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4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曲刚回答:“是,我已经特别嘱咐张天彪这些内容了,他也和拘留所做了强调。而且我刚才也跟着去了那里,那个单间就关他一个人,里面的设施都做过无伤害处理,监控也没有死角。再加上整个拘留所有全套监控设施,还有武警站岗值勤,应该是目前最理想的所在。”
  “那就好,不过一定不能掉以轻心,他可是处理山林纠纷一事的关键人物。”楚天齐叮嘱道,“你还是要多留心,有你直接盯着,我才觉得放心。”
  曲刚表态:“谢谢局长信任,我一定会重点关注此事。局长还有其它吩咐吗?”
  “没有了,早点休息。”说完,楚天齐挂断了电话。

  靠山村山林租赁纠纷一事,楚天齐一直挂在心间,现在找到了何喜发,他总算暂时松了一口气。
  本来这事跟他这个公丨安丨局长没有什么直接关系,但楚天齐就看不得老百姓受屈。虽然一开始只是听了村民的一面之词,不过以他的观察、分析,以及这几年的从政经验看,他已经基本认定村民肯定是被坑了。只是苦于没有证据,而且也不便直接出手,这才一拖再拖,直至今天村民上丨访丨。所好的是,上丨访丨之事暂时得以平息,没有造成特别不良的后果。
  想想整个事情过程,确实也有好多巧合之处。
  巧的是,以前从来没有遇到火车晚点,而却在今天这节骨眼晚了。不过所好的是,自己赶到政府时刚刚好,正好及时阻止了现场即将失控的局势。
  还有一巧,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那就是当初放了赵六一马。正是放赵六时给其留下一个尾巴,逼得赵六不得不经常联系自己,没想到却成了找到何喜发的关键因素。而找到何喜发,让何喜发出面,却又是解决山林租赁纠纷的关键。从现在何喜发的表述以及提供的合同来看,整个形势发展已经对村民比较有利,毕竟白纸黑字写着,总比村民空口无凭要有力的多。
  当然,现在还不能盲目乐观,聚财公司既然能够拉拢腐蚀何喜发,怂恿何喜发与他们共同做局,那就不敢保证是否还有别的后手。不过现在控制了何喜发,那么这件事的主动权就大了很多,下面就看曲刚他们的协tiaoqing况了。不管怎么说,这事总算是向前推进了一大步。
  本来一直发愁没有合适方式介入此事,不曾想张天彪说话捅篓子,县里正好以此为由,把一个看似烫手山芋扔给了公丨安丨局。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就是一个麻烦,可对于楚天齐来说,这正是求之不得。而且还能以此拿捏着曲刚,也相当于攥了张天彪一个把柄,可谓一举多得。

  真应了那句话——得来全不费功夫。想到此,楚天齐露出了微笑,靠在椅背上伸了个懒腰。
  抬头间,衣架上两个物件进入眼帘,正是那顶花色凉帽和大的蛤蟆墨镜。看到这两个道具,楚天齐笑容更加灿烂,心中暗道:厉剑这个侦察兵还真没白当,关键时刻给自己提供了道具。要不是厉剑临时从火车站买了这两件东西,那自己一旦急匆匆赶到现场,肯定会被村民认出来,肯定会横生一些不必要的事端。当然,从今天杨二民的反应看,对方肯定是猜到了自己,但却没有点破,显然这是一个暂时理想的结果。

  忽然,楚天齐又想到了另一件事,忍不住自语道:“怎么还没有消息?”
  “笃笃”,敲门声响起,同时厉剑的声音传来:“局长,休息了吗?”
  “就等你了。”楚天齐对着门口道,“进来吧。”
  屋门一开,厉剑走了进来,目光在屋中逡巡着。
  “别像做贼似的,没有别人。”楚天齐笑着道,“说吧。”
  厉剑坐到局长对面椅子上,压低了声音:“赵六跑了。”
  “是吗?怎么才跑?这个笨蛋。”楚天齐骂了一句。
  厉剑“嘿嘿”一笑:“可能是被你吓住了吧,从你告诉我以后,我就总是给他创造机会,但他老实的一点也没有逃跑的意思。后来,曲局长给我打电话,我*干脆就带着何喜发,和曲局长一起去了拘留所。我想他这次总该跑了吧,可是当我回到旅馆以后,听到他一个人还在屋子里长嘘短叹着。于是,我就躲到旅馆对面小饭馆,坐在靠窗地方吃饭,一边吃饭一边观察着旅馆情况。终于,在我把一份炒饼吃了足有半个小时的时候,他才鬼鬼祟祟的出来了。我怕忽然惊到他,直到他彻底没影才回到旅馆,把房间退了。”

  楚天齐笑骂道:“妈的,找他时费了好大劲,没想到放他也这么难。”说着,楚天齐打了个哈欠,挥挥手,“行啦,回去休息吧。”
  “好”,厉剑答应一声,走了出去。
  “哎呀,这家伙,还真有意思。”楚天齐自语着,摇摇头。
  刚才楚天齐和厉剑说的逃跑之人是赵六,是他让厉剑故意放走的。
  在坐火车回来的路上,楚天齐就在考虑如何处置赵六。现在既然已经找到何喜发,那么赵六被利用的价值基本就没了,最好的办法是让赵六走。可是就这样让赵六走了,赵六会怎么想,而且万一赵六要是和“六.五命案”有牵连,岂不是放走了嫌疑人?
  可是要把赵六留下的话,又该以什么名义?就以涉嫌王虎被杀案吗?这似乎也有很大漏洞,首先就是容易引起人们的怀疑,怀疑自己如何把嫌疑人锁定赵六,从现有证据看可是与赵六没有一点瓜葛的。其次也会把赵六刺杀自己的事搅出来,那样就会传的沸沸扬扬,引起不必要的猜疑,也会让幕后指使者更加警惕。

  一时之间,赵六成了烫手山芋,扔又扔不得,拿着又太烫手,而且还没有合适的地方安置。在赶往上丨访丨现场前,楚天齐只好让厉剑把赵六带到了旅馆,暂时看着。可这也不是个长久办法,于是在下午召开局班子成员会前,楚天齐又把曲刚叫到了自己屋子,让曲刚汇报“六.五命案”的进展情况。曲刚明确表示,现在锁定的嫌疑人小翠有重大做案嫌疑,而且与录相上的嫌疑人特征吻合。
  经过曲刚这么一说,赵六直接杀人的嫌疑几乎为零,而且何喜发也证明了小舅子没有做案时间。此时,厉剑正好打来电话,说是从战友处传来消息,在赵六手机号所在地邮政局查询到,赵六这个号码只与两个号码有过联系,正是楚天齐和何喜发手机号。这一下楚天齐心中大定,彻底排除了赵六指挥杀人的嫌疑,这才让厉剑故意露出破绽,以让赵六自行逃跑。只是赵六这小子不知是担心被抓,还是在等待天黑,楞是耗到现在才跑。

  看了看手表时间,楚天齐站起身,插好办公室屋门,向里屋卧室走去。
  有些事想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本来以为有了何喜发这个人证,又有了合同原件,山林纠纷一事应该很快就会解决。谁知常亮和杨天明带人去找聚财公司时,聚财公司却以生产安全检查为由,根本就不让他们进。聚财公司办公室主任倒是出来见了面,但也只表示会向领导汇报,对于租赁山林一事一问三不知。一周时间已经过去,常亮、杨天明几次联系,对方的答复都是“还没联系到领导”。
  日期:2017-04-19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