前,也只能得出现在的结论,而且是唯一的结论。
  坐在椅子上,楚天齐不由得又翻起了桌上的几张照片,这些照片都是有关两个案子的。照片上的内容就是那些证据,还有两个死者的几张照片。
  “笃笃”,敲门声响起。
  楚天齐一边翻着照片,一边说了声“进来”。
  屋门一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她进门就说:“楚局长忙着呢?”
  楚天齐抬头一看,进来的女人是乔丰年的老婆尚云霞,便热情的说:“不忙,尚董请坐,请问有什么指教?”
  “指教可不敢当,我是来请楚局长帮忙的。”说着,尚云霞脸上神色一黯,“老乔被打一案,到现在还没开庭,还一直拖着,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有结果。”
  楚天齐道:“是吗?你再催催法院。”
  “我催了,可是不管用,好多人根本就不办实事,只知道推诿。”尚云霞拿出一沓纸,说道,“这是我写的一份尽快开庭请示,烦请楚局长关注一下。”
  楚天齐笑了:“你可以直接交给法院的。”
  “我信不过他们的效率,还请您这个政法委副书记过问一下,我就信得过你。”说着,尚云霞把请示递了过来。
  “好吧,那我就给递一下。”楚天齐接过了请示。
  “狐狸精。”尚云霞盯着桌上照片说道,然后又摇摇头,“不是,不是。”
  “尚董,你说什么?”楚天齐追问道。

  “没什么,认错人了。”尚云霞摆摆手,“拜托,我不打扰了。”说完,走出了屋子。
  脑海中回荡着“狐狸精”三个字,楚天齐陷入了沉思中。
  许源县医院病房区三楼。
  夜深了,过道上的灯光暗了好多,整个过道上没有一个人。就连护士站的值班人员,也钻进后面屋子,偷偷眯起了觉。

  最东边病房屋门轻轻推开,一个脑袋探了出来。这个人来回左右看了两遍,又把头缩回屋子,轻轻关紧了房门。
  反锁好房门后,此人进了套间里屋,再次关好房门,坐到沙发上。这个人身材矮胖,不是别人,正是秋胡镇派出所主持工作的副所长陈文明。
  陈文明稍微想了想,拿出手机,按下了一串号码。手机里“嘟嘟……”响了两声,就没了动静,已经被对方挂断了。楚天齐没有继续拨打,而是把手机拿在手中,他知道对方还会回拨过来的。
  果然,过了五、六分钟后,一阵震动的蜂鸣声响起,来电话了。看到屏幕上那特殊的显示,陈文明轻语了一声“老滑头”,按下了接听键。
  手机里传来一个声音:“这么晚了,干什么?”声音很怪异,显然是经过了变声处理。
  “领导,就这么一直装病也不是办法呀,从上个月二十九号到现在,都已经将近两周,他肯定又该找我了。”陈文明小心的说,“领导,你就再帮我想个办法吧。”
  “这是目前最稳妥的办法,先拖着,拖一天是一天,他总不能强迫一个病人为他卖命吧。”对方很不客气,“另外,你以为你是谁?你在人家眼里充其量就是一个小丑,人家根本不可能老是想着你。”
  “话虽这么说,可我还是不踏实。他一直让我协调那事,可我根本就没有按他的要求去做。为此他敲打我‘你锅底有没有黑,自己最清楚’,尤其他还警告我,让我好自为之,还说没有卖后悔药的,我总感觉他话里有话。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是不是准备收拾我了?”陈文明的话中不无担心。
  “你怎么老是自以为是,自做多情?他现在每天烂事那么多,忙都忙不过来,哪有闲心找你?”对方显得很不耐烦,“我都睡着了,又被你搅了起来。废话少说,我要睡觉去了。”
  “领导,等等,等等。您说的对,他可能没闲心找我,可我就是怕万一。”陈文明焦急的说,“前些天他一直忙着两个命案的事,还抽空找了我。现在命案已破,上级也表扬和奖励了他,他就更有时间找我麻烦了。”
  “你怎么就是拎不清?他现在找你干什么?人家现在已经让老百姓走司法程序了,找你顶屁用?现在人家立功受奖,心情正好,何必找你?那不是相当于正吃着好饭,忽然看见一只大粪蛆吗?恶心不恶心?”尽管对方声音怪异,但话中还是带着浓浓的不屑,“干坏事的时候,那胆子都大上天了,现在还没怎么着,就吓破了胆。早干嘛去了?”
  听着对方的话刺耳,陈文明只能在心中暗骂,嘴上却还得陪着小心:“领导,我担心拔*出萝卜带出泥,怕有些事把我牵扯进去,也担心他发现了什么。他那人那么滑头,也只有您能对付他了,您还是……”
  “哎呀,行啦,烦不烦,容我下来想想。”对方打断了陈文明,“你还继续装病,再装个一、两周。”
  “领导,今天已经是七月十二号了,再装一、两周的话,就该到月底了,什么时候是个头呀?再说了,要是老是不到单位的话,我还不得被他给骟了?他现在正巴不得找机会公报私仇呢?”陈文明哀求着说,“求求领导……”
  “我都说了,容我想想,真他妈软蛋。对了,你可别动歪歪肠子,就冲你对他做那事,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你可要想清楚了,省得走错路。”对方说到此,声音戛然而止。
  陈文明从耳边拿开电话,看到对方已经挂断,狠狠的把手机扔到沙发上,口中骂道:“妈*的,就知道骗傻小子,当初把大*爷用完了,现在就想当成鼻涕甩了?门都没有,老子要是倒霉的话,你王八蛋肯定也没个跑。”
  生气归生气,可是面临的问题还得解决。现在看来,别人是指不上了,说不准那家伙还会来个卸磨杀驴。那就只有靠自己,靠自己自救了。
  可又该如何自救呢?陈文明心里盘算起来。
  现在最理想的结果就是,没有事能牵扯到自己,自己就一直装着,继续打哑谜。当然也希望那个“嘴上没毛”小子只是诈自己,希望那小子手里没有所谓的把柄或证据。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还自救个屁,自己并没有什么短处呀。如果只是以所谓的协调不力收拾自己,似乎有些牵强,毕竟那不是自己的主业,是他硬要强加给自己的。
  日期:2017-04-21 07:1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