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859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清道人淡淡说道:“你应该知道,少昊的一生,因为种种原因,总会受到凤鸟的青睐,只要是他的人生大事,都会有凤鸟来贺。后来这些事情朱雀就听到了,于是朱雀就问他的徒子徒孙,为什么你们都喜欢这个少昊?他的徒子徒孙们说,因为这个人又神圣之德!就这样,朱雀对少昊产生了一些好奇,然后他就去看了少昊。我已经和你说过,朱雀能窥破命运,她见到少昊以后,就知道这应该是与她同伴生死的人,她这才留在了少昊身边,遵循命运的轨迹!”

  说到这里。三清道人昂首叹道:“四大神兽,都曾经是并肩作战的好友,毕竟是天地之初诞生的第一批生灵,他们之间当然有着相互依存的关系,后来,死的死,伤的伤,总归是有一份情义在的,那条应龙虽然忘却了大多数的事情,但它的执念告诉它朱雀不可弃,于是它干脆就驮着凤鸟进了你的体内!”
  乖乖!
  我终于明白了,敢情老子体内有俩神兽啊?而且还是俩吃货!
  这很明显都是赖上我,要靠着我成长的东西啊
  我连自己都养活不起,咋养活这么俩大胃王?

  “还有一个问题!”
  我几乎是咬着牙,然后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为什么凤鸟会挑上老子?当时我身边还有好几个人!”
  “杀气,你的杀气,”
  三清道人的回答简洁而有力,他的脸上仍旧跟打着马赛克一样,一团模糊,只不过,我能感觉得到他在注视着我,而且还是眼神很深邃的那种注视,那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只能说是一种奇特的第六感吧,反正每一次说起我的杀气的时候,三清道人都会是这模样,
  我被他说的心里头好奇万分,忍不住问道:“我的杀气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知道你的杀气是从哪里来的不,”
  三清道人的声音很沉重,轻飘飘的说道:“那来历……啧啧,吓死人啊,,”
  杀气的来由……
  于是,我更加好奇了,
  我只知道,第一个夺到杀气的人,是我的前世,我的前世从一个非常神秘的地方给搞出来的,具体是哪里,他自己都特么的不知道,出来以后就忘记发生了什么了,好像是那一段记忆被彻彻底底的抹掉了一样,想破脑袋也就是想不出到底发生了什么,
  所以,杀气的来由,到现在也是一个秘密,,
  “可惜,现在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你也没能力面对那一切,”

  三清道人绝对是个调戏人的高手,挑起了我的兴趣,最后又不和我说到底是怎么回事,直接给我撂下一句:“反正吧,这东西,还真就只有你行,别人练了,连特么的逆天改命都难,明白告诉你吧,杀气上的秘密大着呢,它是最狂暴、也最残忍的能量,但同时也是最温和的能量,犹如水一样,平静的时候能滋养万物,但狂暴的时候,也能摧毁万物,朱雀涅盘,就是因为看上了你这杀气,没办法,它的涅盘太难了,死中求活啊,能简单,除了你的杀气,恐怕也就只有逆天改命时候的天地紫气能给它提供涅盘的温床了,它挑上你,正常,那条应龙虽然失去了自己的所有意识,但阴差阳错误打误撞的钻进了你的体内,也是它的造化,最起码它有了重回巅峰的希望,

  总而言之一句话吧,你们之间是互惠互利,它们选择了你,给了自己重生的希望,你拥有了它们,相当于种下了无敌的种子,一龙一凤,厚积薄发,当他们伴随着你走上巅峰的那一刻,你必将傲视群雄,
  试问,谁能和豢养着两个神兽的存在对抗,
  我想,就是你师父,或者是那个击杀凤鸟的存在见了你都得颤三颤吧,别看他们是大帝巅峰,只要你站在大帝门口,他们想和你练练就得好好掂量掂量,因为……他们也扛不住那样的群殴,
  这不是我在胡扯,当年……如果少昊也是大帝级别的话,或许结局又会是另外一番模样,两个大帝前期的存在群殴的话,大帝巅峰也得哆嗦,”
  三清道人说的吐沫星子横飞,热血澎湃的,但是……我实在高兴不起来,
  身体里养着这么俩祖宗,能高兴的起来,
  也就是说,我今后每前进一步,都万分艰难,
  因为,别人得到一分力量,都是自己的,而我得到一分力量,得掰成三块,我一块,朱雀一块,青龙一块……
  这样,我能跑得快,

  无敌,对我而言遥不可及,就我这一天到晚脑袋绑在裤腰带上玩命,能不能活到那天还是两码事呢,现在的我是急切的需要力量啊,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不过,说起了那个大帝级别的恶魔,盘旋在我心里很久的一个问题就又一次冒了出来:“那些灭了拉文族的东西,你知道它们是什么,对不对,”
  三清道人默默点了点头,
  “当年,少昊悍然挑战那个大帝级别的存在的时候,你应该是知道的,对吧,你怕死,所以没去,对不对,”
  我盯着三清道人的那一团模糊的脸,一字一顿说道:“能不能告诉我,那些到底是什么东西,它们来自于哪里,为什么忽然会攻击两河流域的文明,为什么要灭掉拉文族,”

  “性格,性格决定命运,”
  三清道人怅然若失的说道:“每个人的性格不一样,就注定他们处理事情的手法也是不一样的,少昊独战那个大帝级别的恶魔,我当然知道,但是,相比于他的选择,我认为保存自己是最重要的,少昊生性刚烈,恩仇必报,所以,在那种情况下选择决一死战,而我,选择保存自己,等待来日的东山再起,我们性格不一样,所以做出的抉择也是不一样的,不能说是谁出卖了谁,”
  从始至终,三清道人都没告诉我那些东西到底是什么,我知道,这又是他不想说的东西了,
  可我实在是太想知道了,于是我就追问三清道人,我认为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什么是不可能和我说的了,
  “我告诉你,他们是敌人,你会相信吗,在我眼里,他们是敌人,可是在你眼睛里,他们未必是敌人,所以,他们到底是什么东西,你自己去追寻吧,”
  三清道人淡淡说道:“相信,如果你自己去追寻答案的话,一点点,一滴滴的看看他们曾经做过什么,最后会和我一样把他们当成敌人的,如果我现在告诉你,你还真未必会把他们当成敌人,说到底,他们是不是敌人,就看你的骨头有多硬,”

  三清道人说话跟绕口令一样,说的我脑袋都大了,最后我直勾勾的看着他,一字一顿的问道:“如果我认为他们不是我的敌人呢,”
  日期:2016-12-10 07:2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