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的道门奇术》
第623节

作者: 大楚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就是了。”林煜一点头道:“受惊吓和失魂,完全是两个概念,前者是因为惊吓导致肾气虚浮,盖恐伤肾,惊则气乱……如果治疗,宜补益肾气,安神定志……”
  林煜说着取出了一根金针,在孩子双手中指关节轻轻一刺,挤出一点水,然后用酒精棉擦拭掉。
  随着他这一针扎下,孩子的哭声果然渐渐的变缓了,只是他还是在哭。
  “有效果了……真的有效果了,孩子不哭了。”

  “医生,可他还是有点哭啊,怎么办?”少丨妇丨对林煜有了信心,但是孩子还是在一直的哭,她不由得还是有些慌。
  “别急。”林煜又取出了几要鹤尾金针道:“如果马上不哭,还要取百会、内关、太溪等几穴,这几个穴位比较特殊,这要征得你们的同意。”
  “一派胡言,这几个穴位的位置都比较特殊,就算是成人,下针的时候也要小心翼翼的,况且对方是一个小孩,出了问题,你能负责的起吗?”白言博感觉到有些无地自容,他对着林煜吼道。
  “那要看下针的人是谁了。”林煜淡淡的一笑道:“白老觉得应该慎重,这无可厚非,因为白老没把握,我建议家长取这几个穴,那是因为我有把握,所以白老不要以自己的水平为标准,那样不合适。”
  “你……”白言博大怒,林煜这句话的意思是讽刺他的水平不行。
  “小兄弟,你试试吧,我相信你,刚才的事情对不起了,我向你道歉。”少丨妇丨的丈夫犹豫了一下,做出了决定。
  “好……”林煜说着取出金针,开始为婴儿针灸……针留穴位数分之后,他取下了针。
  孩子现在果然不哭了,他也没有入睡,只是睁着两只滴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林煜。
  “不哭了,真的不哭了……”周边的人惊喜的说。
  “厉害……可是脸色有些红啊,是不是还在发热?”
  “医生,孩子还在发热啊,这怎么办?”少丨妇丨摸摸孩子的额头,觉得还是有些烫手。
  “把包在孩子外面的衣服给取下来,放到这里,散散热。”林煜说着找一直笔,在地上画了一个虚线……

  少丨妇丨依言,把孩子身上的衣服解下来,把孩子摊放在地上。
  孩子一到地下,马上活泼了起来,他举着两只小手对着众人笑……
  “好了,可以抱起来了。”五分钟以后,林煜提醒道。
  少丨妇丨连忙把儿子抱了起来,重新包好,她伸手一探儿子的额头,果然,儿子的脑袋不烫了,她惊喜的说:“真的……真的不烫了……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孩子刚才发热,是因为你包的太厚实了,出汗导致的虚热,在加上惊吓,所以会出现发热的假像。”林煜笑道:“如果摊开了放到了地上,一来散热,二来孩子接地气,这虚热,就会自然而然的消了,道理很简单,仅此而已。”

  “医生,这样好了吗?你确定我儿子的情况不会在反复了?”少丨妇丨还是有些不相信的看着林煜,因为现场的情况转变的有些太快,刚才白言博自信满满的样子还历历在目,她不确定儿子是不是一会儿又会反复。
  “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在这里观察观察,我就在这里等着,直到你们放心为止。”林煜微微一笑道:“我不像是有些人,治病只治好表面,一眨眼的功夫,又犯了。”
  白言博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他心中暗道轻敌了,不过今天他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的认输的,他在琢磨着,该如何找回这个场子来。
  “那……就观察一下吧,观察十几分钟就行了,刚才我们对你……实在是不好意思了。”少丨妇丨的丈夫有些不好意思的对林煜说。
  他刚才对林煜冷嘲热讽,可是一眨眼,他又求到了别人头上来了,这不得不说有些讽刺。
  “没关系,我确实长的年轻一点。”林煜笑了笑道:“都习惯了。”
  林煜越是这样说,这对夫妇越是不好意思,他们在观察的期间,一个劲的对林煜道歉……
  “这位朋友,我也懂点中医,有些地方,我还是不太明白,不知道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人走到了林煜的跟前道。
  “当然可以,你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提出来。”林煜一点头道。
  “孩子一直哭闹不停,而且伴随着低热,如果让我去诊断,我多半也会诊断成失魂症一类的病症,可事实上孩子是受了些惊吓,而大多时候,失魂症与受到惊吓的症状是差不多的,我想请问一下,你是如何判断的?”中年人问道。

  “很简单。”林煜微微一笑道:“看孩子身上的气息,看舌苔,水平高一点的可以悬脉,而且还可以从孩子的印堂上看出来。”
  “印堂上?”中年人明显没有听说过这种方法。
  “印堂微黑,那就是失魂的情况,如果孩子的印堂一片润滑,那就是受到惊吓的,最大的区别就是在这里了。”林煜笑道。
  “原来是这样。”中年人恍然大悟:“可是受到惊吓与失魂其实就是一样的,只是程度的深浅不一样罢了,为什么治疗的方法会不一样呢?”
  “一般来说,孩子的失魂症,都是受到惊吓引起的,受到的惊吓严重的话,就是属于失魂。但如果孩子受到的惊吓没有那么严重,你又用失魂症的方法去治疗,非但不会起到效果,反而会让他第二次受到惊吓,所以刚才孩子的情况有些加重。”

  “原来如此……”中年有对林煜一拱手道:“受教了,我只是一个中医爱好者罢了,平时对民间偏方有些研究的。”
  “不客气。”林煜微微一笑。
  话说间,十多分钟过去了,在这期间少丨妇丨一直在逗孩子,而孩子的精神也特别的好,他和自己的母亲玩的很开心。
  之后孩子打了一个呵欠,小脑袋一歪,很快甜甜的睡去了。
  “孩子怎么了?”少丨妇丨有些紧张的向林煜问道。
  “没事,只是累了,休息一下就好了,回去以后好好的睡一觉,明天起来就没事了。”林煜笑道。

  “哦,哦,好的,谢谢医生。”少丨妇丨想想也是,自己的孩子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好好的休息了,现在困了乏了也是正常的。
  “医生,不用开些药吗?”少女的丈夫问道。
  “不用,西药伤肝肾,用中药孩子最好,但孩子这么小,用中药的话根本吃不下去。”林煜说着看了白言博一眼道:“白老刚才给孩子开中药的时候,考虑过孩子能不能吃下去吗?”
  “你……”白言博大怒,不过林煜说的话也是实话,他开药的时候,只考虑药性,根本没有考虑到孩子到底能不能吃下去。
  孩子这么小,就算是用脚指头想,也知道根本吃不下去中药的,林煜的话让他感觉到有些无地自容。
  “好的好的,谢谢了。”少丨妇丨的丈夫连连点头。

  “不需要在观察观察了吗?”林煜笑道。
  “不不,不需要了,是我们有眼无珠,没有想到兄弟年纪轻轻,却是一位高人啊。”少丨妇丨的丈夫陪着笑,两人对林煜千恩万谢的,然后离开。
  “白老,我们这一局,胜负几何?”林煜看着白言博,微微的一笑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