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534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的眼,是那种典型的美人眼,盈盈秋水,美目盼兮,或许当年曹襄王在洛水边碰到的洛神,长得就是这样的一双眼睛吧——明眸善睐,靥辅承权。
  陆羽看不出她是喜是怒。
  被她看着,就是觉得心里有些阵阵发虚。
  好在他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小破孩儿,被看得不自在了,他就绷着,绷不住了,那就笑呗。
  招牌式笑容,咧开嘴,露出两排大白牙,兼且长得又浓眉大眼,小模样那叫一个憨厚。
  还好,女人没有发怒。
  她笑了。
  如晴日破晓。
  如冰川消融。

  画风一下子就从冰天雪地的昆仑山顶,偏转到了杏花烟雨、杨柳春风的江南小镇。
  “你这小子,没想到李凤年这么个正经严肃的人,居然有你这么个油嘴滑舌的小师弟。他要还活着,铁定抽你几耳刮子。”女人没好气道。
  陆羽连忙道:“姐姐认识我二师兄?不知道怎么称呼?芳龄几何,家在何方,可曾婚配——呸,说错了,我的意思是说,姐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我叫南宫怜星。”女人淡声道,“至于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躺在地上的这家伙,在我十八岁那年,就跟我说,会来娶我,结果我从十八岁……”
  叫南宫怜星的女人掰着手指,“等到了三十六岁,足足十八年,我半辈子的时光都荒废了,也不见他来。年轻人,你说说,这家伙是不是忒不靠谱了?”
  “确实不靠谱。”陆羽点点头,“不过姐姐,二师兄是男子汉嘛,顶天立地,胸怀天下。总有些事情,是他认为比男女****更重要的。这世间哪有什么绝对的对和错,不过是在错误的时间,遇见了正确的人罢了。”
  跟他想得差不离。
  眼前这个南宫姐姐,果然是二师兄的故人。
  而且还是关系最亲切的那种——二师兄的女人。
  其实可以想象,二师兄这样风华绝代的男子,怎么可能没有几个红颜知己呢?
  而南宫怜星看起来这么忧伤,这么憔悴,想必也是因为二师兄的死吧。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深闺睡梦人。
  换位思考一下,他陆羽要是死了,那苏倾城。唐萌萌等几个女孩子,想必若干年后,也是如南宫怜星这般模样吧。
  “说是这样说。”南宫怜星叹了口气,“可他毁了我一辈子。”
  “但我想,姐姐跟二师兄在一起的时候,想必是最幸福最快乐的时光吧。姐姐要是遇到了别的男人,可能会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老一辈常说的平平淡淡就是福。只是这样的人生,真的就是姐姐您想要的么?”陆羽问道。
  “我——我不知道。”南宫怜星摇了摇头。
  “朝露昙花,咫尺天涯。千年玉老,一夜枯荣。有的时候,一瞬间,就是一辈子,又有的时候,过了一辈子,也不过上一瞬间。昙花的美,在于她只开一夜。烟火的美,在于她只绽放一瞬。”

  陆羽看着南宫怜星,“姐姐,我相信二师兄是个好男人,你不要怪他,更不要恨他。”
  “小家伙——”南宫怜星白了陆羽一眼,“你妈妈有没有告诉过你,你很不会安慰人?”
  “我妈死的早。”陆羽无奈道。
  “这样么。”
  南宫怜星沉默了一阵,解下来提着的两瓶花雕女儿红,抛了一瓶给陆羽,陆羽手疾眼快,连忙接住。
  “不会说话,那就陪我喝了这瓶酒吧。”南宫怜星说。
  陆羽哦了一声,想了想,“姐姐,我酒量不好。”

  南宫怜星说道:“那你可以不喝。”
  “喝,怎么不喝。我酒量不好,可是我酒品好啊!”
  陆羽嘿嘿一笑。
  两个陌生人,因为地上埋下的尸骨,莫名熟悉起来,当真就在墓碑前,你一口我一口喝了起来。
  没有下酒菜。
  几口酒下肚,陆羽熏熏然矣,便随口来了几段唱词,以助酒兴。
  我也曾金马玉堂,我也曾瓦灶繩床。

  你笑我名门落魄,一腔惆怅。
  怎知我看透了天上人间,事态炎凉。
  南山藏傲骨,偾事写群芳。
  字字皆血泪,十年不寻常。
  身前身后漫评量。
  君试看——
  真真切切虚虚幻幻啼啼笑笑的千古文章——千古文章。
  墓碑前,陆羽声音低沉沙哑,唱腔算不得多好,却是极有韵味。
  算是传神大于象声吧。
  “你唱的是什么?”

  听完后,南宫怜星问道。
  “京剧,《曹雪芹》。我妈教我的。”陆羽说道。
  “挺好听的。”南宫怜星说。
  “那我再给你来一段。”陆羽嘿嘿笑道。
  “可以。”南宫怜星点点头。

  “好咧。”
  陆羽又饮下一口酒,酝酿一番,唱了一段《野猪林》,也就是水浒传里面林冲风雪山神庙的片段,这次唱的古意苍苍,颇有风雪扑面、黑云压城的架势。
  就这么着,两人各自饮完一坛酒。
  陆羽没醉。
  南宫怜星醉了。
  她摩挲着李凤年的墓碑,看着上面的墓志铭。
  “小心小眼小肺小猫小狗小人,生于汝南,不是善种好汉。大风大浪大江大雨大潮大雪,庚子年,死了一干二净。”
  她哭了。
  歇斯底里,哀婉凄绝。

  眼泪止不住的滑落,嘴唇开阖着,却一个字都没有说得出来。
  斯人已逝,纵有千种万种,万般情绪,又更于何人说?
  陆羽可以理解南宫怜星为什么哭。
  但南宫怜星说的不错,他妈妈真的没有教会他怎么安慰人,他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个二师兄的红颜知己,只得解下自己的风衣,披在了南宫怜星身上。
  哭了一阵,南宫怜星也就不哭了,摸了摸眼泪,看着陆羽,说道:“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姐姐,下山去吧,这里风大。”陆羽说。
  南宫怜星点点头,站起身,有些站不稳。
  看得出来,她的酒量,其实连陆羽都不如。

  见南宫怜星踉踉跄跄的样子,陆羽连忙将她扶着,当然用的是一只手,扶得也是胳膊。
  讲道理的话,眼前这个女人,可是他的兄嫂。
  他不能趁着人喝醉了,就占人便宜揩油不是。
  到了山脚,发现了停着一辆玛莎拉蒂GC敞篷跑车,市价大概三百五十万左右。

  这款车,陆羽只在杂志上见过,还真没见谁开过。
  全称叫玛莎拉蒂GranCabrio,是玛莎拉蒂品牌历史上第一款四座敞篷跑车,同时也是玛莎拉蒂品牌旗下的第三款车系——敞篷车,与玛莎拉蒂Quattroporte总裁系列轿车以及豪华旅行跑车GranTurismo系列共同组成了玛莎拉蒂品牌的完美三叉戟。
  “姐姐,你的车?”陆羽问道。
  日期:2016-10-01 09:0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