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583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有一类,其因受伤后造成的脱位,多是因为明显的创伤,如运动伤害,像投掷动作太过用力,或投掷过程忽遇阻力,柔道、角力等身体接触的技击运动,又如摔倒时以手撑地,或是肩膀著地等意外的动作,造成肩关节脱位,几乎都是前方向的脱臼,在保守治疗(关节复位)后,又再发生脱位或半脱位的情形。
  这种情况有明显的局部肿胀、疼痛、功能障碍,肩峰下凹陷,出现弹性固定,现在蒙铃最担心的就是余主任自己帮着把胳膊还原定位,这样就用不着出一看到医院,所以就算蒙铃已经是很疼很痛,但她还是心里更为担忧着,期盼着余淑凤主任不懂骨科。

  但这样的期待明显就是违心的,作为一个看守所里的大夫,对外伤,对这些断胳膊断腿的,早就见怪不怪了,怎么可能分辨不清呢?蒙铃只有咬着牙硬撑着,管她懂不懂,走一步算一步。
  余主任今天的情绪一直不大好,她们医务室的两个小年轻大夫都在今天触过她的霉头,一个是因为有个犯人需要打针,这个大夫就到了牢房,给病人打了针,但回来就听余淑凤说:“你乱跑什么啊,好多病人都是装病号的,我们要检查清楚,不要让他们蒙了,你以为看守所里的药就不要钱啊。”
  这年轻的大夫也不敢和她争辩,委屈的眼泪巴巴的坐那不说话了。
  还有一个实习生也看到了余淑凤今天情绪很不好,就不敢乱跑,坐在医务室一会整理下桌上的东西,一会看地下有点脏,忙扫扫地。
  没想到这也让余淑凤主任生气了,说:“你就不能安静的坐那好好看点书,来回乱晃什么,晃得人眼睛都花了。”
  这实习生也满面通红的退到了一边,呆呆的坐了下来。

  余淑凤坐卧不宁的上着办,她心里很矛盾的,她不想就这样放弃自己的原则去配合恒道集团,他们算什么,这明显的就是一个圈套,自己的儿子是年轻不懂事,中了他们的陷阱了,但自己能看的出来。
  可是很快的,她这种想法就发生了动摇,自己坚持了原则那不错啊,揭发了这件事情,说不上看守所还能对自己表彰奖励一下,但儿子怎么办,这会给他带来一种什么样的结果啊,且不说判刑,就算自己证明了这完全是一个圈套,但儿子的名声呢?还有对方男朋友以后会不会继续用这件事情去敲诈自己的儿子,他一个人在省城,还是个毫无社会经验的孩子,他能不能对付那些人呢,他受到伤害怎么办?

  所有的问题和思考纠结在了一起,让余淑凤心神不安。
  早上儿子那面已经来电话了,说对方吧自己放了,但他们让自己写了一个书面的东西,说他们要好好的考虑一下,告不告自己等小雯在想想。
  余淑凤就反复的安抚着儿子余青峰,告诉她自己已经处理了这件事情,以后对方是不会再去找他的麻烦,更不会起诉他,让他好好的学习,以后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要在发生类似的错误。
  余青峰也很后悔,他没有想到小雯会反应那样激烈,晚上不是在做的时候她也很享受吗?为什么第二天她就发生了变化?唉,女人啊女人,她们的情绪很不固定,他们的心情也最难把握,在下一刻里,你根本就不会设想到她们会做什么。

  余淑凤安抚孩子是安抚的问题,她的心中就憋得难受,随着到一看来上班的时间延长,她的怒火就不断的升腾起来,她没有地方去发泄,只有对自己仅有的两个部下发泄了。
  现在她看到了苦不堪言的蒙铃,余淑凤知道该来的事情还是来了,她冷冷的看着蒙铃说:“你怎么了,那个地方疼。”
  蒙铃早就疼得说不出话来了,她身边的管教就替她说:“余大夫,这个女犯刚从楼梯上摔下来,好像是胳膊摔着了,你看吧,严重吗?”
  余淑凤就带上了口罩和手套,走到蒙铃的身边,用一支手握着蒙铃的手,还有一只手就顺着胳膊捏了上去,她的表情是看不到的,因为有口罩,但那眼中闪出了一种仇恨的火焰来,她手上的力度在不断的加大,蒙铃一直想忍住,但最后终究是忍受不住了,这个手就推开了余淑凤,人也疼得发着抖,叫了起来。
  余淑凤无动于衷的转头,对身后的两个年轻一声说:“摁住她,不要让她乱动,我好好给她检查一下。”
  这两个年轻的大夫今天陪着余淑凤萎靡了一天,早就心里慌慌的,现在一看有事情,主任又吩咐下来了,都想挣个表现,加上那个管教一起,三个人就控制住了蒙铃,蒙铃本来也就一个胳膊使的上力气,现在三个人摁住她,让她动都不能动一下了。
  余淑凤眼中的寒光就更盛了,你萧博翰不是很关心这个人吗?你萧博翰不是用我的儿子在威胁我吗?你萧博翰真的以为你可以无所顾忌吗?行!也让你知道一下我的厉害。
  余淑凤抓住蒙铃的胳膊,另一只手用上了最大的力气,一抓,一扭,就听蒙铃一声大叫,人晕了过去.....。

  余淑凤没有在意蒙铃的反应,她开始仔细的检查起来了,其实也用不上太认真,她就轻易的明白着不过是一次普通的脱臼而已,只是她有点奇怪,这样一个单薄的女孩他是怎么能够做到让自己脱臼的,这第一需要很熟练的手法,练成这样的手法唯一的方式就是多实践,多练习,但肯定不会经常用自己的胳膊来练习吧。
  在一个就是让自己胳膊脱臼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这种疼不是一点两点的疼,它是整个从身体肌肤,到神经末梢的疼痛,没有勇气的人就算会这个方式,也下不了手的。
  看来这个女人也不是一个常人了,真要让恒道集团经过几天的时间活动,买通了上上下下的关系,把这女人放了出去,只怕以后也会是个罪大恶极的魔头呢。
  余淑凤看着已经晕迷的蒙铃,冷哼一声,抬头对管教和两个年轻大夫说:“现在可以松手了,她是习惯性脱臼。”那管教和两个大夫听了这话,也都松了一口气,特别是管教更是轻松了不少,这脱臼就不是太严重的事情,这是小问题,随便在号子里治疗一下也就成了,最多让她每天不出操,不干活,要是还要送到外面医院去资料,那不仅费事,费时,说不定还要影响到这个班的奖金呢。
  管教就点点头说:“嗯,那问题不大了是吧?余大夫就帮着她接上胳膊,吊个绷带吧。”
  余淑凤点了点头,说:“脱臼本来不是个大问题,但好像她胳膊上的骨头也断裂了,不然不会这样疼,我摸着有一种骨头断裂的迹象,但我也不敢保证,最好到医院去看看。”

  这管教听说是骨头断了,心里就是一沉,这事情有点严重,犯人在一看要是出现了严重的残废,最后都不好说,她就对余淑凤说:“这样啊,那现在怎么办?”
  余淑凤有点为难的说:“恐怕要到医院去检查一下才行啊。”
  “那你给所长申请一下吧,送医院看看。”
  余淑凤点下头,就走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拿起一张病例卡片,在上面填写了一点东西,又拿出一看医务室专用的申请外出治疗的单子,填了起来,填好之后,才站起来说:“你们等下,我去所长那里让他签个字。”

  几个人都一起点头,目送着她离开了医务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