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465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屁股还没坐热就要辞职,蒋介石自然不会轻易答应。蒋介石对史迪威并无好感,他视史为一个鲁莽的决策者,急于证明自己的才能,甚至不惜将中国最精锐的部队投入火坑。第二○○师的撤退命令是他亲自下达给杜聿明的,但他得罪不起史迪威背后的马歇尔和罗斯福。他花了四年多时间才等到美国成为真正的盟友,如果不到四个月就与中国战区的美军最高指挥官——这个人还是自己主要邀请来的——闹翻,造成的负面影响是不可想象的。

  日期:2017-04-17 22:48:23
  (正文)
  蒋介石亲口向史迪威保证说,将正式授予其提升和罢免远征军任何军官的权力。为了缓和史、杜之间的尖锐矛盾,蒋介石采取了一个折衷的办法,在两人中间再加上一个所谓的远征军司令官。这一职务原定为卫立煌,但因卫有通共嫌疑,蒋介石只好另选他人。4月2日,罗卓英被任命为远征军司令官。蒋介石告诉罗卓英,其位在史迪威之下杜聿明之上。在罗卓英未到任之前,作战指挥依然由杜聿明负责。

  作为一个美国人,史迪威自认为有了蒋介石的承诺,只要能取得罗卓英的配合,对远征 军的指挥就不会出现障碍。这无疑是个幼稚的想法,也说明他所谓的“中国通”还只是表面“通”而已。史迪威心满意足地返回缅甸,积极筹划彬文那会战去了。
  其实罗卓英到缅甸不过是又增加了一个指挥层次而已,进一步降低了指挥效能,导致远征军的指挥系统更加混乱。蒋介石还答应给史迪威一枚象征权利的印章,史迪威明白这种小玩意在中国人心中的地位,——直到今天我们很多公务还只认印章不认签字,与西方的习惯正好相反。一周之后,史迪威如愿以偿地拿到了那枚象征他指挥权的精美印章,不过上边刻的是“盟军总参谋长”,而不是他期待的“远征军总司令”。那些远征军的高级将领看到这个玩意儿,一个个憋着差点没笑出来,自然更不把史迪威当一回事。

  4月5日,亲临前线视察的蒋介石电告戴安澜前往卑谬相见。仓促上路的戴安澜当晚走迷了路,就用英语向两辆迎面而来的轿车问路。这时车中的人发话了:“老戴,你发什么疯,这是委座的车。”戴安澜定睛一看,问话的人是侍从室的秘书,车后排座上正是笑吟吟的蒋委员长和夫人宋美龄。原来蒋介石为了表示对戴安澜的嘉许特意出来迎接。当晚,蒋介石邀戴安澜共进晚餐,并安排他在自己卧室的隔壁房间休息,真可谓无限风光也。

  早在同古保卫战收尾阶段的3月28日,蒋介石就电令远征军司令部:“若同古陷落,则拟于彬文那地区与日军决战。”同时指出,若日军持续增兵,“则我军不要勉强作战,将会战地点移至稍后的曼德勒一带。”
  根据蒋介石的指示,史迪威和杜聿明联合制定了彬文那会战计划,并于3月31日下达新的作战命令:以廖耀湘新二十二师为阻击部队扼守斯瓦河谷,逐次阻击日军,消耗其有生力量,将敌军诱至彬文那附近,以余韶第九十六师固守彬文那,以戴安澜第二○○师配属特种兵为机动兵团,待机夹击、围歼中路日军主力于彬文那城下,一举扭转战局。
  蒋介石同时委托史迪威转告英缅司令官亚历山大,希望英军一定要守住西路军事要地阿兰谬,确保远征军右翼安全。
  由于缅甸完全是日本人的主场,中国军队集重兵于中路的战略态势自然瞒不过遍布各地的缅甸独立义勇军的眼睛。根据他们提供的情报,结合攻占同古之后缅东门户大开的实际情况,4月3日,日第十五军饭田司令官做出如下决定:

  以第三十三师团为西路,继续猛攻对面的英缅部队;
  以第五十五师团及后续赶到的第十八师团为中路,展开佯攻吸引远征军主力;
  以第五十六师团剑走偏锋侧击东路,在缅东的崇山峻岭中杀出一条血路,穿行800公里直插远征军后方战略枢纽腊戍,一举截断远征军的后路。
  从最终结果来看,饭田能出任军司令官绝非浪得虚名,他这一铤而走险的险棋竟收到了意想不到的奇效。
  4月5日,中路日军第五十五师团沿着斯瓦河谷发起攻势。双方都是假戏真唱,廖耀湘率新二十二师按预定计划边打边撤,将日军逐步引向预定会战区域。即使仅仅为佯攻,日军的进攻仍然打得异常猛烈。为了把戏唱得更真,饭田特地给第五十五师团派去了150毫米重炮,罕见的重炮声将国军新三十八师、第九十六师、第二○○师、第二十八师等主力全部吸引过来。
  期间第五军军部便衣侦探马玉山伪装成缅甸人,潜入日第五十五师团司令部挑水打杂。一天他忽然发现了敌军办公桌上的一幅地图,绘有部队的详细番号、位置和攻击路线。老马立即烧好一壶水,乘日军吃饭时送进办公室,趁机将地图偷出连夜跑回彬文那。杜聿明迅疾将前方敌情电告前线的廖耀湘。

  新二十二师的阻击战打得异常出色。从斯瓦到彬文那是一条狭窄的通道,两侧全是茂密的丛林。廖耀湘采取梯次配备、交替掩护、侧面伏击和在隘路上埋设地雷等办法,使得整个斯瓦河谷阻击作战持续了整整21天之久。尽管自身伤亡超过3300人,却也使进攻日军付出了伤亡逾2000人的代价。日第五十五师团已逐渐进入远征军预先设置的包围圈,彬文那会战态势初步形成。
  在此之前的3月19日,英军对所属部队进行了整编,所有英缅第一师、英印十七师、澳大利亚第六十三旅、英第七装甲旅被合编为第一军,由斯利姆中将出任司令官。由于并未有新的援军开到,英军此举和国军类似只是增加了一个指挥层次而已,对战场形势丝毫无补。
  英军各部此时早已成了惊弓之鸟。尽管仍有上百辆坦克和三万多士兵,但由于香港、马来亚、新加坡相继失守,加上之前遭到日军的穷追猛打,官兵士气已低落到无法挽回的地步。斯利姆不去想法提升官兵的士气,却对中国远征军横加指责,“要想让他们去守住一个阵地,就像引诱一只胆小的麻雀到你窗前栖息一样困难”。——这种语言用在英军士兵身上才恰如其分。
  果不其然,就在中路彬文那会战态势逐渐形成时,由英军驻防的西路和由远征军第六军驻守的东路同时出现重大变故。在日第三十三师团的猛烈攻击下,西路英军各部纷纷溃败,西线战略要地卑谬、马奎、阿兰谬相继失守。英军无奈只好向仁安羌地区撤退。中路远征军左翼完全暴露在日军面前,史迪威和杜聿明精心策划的彬文那会战宣告破产。4月18日,史、罗无奈下令放弃彬文那会战,主力退守敏铁拉、敏建一线。两天之后的20日,东路军事重镇垒固也落入日第五十六师团之手。

  由于远征军主动撤退,4月20日彬文那失守。第五十五师团竹内宽中将与第十八师团牟田口廉也中将在城内握手相庆,全体官兵向着东京方向高呼“天皇万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