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539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尊重强者,蔑视弱者。
  你跟他以德服人,他以为你是懦弱,是退让。
  你把他打疼了,打死了,他反而会对你崇拜有加。
  “哦?”陆羽不屑的看着宫本小太郎,“可惜它现在是我的了。刀是好刀,可惜你不是个好刀客。所谓好鞍配宝马,名剑配英雄。我比你厉害,当然比你更有资格。”
  宫本小太郎低下了头。
  他坐下后,就再也没有站起来。
  他及肩而下一道极细的白线忽然向周围渗透,白色中透出一丝血红,复而凝聚。他的双腿忽然完全分崩离析了,只剩下上面半截身体,而他的上身也已经被不知何时递出的一刀自上而下剖成了两半!
  还剩下十余个宫本家武者,看着这一幕,脸色发白,心惊胆寒,连身体都忍不住发抖。

  陆羽看着这群人,淡声说道:“我叫陆长青,我爷爷叫陆神通,当年徐州会战,抢了你们一把刀,叫菊一文字。而我加上这把御神刀,抢了你们三把刀,还有两把分别是天丛云和妙法村正。我不打算杀你们,就想让你们帮我递句话,不久后,我会到日本去。十大名刀,还剩下六把,我会一把一把去取。”
  一群日本人面面相觑,他们下意识觉得这个华夏人是在口出狂言。
  此言一出,不就是在挑衅整个日本武术界的尊严么?
  以一人战一国?
  这家伙,哪儿来的勇气?哪儿来的底气?

  可是换过来想想,日本武者,引以为傲的十大名刀,不是已经有四把,在这个华夏人手里了么。
  再加上刚才陆羽恍如魔神再世的煌煌凶威,他们硬是没敢骂出来。
  只是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至于现在嘛,你们——”
  陆羽指着这群人,“你们可以滚了。”

  一众日本武者,对视一眼,没有废话,也不管同伴的尸体了,转身就走。
  而此时,陆蝉儿却突然说道:“长青哥哥,留个报信的就得了,这帮日本人这么不中用,活着也是浪费粮食。”
  她话音落下,身边的原随云就倏地启动。
  他身材颀长,穿着黑色武士服,动起来,就好像是一道黑色闪电。
  他出刀。
  刀弧绚烂。
  每一刀下去,就有一个家伙的脑袋跟身体搬家。
  陆羽没有说话,死死盯着原随云的每一个动作。
  这一个“拳头”里面的二先生,也是一名用刀的好手。
  不过他的刀,不是一般的砍刀苗刀武士刀,而是一把奇门兵刃。
  刀柄是直的,而刀身,却是弦月般的弧形。

  刀锋青青,青如远山,青如春树,青如情人们眼中的湖水。
  一刀,两刀,三四刀。
  每一刀,都是暴力美学的极致。
  青青的刀光,弯弯的刀身,开始时仿佛一钩新月,忽然间就变成了一道飞虹。
  陆羽眼里极好,一眼就看出,刀身上刻着“小楼一夜听春雨“七个字。
  顷刻之间,还剩下十余个日本武者,果真就死的只剩下一个。

  此人瘫坐在地上,传来了一阵骚臭味,显然已经吓得屎尿失禁了。
  “好了,我不杀你,毕竟长青要让你带话,你可以自己站起来,然后慢慢的离开。”
  原随云看着此人,嘴唇微微开阖,声音清淡,带着一种金属般质感,不冷漠,但很孤寂。
  有点像陆羽在长白山见过的常年不化的冰川。
  你摸着它的时候,甚至感觉不到它的冷,甚至身体会传来一阵诡异的温暖感觉,但如果不及时把手拿开的话,这只手甚至都有可能被冻坏掉。
  江湖上有一双最寂寞的眼睛。

  眼睛的主人,就叫原随云。
  这个江湖最厉害的一个瞎子。
  此人用最后的力气爬了起来,嗷嗷叫着,跑了两步,又跌倒了,他挣扎了好一会儿,才继续爬起来,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若说陆羽带给他的冷,还是人间温度的话。
  那原随云带给他的冷,就是宇宙太空那种接近绝对零度的冰寒。
  “好啦,长青哥哥,这帮家伙一点都不中用,蝉儿太失望啦,一点都不好玩。看来我还是低估长青哥哥了,现在的长青哥哥,可比以前厉害许多了哦。”
  陆蝉儿嘻嘻一笑,跟陆羽挥了挥手,“长青哥哥,既然没什么玩儿的,那蝉儿就走啦。还有,你刚才砍人的样子,特别帅。”
  陆蝉儿说着,就要走。

  就好像,这帮来堵陆羽的日本武者,跟她根本就没有丝毫关系。
  而她只是来旅游踏青,偶尔碰见陆羽而已。
  一只手,拦住了陆蝉儿。
  陆羽的手。
  他站到了陆蝉儿面前,背脊笔直,目光冰寒。
  “蝉儿,今天你恐怕没那么容易走。”陆羽淡声道。
  “长青哥哥,你生气啦,莫不是要把蝉儿绑起来打屁股么?”陆蝉儿眨巴着大眼睛,十分俏皮得说道。

  “有些事情,我决定跟你算一算。”陆羽淡声道。
  他指着陆蝉儿,“你跟我,同父异母,是亲兄妹。作为你得兄长,妹妹即便做了些错事,只要不是错的离谱,我都可以原谅你,譬如小时候,你剪碎了我养的第一条狗。”
  “长青哥哥记性可真好。”陆蝉儿浅笑道。
  “有些事情,我想忘记也做不到不是。”陆羽眯着眼睛,“十八岁那年,你半夜爬到我床上,诬陷我非礼你,接着陆野狐斩断我的武脉,将我逐出家门,这件事情,你觉得我能忘记么?”
  “那长青哥哥想怎么着,要杀了蝉儿么?”陆蝉儿问。
  “还不至于,再怎么着,你也是我妹妹。”陆羽回应道。
  “长青哥哥,你可真是宅心仁厚呢。”

  “宅心仁厚算不上,只是为人的一点基本坚持罢了。”
  陆羽盯着陆蝉儿,“蝉儿,我就问你一句话,我妈妈当年是怎么死的。”
  “大妈妈死得时候,长青哥哥差不多六岁,也就是十八年前,那时候,蝉儿才三岁,还没到陆家呐,我怎么知道。不是得病死的么?”陆蝉儿掰着手指,眨巴着眼睛问道。
  “我那时候很小,许多事情记不清楚。但某些事情,记忆还是很清晰的。”
  陆羽舔了舔有些干冷的嘴唇,“我妈身体一直很好,是在那一年突然就变坏了的。而那时候,陆野狐早就跟孟冰云那个女人,也就是你妈妈在一起了。只是因为我妈妈还在,而他跟我妈妈的婚事,又是爷爷给他定下来的,爷爷又还活着,所以陆野狐不敢把你们领进家门。”
  “当然,我不怀疑陆野狐会对我妈妈动杀心。陆野狐这老犊子虽然是个混账,但他恪守古礼,信奉规矩。杀妻这种事情,他绝对做不出来。且有他在,孟冰云那个女人,我那个好继母,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去做。所以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怀疑我妈妈的死,里面有什么猫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