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4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经过短暂一楞,曲刚自是认出了对方,只是对方这身装束,让他很是疑惑。此时也顾不得其它的,处理眼前危机才是最当务之急,于是他走上前来,说道:“局……”
  来人正是许源县公丨安丨局局长楚天齐,他挥手示意曲刚:“你先不要说,我问他们。”
  什么味?平时可都是一口标准普通话,现在这是哪的口音?尽管心中疑惑,曲刚还是闭上了嘴巴。
  楚天齐走前两步,看着杨二成,继续用玉赤土话说:“老乡,你们是为了山林租金的事吧?”
  杨二成点点头:“啊,就是。”
  楚天齐又问:“那你们来上丨访丨,肯定是为了解决问题,不是为了和丨警丨察起冲突吧?”
  “当然,我们就为了拿到租金,要不我们干嘛来这?”杨二成回答。
  “就是,你以为我们疯啦?你是谁呀?”有人在杨二成身后嚷嚷着。
  楚天齐摆了摆手:“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想要拿到应得的租金,对不对?”
  “对,对。”杨二成连连点头。

  楚天齐道:“让大家都散了吧,咱们坐下来谈。”
  杨二成“嗤笑”一声:“凭什么?你能帮上忙?”
  楚天齐摇摇头:“我帮不上什么忙,也许他能。”说着,他向身后一招手。
  顺着对方招手方向看去,一个略微矮胖的男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看到此人,杨二成先是一楞,旋即挥舞着拳头,向那人冲去:“何喜发,何喜发,你……”
  在杨二成带动下,他身后也有人想要随着冲过去,但被反应过来的丨警丨察拦在那里,只有杨二成一人冲到了前面。
  眼看着杨二成拳头就要打到何喜发头上,却被一只大手抓住他的胳膊。同时一个声音在他耳畔响起:“杨二成,要是把他打坏,你们的租金可真就泡汤了。现在何喜发已经回来,他手里有你们想要的东西,我们还是换个地方谈谈为好。”
  尽管对方声音很低,但几乎是对着自己的耳朵,杨二成听明白了意思,更听清楚了对方的声音。他一开始很疑惑对方声音变来变去,旋即明白了,头脑也冷静下来。便转回头,对着众人道:“大家都别动,何喜发已经回来,有事好商量。”
  有丨警丨察拦着,再经杨二成这么一说,尤其何喜发近在眼前,村民的情绪稳定下来,都不再说话。
  楚天齐迅速走到曲刚面前,轻声低语了几句。
  曲刚略带疑惑的点点头,然后对着众村民说:“乡亲们,你们选派五名代表,咱们去会议室谈一谈。”
  “好。”杨二成答应的挺痛快,开始从上丨访丨村民中挑选代表。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是曲刚的电话。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去旁边接电话去了。
  接完电话后,曲刚走到楚天齐面前,低声说:“萧书记通知去开会。”
  “你去吧,这有我呢。”楚天齐道。
  “嗯。”曲刚略一迟疑,点点头,向政府大院走去。
  局长办公室。
  曲刚喝完最后一口汤,把空的方便面桶扔进垃圾篓里,然后摸了摸肚子,笑着说:“还是局长想的周到,谢谢啊!”
  楚天齐摆摆手:“没什么,我也是误了吃饭点儿,才吃的这东西,估计你可能也没吃上,就给你也准备了点。吃饱了吗?要不再来一桶?”
  “吃饱了,两桶连汤带面加上火腿、榨菜,怕是足有三、四斤了,要是再吃的话,那不成饭桶了?”说着,曲刚从沙发上起身,坐到了楚天齐对面椅子上。
  扔给对方一支烟,楚天齐问道:“老曲,你在电话中说,县里让我们牵头处理上丨访丨,是怎么回事?”
  “我不是去参加县委常委会了吗?县领导说是让我们牵头,政府办、信访办各出一个人辅助,务必要把这事处理的圆满。”说着,曲刚点燃了香烟,也停止了说话。
  “为什么让我们牵头?这应该是政府和信访的事呀?是不是因为我们有人说过要抓人的话?”楚天齐盯着对方问。
  曲刚脸一红,略有尴尬的说:“领导是这么说的。”
  “真是添乱。”楚天齐斥责后,话题一转,“我不是说你。既然县里硬把这事扣到咱们头上,咱们也不能怨天尤人,还是应该积极面对。再说了,百姓的事无小事,我们是人民公仆,为人民做事也是理所应当的。”
  “谢谢局长理解。”曲刚感激的点点头,然后又问,“百姓那边现在怎么样了?我从政府大院出来的时候,见好多人还在那里等着呢?除了几个看热闹的,大部分都是靠山村村民。”
  楚天齐道:“村民现在都撤走了。你不是去参加会议了吗?我和他们选出的五个代表就去了政府会议室,当然还带着那个何喜发。”说到这里,他话题一转,“对了,不能让何喜发在外面待着,得把他控制起来,你给找一个合适地方。”
  “好。”答过之后,曲刚又提出疑问:“何喜发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
  楚天齐道:“你问何喜发是谁?他是靠山村村长,也是山林租赁这件事中重要的一环。当初聚财公司和村民签订租赁合同,就是他组织的,而且村委会还是和二十一户村民共同做为甲方,在合同上签字、盖章、按了手印,甲方的两份合同原件也是由他保存。按照村民的说法,聚财公司没有按时支付第二年租金,他们便让村长去要。一开始何喜发带回了对方的推脱理由,也得到了村民的认可,这事就拖了下来。今年三月七号,何喜发连同合同失踪,村民直接去找聚财公司,聚财公司出示了合同。

  按照聚财公司出示的合同,聚财根本就不欠村民的,租金是用房屋顶了,而且村民倒欠聚财的。村民不认可这份合同,而是表述了意思完全不同的内容,但却提供不了合同样本,因为村长一直保存着合同,合同与村长一同失踪了。村民口说无凭,而聚财公司手里有白纸黑字,因此聚财不出钱,村民在找过对方几次后,就开始上丨访丨。村民找过乡里、县里,但都没有解决问题,这才组织了这次上丨访丨。

  据何喜发初步交待,他手里现在有两套合同,其中一套内容与聚财公司现在保存的那份一致,另一套则与村民描述的一致。他还交待,他收受了聚财公司的好处费。虽然现在还需要进一步调查相关事项,但从他现在交待情况看,他是违法了,我们就可以先把他控制起来。现在他暂时由厉剑看着,在一个小旅馆呢,你和厉剑联系就行。”
  曲刚回答:“好的,是该把他控制起来,我一会儿就去安排。怪不得村民说聚财公司欠他们钱不给,原来都是这小子捣的鬼呀。”说到这里,曲刚话题一转,“现在县里让我们牵头处理,我们该怎么办?”
  “县里说是由我们牵头,由政府办和信访办各派一个人配合,其实就是把这事赖到了我们头上,那两人根本就是滥竽充数,我们只能靠自己。而且县里现在总拿‘抓人’说事,其实就是给我们头上悬了一把刀,一旦这事处理不好,那这把刀就会落到我们头上。我们只能把这事圆满处理了,别无选择。”说到这里,楚天齐反问一句,“你说呢?”
  日期:2017-04-18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