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332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金环宇因此是不愿意被李牧小瞧了去的。
  “讲完了使命任务,讲一讲待遇。”陈韬抽了口烟,说道。
  兵们眼睛就亮了起来,就连李牧,也不由的微微舔了舔嘴唇。
  微微一笑,陈韬说,“在原有工资的基础上,你们多了几项补贴,具体是什么补贴我没仔细看,差不多一个月加了一千来块钱。而且,如果驻训的地方属于边远高原地区,还有一项相关补贴,又加五百左右。你们的工资会在三千五以上,五千以下。”
  兵们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么多!
  这个标准,基本上和中尉副连职排长差不多了。
  要知道,此时部队军人待遇还没有大幅度提高。以现在的目光来看,未来兵们最起码还要经历三次涨薪。
  也就是说,李牧这几个人,两三年之后,工资水准恐怕会达到七八千这个标准,是绝对的与正连职干部持平了,甚至比一些非领导职务的正连职干部都要多。

  陈韬却是注意到,李牧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陈韬心想,这小子估计又猜到了些什么。
  “开心吧,拿到手的钱多了,就得更加用心的训练。要大家放心的在前线拼杀,光是喊口号讲主义是不行的,物质待遇方面也是要跟上去。”陈韬说,“我还可以告诉你们,未来两三年,全军的军人待遇都要进行提升,而且不止一次。好好搞,绝对不比在地方上当个小白领差。”
  敲了敲桌子,陈韬说道,“行了,把口水擦了,瞧你们这点出息。讲一讲此次西南驻训的训练内容。”
  兵们下意识地挺了挺腰板,把嘿嘿的笑容收了起来。
  “复杂地形机降训练,热带雨林空中突击训练,丛林作战训练,三大科目,其中复杂地形机降训练是基础科目,实际上是包含在空中突击训练之中的。之所以单独列出来,是为了体现这个科目的重要性。计划驻训六十天,平均每个科目只有二十天的训练时间,时间很紧。所以我要求同志们,务必做好思想准备,按时足量地把计划训练科目完成。”
  陈韬扫视了大家一眼,“这其中有可能还要参加西南兄弟部队的联合演练,甚至是对抗。时间有多紧张,大家心里要有一个数。”
  看了看时间,陈韬下达命令,“好,猎人突击队第一次会议就开到这里,解散之后把内务整理出来,十分钟后楼下集合,准备赴宴!解散!”
  哄的一下,兵们飞奔而出,都拎起了各自的行李冲上二楼,找到宿舍马上就展开了内务整理。
  首先是公用内务,然后是个人内务。
  对这些新士官来说,一切都驾轻就熟,内务从来都是抓得很紧的——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一边整理还不忘一边交流着。

  “哇,三千多四千块,发达了发达了。”石磊一边飞快地叠着豆腐块,一边砸吧着嘴巴说。
  李牧毫不犹豫的一盆凉水给石磊浇下去:“部队一直抠抠搜搜的,这次这么大方,又是涨工资又是专门联系陆航留下两架直升机专门配合我们的训练。石磊你当你是什么领导吗?别太激动,付出的绝对比你得到的要多。这一次不把咱们给榨干了,估计驻训不会结束。”
  一番话把其他几个人都说得心惊肉跳的。
  耿帅动作麻利地整理好内务,又去拿拖把对地板进行第二次打扫,他一言不发,和之前那个几乎跟石磊一样话多的耿帅判若两人。
  “帅,你咋不说话,感觉你变了。”石磊看了一眼耿帅,说道。

  耿帅笑了笑,说,“变得装逼越发熟练了是吗?”
  “嗯,你丫的没变。”石磊翻了翻眼睛说。
  李牧却是从耿帅的眼中看到了一些沉重和冷漠,耿帅的确是变了,没有了以前的那股斗志。现在的他看上去,犹如一潭死水。李牧知道是因为跑兵的事情对耿帅造成了很严重的打击。
  一想到出院前猎头告诉自己杜晓帆的事情,李牧头都大了。这个小集体,有两名弟兄心里都有一个很难解开的结。也许今晚必须得和杜晓帆好好地谈一谈,先解决掉他的事情。
  而耿帅心里那个结,怕是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慢慢的解开去。
  李牧把豆腐块放好,最后一边整理,转过身看着耿帅和金焕明,沉声说道,“耿帅,金焕明。”
  他是要表个态了。

  耿帅和金焕明停下手里的动作,站好看着李牧。
  看着他们,李牧沉声说,“今天起,我们是一个集体,因此不分你我。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今天之后,是全新的开始。我希望未来,不管是枪林弹雨还是万丈深渊,我们这里七位弟兄,都能够相互交出后背!”
  耿帅深深呼吸着,缓慢而坚定地点头,“班代,我耿帅坚决完成任务!”
  金焕明看着李牧,面对李牧坦诚的目光,他稍稍躲闪了一下,说,“我金焕明分得清楚公私,我不会拖大家后腿。”
  得到这样的表态,李牧满意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还是要慢慢来。
  “时间差不多了!楼下集合!”
  李牧看了看廉价电子表,发出指令,兵们刷的一下就冲了出去。
  大头兵们并不知道,这一冲,是一片未知的陌生的充满了毒蛇猛兽得新征程!
  酒逢知己千杯少,李牧和高团长能够成为知己吗,在初次见面的这个接风宴的晚上。
  李牧同时也并不认为,自己的那几个弟兄有谁是会和高团长一见钟情的。
  因此,尽管已经喝下了半斤的当地农家米酒,但李牧依然清醒地感觉到,今晚的接风宴并不一般。
  并不是说所有的菜肴都只是一些部队的标准菜式,也不是说晚上出席接风宴的全都是陆航团的领导,而是李牧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这样一场接风宴,蕴含着别样的含义。
  凭什么几个大头兵能和副团正团干部们一块喝酒?
  就算西南这边禁酒并不那么厉害。
  最奇怪的是猎头,李牧可是知道,猎头从来一直非常反对兵们喝酒。酒精可以麻痹神经,会严重影响体能。就算是抽烟,猎头都时常的控制兵们的量。今晚虽说是接风宴,但这么放开了搞,着实奇怪。
  “猎人突击队的弟兄们,到了我这,就到了家,来,敬弟兄们,祝弟兄们驻训愉快!干了!”高团长又举起酒杯,大声说。

  石磊忙不迭地倒满一杯酒举起来,其他人自然也是赶紧的举起酒杯,个个都面红耳赤的。哪里有机会喝酒,更没机会这么喝过。上次还是老兵退伍的时候,都他-奶-奶的喝大了。
  李牧微微笑着,举杯,大家一起碰杯。
  碰杯的时候,李牧的目光无意中和现场唯一一个身着便装的中年男子碰在了一起。历经生死的李牧,目光居然闪了闪。那深邃且带有慑人寒意的目光并不外露,只是一闪而过,但却让压根没有醉意的李牧敏锐地捕捉到了。
  事实上,今天晚上李牧的注意力更多的是在这位便装中年人身上。席中没有人介绍他,因此压根不知道是什么人。
  但李牧有一点是敢肯定的——他绝对不是军人。
  日期:2016-05-24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