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333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高团长的朋友?
  席间观察他们交谈的神态,不像。
  猎头的朋友?
  看上去也并不像是非第一次见面。
  这样一个陌生的非部队人员出现在这样的接风宴上面,着实令人奇怪。
  要知道,猎人突击队的保密级别是非常的高的,否则编制不会划在风马牛不相及的文宣队下面。
  一直喝到九点多,三个多小时,喝掉了二十斤当地的农家米酒。勤务兵把都摇摇晃晃的领导们送回房间,李牧等人相互搀扶着上通勤车会宿舍,猎头却是和那名神秘的中年男子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回到宿舍,石磊直接摔床上睡着了,林雨在厕所吐了半个小时,挣扎着出来也摔床上呼声连天起来。耿帅的情况最糟,他是赵一云和杜杜晓帆几乎是半抬着给弄回宿舍的,躺在床上哗啦啦的直接就往地板上吐。
  李牧坐在那里倒了一杯开水,慢慢喝着,点了烟抽。
  赵一云和杜晓帆拿来拖把搞卫生,这二位喝得最少,因为他们不像石磊和林雨那样猛冲猛打。
  金焕明没有和大家住在一起,他是军械员兼通信员兼文书,住在队部,其实队部就他一个人。他没喝酒。任何部队任何时候,金焕明这种岗位的人,都坚决的不能喝酒,得时刻保持清醒。
  你不知道上级机关会在什么时候一道命令下来。
  打扫完卫生,耿帅往边上一坐,然后就跟无骨动物一样慢慢的倒下去,不到一分钟就睡着了。
  李牧不由的笑了,这小子酒量不好,一直强撑着,只为了不丢脸。
  赵一云是真真的没事,拉了把椅子在李牧斜对面坐下,接过李牧递过来的烟,点了一根抽上。
  “晚上的接风宴透着古怪,看出来没?”赵一云吐了一口烟雾。
  换换点了点头,李牧说,“只是不知道是坏事还是好事。”
  “什么样的算是坏事?”赵一云问。
  笑了笑,李牧说,“接风洗尘的酒变成壮行酒,你说是坏事还是好事?’

  “不至于吧?”赵一云一愣,不敢相信地说。
  “看看,留队之后,仅仅半年,咱们参加了多少次实战行动。”李牧沉声说,“如果说前面两次行动带有突然性偶然性,但是后面连续几次任务,就不能用同样的理由来解释。你有想过其中的根源吗?全军那么多部队,且不要说全军,单单是咱们军区,那么多部队,咱们算什么,凭什么让咱们来出这个头?”
  紧锁着眉头,赵一云沉思着思考着,“去年底的演习,击毙红军指挥官的那场战斗,你的意思是,从这里开始,咱们被盯上了?”
  “只能这么解释。”李牧缓缓点头,“也许上级一开始并没有对咱们寄以厚望,但是随着咱们不断的体现出来的能力素质,因此引起了重视。”
  赵一云苦笑着叹了口气,说,“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也许好坏参半。好的方面,咱们比其他人多很多经验,坏的方面,咱们没准哪天就真的光荣了。”
  “无畏者无惧,越怕死越容易死。我想我有资格说这话。”李牧微笑着说。
  赵一云无奈摇头,“你当然有这个资格,再没有谁比你更有资格。”
  李牧忽然扫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几位弟兄,说道,“都起来吧,没外人在,不用再演戏了。”
  “嘿嘿。”石磊第一个爬起来,双目目光炯炯,一点也没有醉酒之人的迷离。
  然后是耿帅,他笑着搓了一把脸,“的确有些晕了。”
  林雨爬起来,直接走过来跟李牧要烟抽,“喝了酒我就特想抽烟。”
  没有一个是醉酒的。
  “都听见了,今晚就好好的把心态调整好,明天起床,今天晚上就成为历史。”李牧把烟散出去,“明天是艳阳天还是连绵雨水,天气预报没法给咱们准确答案,因此,我们要做好思想准备,不管什么天气,都无法形成影响。”
  众兄弟凝重地点头,都是腥风血雨里过来的人了,想要让他们失去警惕性,就算是酒精就算是领导敬酒,也不行。
  101号宿舍的灯光,一直亮到十点三十分,这也是101号宿舍唯一一次没有在规定时间熄灯。
  没错,门牌号没有变,还是熟悉的101。
  陆航团机关楼团长办公室。
  高团长并不在,倒是两位客人鹊巢鸠占了去。
  会客处的沙发那里,接风宴上的那名神秘中年男子坐了主位,陈韬坐了客人的位置,两杯热茶在茶几上冒着热气。
  神秘中年男子来自于禁毒局,是情报处苏处长,局处级干部,轮行政级别,比陈韬的副团级要高上半级,且不说部队干部转业到地方要降半级使用。
  “陈参谋,情况就是这样,五月二十三日,也就是后天早上六点,时间非常紧张。我的人已经到了既定地点,但很难进入设伏区域。”
  苏处长把案情详细介绍了一遍之后,苦笑着说,“那伙马帮是老对手了,火力强大,这一次又是把越境点选在了雷区。对地雷,你们是最熟悉的,武警特警也不行。这个案子我们跟了八个月,我们禁毒局一大半的力量都耗在这上面。终于把内线打进去,眼下是收网的时候,却遇到了这么一个难题。没有办法,只能请求你们的帮助了。”
  顿了顿,他说,“西北的薛向阳副局长当年和我是一个培训班的,是他推荐了你们。”
  陈韬缓缓点头,薛向阳知道猎人突击队的去向不奇怪,没准以后还得到西北那边和薛向阳搭台子。专业的反恐力量本来就不多,像猎人突击队这么有经验的就更少,上面自然是频繁使用。
  离开西北之前,薛向阳还笑着说,李牧还没把他们的女子特警队也训出来,这笔账是要记上的。

  对于苏处长的来意,陈韬基本上没有什么意见——上面白纸黑字的命令下来了,有个屁的意见。
  “苏处长,我已经接到命令。你安排,我执行。”陈韬就一句话。
  苏处长心里大大地感叹和部队打交道就是爽快,只要命令到,你只需要派任务,不需要操心其他的。
  不过,苏处长还是有一个担心,他犹豫了一下,问道,“陈参谋,今晚见到的几位,就是你们的全部人员了?”
  笑了笑,陈韬自然是知道自己手下那几个歪瓜裂枣人家看不上眼,就形象而言,除了赵一云和杜晓帆这俩看着还顺眼,其他几个就没法看了。还有一位异数,你说长得还蛮好,可是一笑起来,总是那么的吓人,两眼稍稍一凝,都能给小屁孩把屎尿都吓出来,自然是那位唤作李牧的。
  当然陈韬不可能告诉苏处长猎人突击队的编制人数,他说,“你见到的,是我打算派出的突击队成员。”
  苏处长也不是第一天当丨警丨察了,呵呵笑了笑,除了选择相信部队的同志,还有其他路子吗?
  但凡有,他就不会出现在这里。
  禁毒局是重点部门,在有些省份那是比刑侦的都牛叉,在这靠着金三角的西南,更是警种之中的NO.1了。所有的资源都会向他们倾斜。需要攻击组了,有公丨安丨部门自己的特警队支持,不行还有精锐得能跟特种部队掰手腕的武警特警。

  日期:2016-05-25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