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的道门奇术》
第624节

作者: 大楚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局,当然是你胜了。”白言博尽管十分不乐意承认是林煜胜了,但是他周边这么多人在这里看着,也由不得他不承认。
  “呵呵,那贵门的接骨良方应该是我的了吧。”林煜笑道。
  “这个是自然。”白言博一点头。
  “爷爷……”白子实吃了一惊,要他把自己白家的接骨良方献出去,他心里是一千个不愿意的……
  “闭嘴,还不是你惹的祸,我早告诉过你,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白言博喝道。
  他这一句话直接把白子实吓的脑袋一缩,缩了回去。

  林煜冷笑了一声,他现在才发现白言博确确实实的十分无耻,现在明明是他自己输了,一眨眼又把责任推到他孙子身上了。
  难怪白子实言而无信,有这么一个爷爷,他的孙子如果能好了才奇了怪了呢。
  “那我可以在你们这里找一件东西据为已有吧。”林煜笑道。
  “白家诊堂只要是看得到的,你可以随便去拿。”白言博双手一张道:“我白家人,愿赌服输。”
  “装……”看这家伙一幅大义凛然的样子,林煜不自由主的冷笑了一声。

  “别的不要,我就要那对镇纸石。”林煜向大厅正中央那处诊桌一指……
  这张诊桌正是白言博的诊桌,因为白家世代中医传承,所以这诊堂保持着很好的传统。
  桌子是以沉香木制成,而且上面有写方子所用的文房四宝,两各有一只墨玉麒麟……显的十分的气派。
  白言博喜欢年代久远的玩意,而他诊桌上这一套,是从各地古玩市场淘来的,下来恐怕要近百万。
  但是上面最不起眼的就是那对镇纸石,这镇纸石色泽碧绿,长方形,约一厘米厚,上面篆刻有字……
  虽然最不起眼的是这两只镇纸石,但是白言博感觉到胸口一痛,瞬间痛的他抽了起来……
  他想破口大骂,因为林煜的目光实在是太毒了,在他诊桌上,最不起眼的是这一对镇纸石,但最贵的也是这一对东西。
  这是一对寿山石,不仅是这样,而且还是祖传的,追溯起源,恐怕要到明代以前,是白家历代相承之物,价值连成,林煜这一选,直接是选走了价值近千万的东西。
  “你……你……”白言博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他想把林煜赶出去,但是真的赶出去的话,他白家的招牌就砸了,怪也怪他有些托大,他认为林煜的医术对自己来说,根本不值得一提,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输的竟然会这么惨。
  早知道这样,他和林煜私正秘密比试,把所有人赶出去,那样的话林煜就算是赢了,他也可以来个死不承认。

  但现在晚了……在这里围着两人看比试的人恐怕有不下百人,如果他今天不认账……那好了,无名年轻人大败白家医术……白言博输不认账的事情,恐怕瞬间会传遍整个苏杭。
  这一次他输给林煜,已经有很多人在想他白家的医术是徒有虚名了,不行,他要尽最大的努力挽回这些损失。
  “怎么,白老舍不得了?”林煜诧异的看着白言博,“要不,我们换一样吧。”
  林煜说着又向诊桌上一指道:“那桌子角落里摆的,针灸铜人,也是一对,我不要两只,你只需要给我一个就行了。”
  如果能吐身,白言博真想吐身三升,他对林煜怒目而视,这家伙的目光刁……太刁了。
  这针灸铜人,历史就更名了,据说这是华佗为训练弟子针法而制出来的铜人,制作的十分的精细,虽然个头只有两尺多高,但是身上遍布了人体所有的穴位。
  这种高精度的制作工艺,连现代人都叹为观止,这已经不是艺术品了,这对中医来说,简直就是无价之宝。
  林煜张口就要走一只,他不肉疼才奇怪呢。
  “当然不是……”白言博让自己冷静了下来,他随即恢复镇定,他看着林煜道:“这镇纸石是家传之物,有纪念价值,君子不夺人之好,我想一个医德高尚的人,不会做出这种事情吧。”
  “当然不会。”林煜笑了,这家伙还真的会堵人嘴啊,他的无耻远远的超乎自己的想像。
  “至于这铜人……也是我喜欢的东西,非常喜欢的那种。”白言博道:“这么送你了,说真的,我还有些肉疼。”
  “呵呵,白老不会想在和我比一场吧。”林煜笑了,他早看出来了这家伙打的如意算盘。
  “我是比较欣赏年轻人的。”白言博很满意林煜的聪明,他一点头道:“不如这样吧,我们在来比一场。”
  “这个可以有。”林煜一点头,他微微一笑道:“比这一场,谅白老心里不舒服,毕竟白老的专长还没有完全施展出来嘛,我们完全可以在比一场,这样的话比较公平。”
  “呵呵,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年轻人。”白言博笑了,他觉得刚才自己那一场的失败完全是因为自己轻敌。

  在来一场的话,他分分钟压着林煜打。
  “如果这一场,白老在输了,我可要拿走贵诊堂的接骨良方、镇纸石,还有针灸铜人了,白老可真的想清楚了?”林煜善意的提醒了一次。
  “当然想清楚了。”白言博一点头道:“不过这一次,你想在赢的话,恐怕有些难度啊。”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绝对的,白老觉得我会输,但是我又觉得我自己会赢。”林煜呵呵一笑道:“看起来,我们两个都很有信心。”

  “这一局,我们比针吧。”白言博道:“比下针的速度,以及针灸的精确度。”
  “怎么比?难不成白老要找一个人现场做实验让我们扎针不成?”林煜诧异的问。
  听林煜这么说,本来围在前面要看热闹的人一个个的向后退去,开玩笑,这可是拿针在身上扎,谁也不愿意做这样的小白鼠吧。
  上一次现场诊病,大家多多少少还能接受一点,但是这一次,所有人都接受不了了,毕竟这是在身上动针,滋味恐怕不会太好受吧。
  “就以这两个铜人为例。”白言博向两只数尺高的铜人一指道:“这两具铜人身上的穴位与人体一模一样,只是相对而言缩小了比例罢了,我们两个在铜人身上刺针,速度快的,刺穴准的,最后胜出。”
  “这个好。”林煜笑道:“既然这样的话,我在说一个条件吧。”

  “当然可以,你说。”白言博一点头道。
  “我们要刺所有的穴位,谁先刺完,谁胜出,怎么样?不限定时间,这样的话我觉得更具有挑战力一些。”林煜笑呵呵的说。
  “呵呵,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白言博笑了,按照传统的穴位来说,人体十四条主经络上的穴位总共是三百六十一个,但是加上现代的脚底按摩以及一些不重要的穴位,大大小小加起来,恐怕有不下七八百个,这要是全部刺完,还真的有些考究啊。
  “不过如果全刺完的话,有些浪费时间,这样吧,我们选十四条主经络上的三百多个穴位为主,这样的话比较节省时间一些。”白言博冷笑道。
  “当然,一切听白老的,只是我没有那么多的针,不知道白老可否借我一些毫针呢?”林煜淡淡的笑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