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5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常亮、杨天明汇报情况后,楚天齐意识到聚财公司肯定有鬼,否则不应该不谈。想了想,楚天齐给陈文明打了电话,让陈文明来见自己。
  陈文明来的倒是挺快,接电话一个多小时就到了。他进门后,一个劲擦汗,还不时向局长谄媚的笑着。
  看到对方的做派,楚天齐没有说话,就那样面无表情的盯着对方,他倒要看看,这小子会表演到什么时候。
  见局长不开口,陈文明自说自话起来:“天气真热,闷的慌,天天都像要下雨。还不是雾霾闹的,经济没发展起来,污染倒是一天比一天厉害。刚才我正在调解一家婆媳矛盾,接您电话后,不敢耽搁,就让小刘继续做工作,我自己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那辆吉普也不做主,路上息了两次火,还是太老了,到派出所之前已经倒过四、五次手。”
  我看你装到什么时候,净说这些扯蛋的话。这样想着,楚天齐依旧不说话,而是依旧面色冷峻的看着对方。
  看到局长还是这副冷冰冰的模样,陈文明转换了话题:“局长,您叫我来有什么吩咐?是不是准备到所里指导工作?欢迎,非常欢迎,同志们都盼着聆听局长的教诲呢!大家……”

  真他娘的会装,心中暗骂一句,楚天齐打断了对方:“陈文明,我交给你的任务,你完成了没有?”
  “任务?什么任务?局长交给我好几项任务,您指的到底是哪一项?”陈文明一脸愕然。
  楚天齐被对方装傻功夫气乐了,他指着对方道:“陈文明,少来这一套,你装什么像?我让你协调靠山村村民山林租赁纠纷一事,你是怎么协调的?啊?”
  “是这事呀,局长,您听我说。”陈文明脸上一副苦样,“从您安排我这项任务后,我不敢有任何马虎,立刻多次奔走于聚财公司和村民之间。村民言说对方合同造假,可空口无凭,聚财公司则信誓旦旦按合同办事,而且还有白纸黑字合同在手,这本身就是一个很难完成的任务。经过我苦口婆心劝解、做工作,连嘴皮子都磨破了,聚财公司方同意给每家一千五百元钱,这相当于半年租金了。
  当然,这不是聚财公司付的租金,而是出于人道,给村民的援助。做为援助的条件,就是村民永远不再上门无理取闹,还要写出书面承诺。等我把这条件向村民一说,村民当场就骂了我,说这是不平等条约,根本不可能答应。还有人直接骂我,说我是卖国贼,他们也太抬举我了。哎,到聚财公司协调,我是求爷爷告奶奶,受尽了白眼,可老百姓根本就不买帐,我也没有办法。”
  楚天齐缓缓道:“听你的口气,你好像已经竭尽全力了,那怎么村民还会来上丨访丨?你怎么没有阻拦?事后也没有向局里汇报?”

  陈文明看似诚恳的说:“局长,村民来上丨访丨,我是压根一点儿都不知道。当我知道的时候,他们早就到县政府了。要是我提前知道的话,一定会进行劝解、做工作的,就是跪下来求他们,也不会让他们到县里。最起码要争取一个向领导汇报,让领导有所准备的时间,可他们是瞒着我偷偷来的,我也不能先知先觉。当我知道他们已到县里后,也准备要汇报,可转念一想,我又打消了念头。
  因为村民到县里上丨访丨,县政府和信访部门必须要出面,局里只需要辅助维持秩序就行了。可要是我向局领导一汇报,那么县里一旦知道,就会怪罪局领导没有提前上报。只要我不进行汇报,那么局领导就不知道此事,县里即使知道我曾经协调过此事,那也只能把板子打到我身上,而不能难为局领导。”
  对于对方的狡辩,楚天齐真是无语,便沉声道:“今天是六月二十五日,事情整整过去一周,怎么也没见你来汇报?”
  “既然我准备把这事扛下来,那就干脆一扛到底,随时准备接受县里的板子,哪能在这节骨眼再把责任推出来呢?”陈文明说的大义凛然,“可能我好心办了坏事,请局长您多多批评。”

  “哦,我还有一事不明,为什么聚财公司能让你进到公司里面,却把常副局长和杨主任挡在外面呢?”楚天齐提出了疑问。
  “其实我进去的时候也很费劲,基本他们也是在门口保安室见我。常副局长和杨主任去的这两次,正赶上他们公司生产安全大检查,也是没办法的事,当时我也在场,也被挡在了外面。”说到这里,陈文明话题一转,“听说何喜发回来了,让他把当初签的合同拿出来,不就一目了然了吗?他可是此事的重要见证人和参与者,与聚财公司的来往也非常密集。”
  听对方提到何喜发,楚天齐鼻子“哼”了一声:“陈文明,与聚财公司来往密切的不只是他吧,好像辖区派出所领导也与他们关系不一般呀。”
  陈文明忙道:“局长,我冤枉,他们公司在秋胡镇派出所辖区内,自然会有一些接触,但根本不存在关系不一般之明。”
  “陈文明,我这可不是道听途说,你锅底有没有黑自己最清楚。”楚天齐面色一寒,“我今天叫你来,并不是要恫吓你,而是给你改过的机会,希望你能认清形势,好好辅助、配合局里协调此事。如果你非要等我拿出证据,那我可就没这么客气了。”
  陈文明继续大呼冤枉:“局长,我真是冤……”
  楚天齐大手一挥,打断对方:“你好自为之,世上可没有卖后悔药的。你走吧,看你表现。”
  时间过的真快,已经到了月底——六月三十日,从上次找陈文明算起,又过去了五天。在此期间,常亮和陈文明又去了两次,仍然没有见到聚财公司领导,也没能进得公司里面。今天是第三次去,也不知道情形怎样。

  正想这事,曲刚来了,同来的还有常亮和陈文明。一看三人的脸色,就知道又没办成。
  果然,曲刚进门就说:“什么东西?一个破公司还牛上天了。”
  “坐下说。”楚天齐用手一指沙发。
  三人坐到沙发上,曲刚率先说道:“今天是周末,我也去了,本以为在县域境内还有点儿面子,可到聚财公司后,直接弄了个烧鸡大窝脖。不但保安不放我们进去,还当着我们面把一个铜牌挂到墙上,铜牌上是‘重点企业保护单位’几个大字,发牌机关是定野市委统战部和市公丨安丨局。保安告诉我们,上级机关发这个铜牌,就是保护他们免受一些单位恶意检查,以维护他们的正常生产经营活动。他们也太狂了,这分明就是在影射我们。”

  常亮也跟着附合:“是的,他们也太张狂了。曲局报上姓名后,那个保安直接说,我们只听公司领导的,不知道有什么姓曲或姓直的领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