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59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直到沈连清打电话回来,说张启生问题不大时,这提着的心,才算是放下去了。
  且不说这张启生如果真出了问题,他家里人会怎么个闹法,舆情又会出现怎样的风浪,就是梁健自己,这心理上,都会过不去。
  许是感念梁健送他去医院的这一举动,之后,这李春发一家的闹剧,总算是停止了。李春发医院的检查报告出来,证实确实精神有问题,但老年痴呆的症状并不明显。报告出来后,李春发就被送到了第三人民医院,进行治疗。而他的小女儿关了三天后,被放了出来。小女儿被放出来后的第二天晚上,张启生带着他那个媳妇,也就是李春发的大女儿,来给梁健道歉,梁健也没为难他们,但是李春发那一家子人的性格,梁健实在不喜欢。这个大女儿虽然没有小女儿那么泼辣,但骨子里的性格其实相差不多,不过因为多读了一些书,和后来的一些经历,让她学会了技巧和隐藏。

  梁健没留他们喝茶,没讲几句,就请他们离开了。他们走后,梁健才看到,门口进来的立柜上放着一个黄色的棉布袋子,大概两个巴掌那么点大小。梁健确信不是自己的东西。他还问了项瑾和李母,都说没见过这个。
  梁健拿过来打开袋子看了一眼,里面是一块茶饼,袋子一打开,就有香味飘了出来,很浓郁。
  项瑾在旁边说道:“会不会是刚才来的人送的?”
  梁健没说话,将袋子又给系上了。这普洱茶饼一闻味道,就知道,肯定是不便宜。李春发这件事,梁健确实是给张启生留了面子的,但这人情,梁健可不想让张启生就用一个茶饼就想抹平了。

  梁健将茶饼还是放到了那个立柜上。第二天沈连清来陪他上班的时候,梁健将这茶饼交给了他,让他送回去。
  据沈连清后来回来汇报,张启生拿到这茶饼的时候,脸上神色是比较惊讶的。
  李春发的事情,到此算是结束了。但是有一点,梁健心里始终是没想太明白。那就是,李春发到底为什么要砸他那一石头。要说他那会儿精神病发作,或许有可能。但很明显,这李春发当时确实叫出了梁健,然后才将石头砸到了他身上。有人说,这精神病人,做事情有时候不能以常理度之,但梁健认为,这背后,肯定有些什么原因,让这李春发对他心生怨恨,所以才会有一见面就砸石头的举动。但这个原因,梁健问过李春发的大女儿,也让明德问过李春发,都未得到明确的回答。

  娄江源的猜测是,可能跟城东拆迁有关系,再加上之前煤矿的事情,导致李春发对他印象不好,才引发了这件事情。
  可,真的是这么简单吗?
  按照常理,普通百姓,对于市委书记这样的身份,总是会有一份天然的畏惧感。不是恨极,又怎么会动手。这其中,应该是还有些其他他们所不知道的隐情,但谁都不肯说。
  李春发的事情,网上也热闹了一阵,有颠倒黑白的,也有站出来为梁健说话的,更多的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事情既然已经都结束了,梁健也不想去关注网上这些评论了。周末的婚宴,架不住李母每天的追问,梁健终究还是答应了,顺便送项瑾和孩子去北京老丈人那。
  梁健甚至在考虑,现在老丈人已经退休了,自己以后肯定也是不会回永州了,项瑾他们待在永州还是不如回北京好,起码有项部长陪在项瑾和孩子身边,项瑾不会那么孤单。对于李母来说,也算是回家了。至于梁母,在永州,和在北京,与他区别不大,都是背井离乡。
  但这个念头,目前还仅止于自己的脑海,并未告诉项瑾,他打算等到了北京和老丈人见了面后,三个人坐到一起后再聊这件事情。

  在去北京之前,这手头上的两件大事,一件车改,一件城东项目的启动,都是需要梁健部署好的。
  车改的会议已经安排下去了,无论是不是有人不同意,这个计划是必须进行到底的。至于城东项目的启动,就等广豫元那边的消息了。
  车改会议,由娄江源主持,整个太和市凡是配车的所有大小领导,都参与了这次的会议。会议上,娄江源宣读了上级下发的关于车改的文件。宣读完毕后,由梁健讲话。办公室准备了讲话稿,梁健读了几句后,看到下面一个个低着头,不甚上心的模样,有些生气,甩手将稿子一扔,抬手轻轻拍了下桌子。啪地声音通过话筒传到了整个会议室。所有人都抬起来看向了梁健。
  梁健笑了笑,道:“看你们大家都快睡着了,我给大家醒醒神。”
  有人不好意思地移开了目光,不敢看梁健的目光。梁健又道:“我知道这次的车改,很多人心里有意见,但是……”他顿了顿:“有意见也没有用。首先,这个事情是上级下的命令;其次,现在都推行生态环保,我们作为领导,就应该以身作则,减少公车使用,给环境减压,也给交通减压,一举二得;最后,太和市的财政你们也是清楚的,你们作为领导,率先做出点榜样来,给政府财政减减压,也是应该的。”

  梁健这三点一说,下面的人原本想好的很多反对意见,都不好意思再说出口。会议室内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忽然,远处,有个人举了手。
  因为今天人多,会议室用的是礼堂。此人职务应该是镇长一类的,所以位置在比较靠后,梁健看到后,道:“那位举手的,你想说什么?”
  那人立即站了起来,先做了自我介绍,青阳县的一个镇长。他站起来,看了看四周,偌大的一个礼堂,那么多人,就他一个站起来,而且论级别,论地位,在这些人里,他都排到了末位。于是,又有了些犹豫。
  “你想说什么?”梁健见他不说话,催促了一声。
  他深吸了一口气,鼓了鼓勇气,道:“梁书记,对于这一次的车改方案,我有些异议。”
  梁健看着他,平静说道:“你说。”
  他又看了看四周,有人正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看着他,他心里颤了颤,却又立即狠了心,都已经站了起来了,那些领导,哪个不是眼睛跟火眼金睛一样,自己心里想点什么,都跟明镜似的。他今天这话就算不说出口,梁健也肯定是得罪了。既然都已经得罪了,说与不说还有什么关系呢?
  想到这,他这胆气倒是壮了很多,腰杆都一下子挺直了。隔着远远的距离,看着梁健那张并不是十分清晰的脸,说道:“按照之前定下的车改标准,那么像我们镇上,就只能剩下三辆车。可是,镇上跟市里不一样,第一交通不方便,第二工作需要到处跑的比较多,车辆需求度高。所以,如果就剩下三辆车,必然是会影响工作效率。”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又说了一句:“我相信,其他的镇上应该也会有跟我一样的顾虑。”

  梁健听完,笑了笑,然后问:“其他的镇上也说一说,是不是都是一样的顾虑?”
  话说出去,有好一阵的沉默,他站在那里,显得孤立无援,竟有几分可怜。脸色也难看了起来,刚才那股一往无前的气势也弱了下去。
  日期:2016-05-24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