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531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郭破虏凝神破招,脑海一片清明。
  许久。
  他终于移动了脚步。
  这一动,便似有龙虎之势,雄姿勃发,这一步在对战双方稍触即发的空隙中昂扬而出,隐然有气吞山河之势。
  陆羽眼中神光一现,亦不得不稍退小半步,好保持对郭破虏的最佳攻击距离。
  郭破虏终于抓到了陆羽虚实相间的刹那,“不老刃”划空而出。

  他知道只要能与陆羽一刀接实,纵是自己劲道远及不上陆羽,但两刀相交的那一丝顿挫已足够脱出这招的包围。
  陆羽只得往后撤刀。
  刀道九问,前面八招,接连被郭破虏破掉。
  就剩下最后一招。
  “陆哥,吃我一刀!”

  打到现在,一直采取守势的郭破虏,终于开始进攻。
  “不老刃”掣在手中,刀身一横,如彗星奔月,如烈火熊熊,如雷霆震怒,如海浪龙卷。
  不出招则已,一出招,就是他能爆发出来的最强一招,这一招,根本就没有考虑防守,身体里,所有的力量,都被用来进攻。
  天不老,情难绝。
  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这一刀,就是郭破虏的刀道。
  不老之刀刃,配合不老之刀法,这是连时间都能逆转的一刀。
  陆羽也出刀。
  以攻对攻。
  “千秋功与罪,寂寞身后名。问苍茫大地,问宇宙苍穹,苍生何辜?”
  再无保留,九问刀法,最后一式,斩向郭破虏。
  两人这最后一次对刀,拼的是刀法,是勇气,呈现出来的,就是速度!
  而一直在保存体力的郭破虏,显而易见,比陆羽,要快了一拍。
  不老刃,就像一道从远古洪荒而来的符咒般,从天而落,率先一步,在天丛云剑之前,劈向了陆羽的脖颈。
  这不是凡人能够躲过去的一刀。

  就算是丝毫不懂武道的唐萌萌也看得出来,陆羽危险了!
  “七郎,小心!”
  她大叫。
  双手捂住了眼睛,似乎这一切只要看不见就不会发生。
  一秒钟过去。
  两秒钟过去。
  五秒钟过去。

  想象中的惨叫,并没有传来。
  唐萌萌隙开了指缝。
  明珠塔上,月色倾城。
  郭破虏和陆羽两人,依旧交错站定。
  郭破虏满脸愕然,不可思议的看着陆羽。
  郭破虏刚才这一刀,怀着横贯长空一往不回的气势,已是他武功的极致。
  但是——

  这一刀——
  竟然,竟然全击在空处!
  陆羽贯满劲力的一刀,要跟他硬拼的一刀,在方才那一刹那全然消失不见,刚才的作势竟然都是虚招!
  郭破虏全力的一招击空,再也把不住势子,往前多冲出半步,心叫不好,而这一刻,他的身形已被陆羽带动,几乎失去了平衡,再无一丝还手之力。
  “看刀!”
  郭破虏不能动。
  陆羽能。
  他弓步前冲,双手握刀下劈。
  势如破竹。
  一往无前。
  他的脸,在星辉的照耀下,在月夜的掩映下,泛出一种迷离的色泽。
  整个人,化作了一尊天神,威武雄奇,不可一世。
  而他手上“天丛云剑”凌厉无比的去势,却正是劈向郭破虏的头顶。
  郭破虏闭上了眼睛。

  他知道自己败了。
  他会死在这里。
  这不是人可以收的住的一刀。
  然而“天丛云剑”还是在触到郭破虏头顶的那一瞬间停住了。
  郭破虏的头发,被沛然无匹的刀气压得紧紧贴在头部。

  还未完全化去的刀气吹得郭破虏脸颊生疼,发丝散落飞舞着,荡在漫天星辰下,映在霹雳刀光中。
  更可怖的是陆羽虽是静止不动,但那一股滂然而下的重压之势,却几乎象是要把郭破虏深深深深地钉入地下。
  郭破虏一脸死灰,头痛若裂,这一生从未有过一刻是如此地接近死神。
  陆羽虽是及时收刀,但那挟势而来的刀意已然劈中了他。
  “我……败了!”郭破虏喃喃道。
  直承失利的沮丧令他万分痛苦,出道以来从未败过的碎空刀终于败了,而且败得如此之惨。
  陆羽深吸气,收刀,静立不动。

  郭破虏呆呆地看着陆羽雄伟的身姿,脑中一片空白。
  什么鲜衣怒马,什么意气扬扬。什么年轻一代第一天赋,什么铁定的未来武圣之姿,全都变成了狗屁。
  只要陆羽适才那一刀再多劈下半分,只要那一刀再少留些余劲。
  他郭破虏就死了。
  刀道九问,好一个刀道九问。

  原来这才是刀法的最高境界,他郭破虏,对于刀法的理解,不如陆羽远甚。
  隔了良久,陆羽轻轻问道:“小郭,知道你败在哪里么?”
  郭破虏茫然抬头,摇了摇头。
  他境界明明在陆羽之上,天赋更是远胜于他,怎么就会败了呢?
  陆羽虽然叫他小郭,其实就大了他三岁不到,严格算起来,算是同龄人。
  他不是不能接受失败,但是他不能接受败在同龄人手里。
  陆羽神色认真,毫无半分得意,目光如一支刺透他心脏的长箭般瞬亦不瞬地钉着郭破虏,郭破虏蓦然间便是浑身一震。
  这一瞬间,他想起了许多往事。
  少年时的艰辛悲苦在刹那重新回归。
  这一刻,他不再是陈风雷的弟子,不再是无数前辈们交口陈赞的绝世天才。
  他只是郭破虏。
  一个有爹生没妈养的孤儿。
  一个从小生活在孤儿院、路上捡到五毛钱、买一块丁丁糖都可以吃半个月、高兴好久好久的孩子。
  那个倔强冰冷如石头,看起来有些不近人情,其实都是源于自卑的孩子。

  “小郭,一个人活着的信念,不应该是仇恨。你的刀法,只有杀戮,没有慈悲,所以你不如我。”陆羽接着说道。
  郭破虏猛然抬头,目光如火一般燃烧,“陆哥,你不是我,我的世界从小就只有杀戮!”
  陆羽冷笑,“你也不是我,不然你现在不会这般窝囊,跪在地上等死!”
  郭破虏眼眶一红,眼中魔意渐盛,“我终有一天会击败你,击败我所有的敌人!”
  这是——入魔的征兆!
  陆羽一把将郭破虏从地上提起来,一字一句地骂道:“要想击倒敌人,先要自己站直了!”
  郭破虏痉挛般的一颤,陆羽的话如醍醐灌顶般令他如梦初醒。
  郭破虏缓缓站直身体,一指一指地扳开陆羽抓在他衣领上的手,眼中迸出火光,“我能站起来,用我自己的力量。”

  他眼光恢复了清明。
  悬崖勒马。
  要是继续执念下去,彻底入魔,一个绝世天才,可就毁了。
  陆羽长笑,指着明珠塔上,不知道哪里飘来种子在罅隙里面生根发芽的野草,“你看,这些草木纵然经过风吹雨打,纵然经过几百代的荣枯,最后总会留有一片迎风挺立。”
  郭破虏循着陆羽的手势看去,长吸了一口气,渐渐恢复平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