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4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曲刚点点头:“对,我们别无选择。”
  楚天齐接着说:“我准备由你牵头,怎么样?”
  “我?”只说了一个字,曲刚便噎住了。常委会是他参加的,是他领回了任务,自然应该牵头去做。而且又是张天彪说出“抓人”这样的话,才让事情这么被动,这屁*股只能由曲刚去擦,谁让自己有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小弟呢?但从心里他是一万个不乐意,便试探着说,“我牵这个头倒是行,就是‘六.五命案’的事更耽误不得,我怕……顾此失彼。”
  楚天齐点点头:“是呀,我们不能顾此失彼,既要圆满处理上丨访丨,命案破获更是不能耽误。我是这么想的,上丨访丨的事呢,由你牵头,毕竟你和村民接触的多一些,杨二成他们对你也挺认可。不过,我想让常亮和杨天明也参与进来,你主要负责指挥,具体的事由他俩去做。‘六.五命案’侦破工作则必须你亲自主抓,有的刑侦领导确实也不得力,就知道添乱,只能是你能者多劳了。你看可以吗?”

  局长能这么设身处地去想,曲刚还能说什么,只得回答:“局长考虑的真周到,我责无旁贷。”
  “那好,咱们一会儿开个会,把处理上丨访丨的事明确一下。”说着,楚天齐看了看手表,“现在刚过三*点,那就三*点半,怎么样?”
  “好。”曲刚答应一声,站起来,向外走去。
  刚从局长办公室回到自己屋子,杨天明就打来电话,是一会儿开会的事。挂断电话,曲刚点燃一支香烟吸了起来。
  “咚咚”,敲门声传来。
  听到这么大动静,曲刚眉头一皱,不悦的说:“谁?”

  “我。”随着一声回复,屋门打开,张天彪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
  看到是他,曲刚厉声道:“一点礼貌也不懂,都快把门砸塌了。”
  张天彪没接这个茬,而是大咧咧的坐到对面椅子上,直接拿起一支香烟点着。然后劈头盖脸的问:“怎么回事?处理上丨访丨的事落到我们头上了?”
  曲刚没有接茬,而是狠狠吸了两口香烟,长嘘了口气。
  见对方不理自己,张天彪气更粗了:“就这烂事,人们都千方百计想要甩掉,可我们倒好,却自己揽到了头上。不用说,总是嘴上没毛干的。他想出名,他想沽名钓誉,那就自己去做,为什么非要把我们拉上垫背?”
  狠狠把香烟放在烟灰缸里拧了拧,曲刚身子向后一仰,干脆倚靠在座椅上,闭上了眼睛。
  “曲哥,你这是干什么?不想听啦?现在你是不是特怕别人说他?”张天彪话中满是讥讽,“可他那事做的,能不让人说吗?我们为了破案,没白天没黑夜的奔忙着,尤其你更是顶着酷热,在上丨访丨现场苦口婆心劝说村民。可他在干什么?本来只是一天的会议日程,他楞是出去了一周。我听说他去上丨访丨现场时,戴着花色凉帽,还架着一副大墨镜,这哪是县公丨安丨局长?这分明就是一个游山玩水归来的混混。这还不算,他身为局一把手,不想着如何破案,却把这八杆子打不着的处理上丨访丨揽到了头上。他……”

  曲刚猛的睁开眼睛,坐直身体,然后举起右手,“啪”的一声击在桌上:“张天彪,有完没完?啊?你临阵脱逃,我还没找你算帐,你现在倒来扯这老婆舌了?我告诉你,形成现在这种被动局面,全是你一手造成的。后来老百姓已经不说上丨访丨本身,而是把矛头对准了我,对准了公丨安丨局,你知道是为什么?就是因为你说要抓人家,而你又不敢去现场解释。
  我告诉你,你现在已经在县委挂上了号,今天萧书记在电话中就批评,说正是因为你的不当言论才使矛盾激化的。后来我去列席县委常委会紧急会议,牛县长和其他常委更是直接指出,你张天彪就是罪魁祸首,县公丨安丨局必须担起妥善处理上丨访丨的义务。现在由我们牵头处理上丨访丨,是在给你擦屁*股,你知不知道?
  不要总盯着别人挑毛病,不要总拿领导不在家说事,领导出差还需要跟你汇报吗?我们需要做的是,尽力做好本职工作,为领导分忧,为局里解难,服从领导安排。可你是怎么做的?你就知道扯闲话,根本就不想自己的职责所在,把领导的话更是当耳旁风。‘六.五命案’发生后,局长专门提出让你仔细搜查证据,可你根本就不当回事。要不是我又去找,能发现那张写字的纸吗?要是没有那张纸的话,能锁定小翠这个嫌疑人吗?还有今天这事,要不是局长到场,要不是他带去了那个人,还不知道怎么收场呢。张天彪,你好好想想吧。”

  被曲刚雷烟火炮轰了一通,张天彪立马蔫了,陪着笑脸道:“曲哥,有你说的这么严重吗?原来不是他揽的活呀。我这不是……不过,曲哥,我有一事不明,他怎么就遇到了那个村长,那个村长又怎么会和他回来?我听说那个家伙可是跑了三个多月了。”
  “你听谁说的?”曲刚反问,“什么意思?”
  “我……好多人都这么说。”张天彪“嘿嘿”一笑,“还有,他好像早就知道这事似的,另外他穿的不伦不类不说,说话也是南腔北调,这是不是有点反常,是不是有什么说法?”
  曲刚稍微一楞,然后狠声道:“你自己捅了篓子,跑的没了影,还管人家穿什么?人家说什么话,碍你什么事?成天不谋正事,就知道胡猜乱讲,要照这样下去,我看你的副局长也危险。”
  张天彪“嗤笑”一声:“是吗?是不是那小子说我什么啦?他以为公丨安丨局是他家开的,想让谁干就谁干?太拿自己当回事了吧。”
  “张天彪,这还用别人说吗?就你干的那些没底的事,与副局长身份相符吗?”曲刚无奈的摇摇头,“我可警告你,你还别不拿当回事,县委常委会可是把矛盾激化的大帽子扣到了你小子头上,我们现在都是给你擦屁*股。现在能让我们主导这事,暂时还是一个理想的结果,还能尽量挽回一些不利局面。要是让别人去处理,要是再处理不好,那你小子的乌纱帽我看真是悬了。”
  张天彪脸色一黯:“曲哥,真有那么严重吗?我该怎么办?”

  “怎么办?听天由命吧,自作孽不可活,笨蛋。”骂过后,曲刚叹了口气,“哎,夹着尾巴做人,少说废话,多干实事。”
  “好吧。”张天彪无精打采的说,“我……”
  “叮呤呤”,电话铃声响起,打断了张天彪的话。
  看了眼来电显示,曲刚拿起了电话听筒:“局长……好,我马上过去。”
  挂断电话后,曲刚拿起笔和笔记本,走出屋子,把张天彪一个人晾在那里。
  吃完晚饭,楚天齐就直接回了办公室,打开电脑,整理一些资料。

  八点多的时候,手机响了,楚天齐看了眼来电显示,按下了接听键。
  曲刚的声音传来:“局长,向你汇报一下。现在已经把何喜发送到拘留所,直接关在一个单人间里。他本人情绪很稳定,还一个劲的感谢你,感谢公丨安丨局,称这是对他的保护和挽救。”
  楚天齐“嗯”了一声:“关拘留所也好,不过一定要注意安全,防止他逃跑,不能让他和别人接触,也要防止他被杀人灭口。”
  日期:2017-04-19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